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散文

  • 12-09-05

    经过一个又一个指示牌,穿过一个游乐场,又翻过一座小假山,沿湖行进很长一段路途,终于到了西门,门外果然就是一个花卉市场,鲜花店比比皆是。我在靠近西门的一家店挑了一把黄菊、两支玫瑰、一支百合,卖花的女孩笑容恬淡,或许是看我要的花搭配奇特,就问...

  • 12-08-27

    2012年8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陕西一位援藏干部打来电话,第一句就说:告诉你一件不幸的事。 我大脑一片空白。然后,我和他似乎都沉默了一会,接着他说:噶尔县委书记张宇去世了。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在胡说。接着否定了自己,一位严谨的援藏干部,不会拿这...

  • 12-08-27

    发表于2012年5月25日《宝鸡日报》 杜文娟 2011年端午节的前一天,我随噶尔县委书记张宇,常务副书记程文杰,常务副县长巴桑央宗,副县长赵海斌、李伟,县武装部部长等人,前往中印边境的且坎边防营和都木契列边防哨所进行慰问。 噶尔,藏语意为帐篷、兵营。...

  • 12-08-16

    我喜欢安桥这个名字,对她有特殊的好感。我希望把我的某一小说主人公命名为安桥。 安桥只是一个女孩子的网名。她还有一个昵称:虾米。虾米,我会想到小时候在河里捕捉小虾米的趣事,晶莹的身体,跳跃在网兜里,它们就是一堆可爱的小精灵。 对于她,我更喜欢...

  • 12-07-27

    生命青春幸福...

  • 12-07-27

    第一日 呜呜,四年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结束了,真想把点滴时光装在万花筒里,然后点燃,砰地一声,让万朵烟花在空中绽放。炫丽得令人忘记离开的忧伤。这些叽叽喳喳的女孩,像燕雀一样,就要各飞东西了。她们略显稚嫩的翅膀慢慢掠过天空,不会留下痕迹的。我却听...

  • 12-07-25

    罗娟和周明结婚已经七年,正逢婚姻的七年之痒。罗娟感到周明对她没有了感情,更别说激情了,而周明觉得罗娟越来越啰嗦而不可理喻。 他们的婚姻开始变得争争吵吵,每一次争吵后,两人都感到精疲力竭。 这样过日子真累,还不如分开算了。这句话两人不知反反复...

  • 12-07-24

    九月深秋,金风送爽。一辆汽车风驰电擎,从省城飞驰而来,停在捞刀河畔的一座渡槽下面。一些外宾钻出车,急忙仰望渡槽。好高哟!他们惊叫着,欢笑着,飞快登上漩涡似的转梯,挥着帽,奋力向上攀去 这批外宾是日本人,他们到达长沙后,指名要看省城东部农村的...

  • 12-07-24

    婆婆年轻时当过街道办主任,为人处事世故圆滑那是没得说的,老公都承认,他妈很有城府,讨厌谁,喜欢谁,从来不写在脸上。在婆媳关系的处理上,她同样将这一套运用得灵活自如。 A 两面三刀,婆婆处处让我难堪 婆婆曾经强烈地反对过我和小天的婚事,她瞧不起...

  • 12-07-24

    牵手地老天荒 吃饭时,郑大爷时不时地夹菜给老伴 家门前的栀子花开了,摘几朵给老伴戴上 两位老人已携手走过了83年岁月 结婚55年是绿宝石婚,60年是钻石婚,70年是白金婚,75年是白石婚,80年是橡树婚。但再往后,全世界都没有说法了。然而,当这样的爱情已...

  • 12-07-24

    在窗台边看河,原来只是偶然。看书眼睛累了,或工作疲倦了,泡一壶茶,依靠在窗台上,喝茶,看河水,也休息。 慢慢地,日复一日,我坐到窗台边的时间好像有了一定的秩序。后来才发现,秩序最初形成,似乎是随潮水上涨而来。 我埋首读书或工作,专注在画画或...

  • 12-07-23

    早上离开家门的时候,妻子还在做饭,她正在往灶底填柴,火光一闪,我看见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心里很不是滋味,没办法,谁让咱是一头沉!四天的假期过了,没有一天轻松,两天时间收玉米、运玉米,两天时间往地里送肥,虽然已经很累,但秋播还没完成,看...

  • 12-07-19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还是小孩。大跃进造成的是物质的极度匮乏,每家的生活都很困难。很快,粮食就吃光了,社员们开始打地里庄稼的主意。于是,便与一个极不光彩的字眼偷联系在了一起。 队里种的萝卜白菜有人偷,夏天的西瓜有人偷,甚至秋天种小麦点玉米时的...

  • 12-07-17

    离开草原,激情油然而生:人生就像一次旅途,生命太短暂了,人世间美好的东西很容易失去,想拥有的却很难得到。百草坡的旖旎风光,金阳人民的勤劳、朴实之情一起涌上了心头。真想这辈子就居住在百草坡,享受大自然的那份宁静与恬静、纯洁与美丽。...

  • 12-07-13

    宣传科长把一架老照相机交给了我,从此翻开了准葛尔生活的又一页。 这是一架老的可怜的苏联造莫斯科wa皮腔式机械照相机,典型的二战产物,可能它经历的风雨沧桑太多了,皮腔多处已经磨的遍体鳞伤,为了能让这位老爷照相机继续为社会主义发挥余热,我用橡皮膏...

  • 12-07-12

    清晨,寺里传来悠扬深沉的钟声,奕尚禅师问敲钟的小沙弥:你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敲钟呢? 小沙弥回答:敬钟如佛,就是这样而已。 奕尚禅师说:处理事务时都保持敲钟的禅心,将来你的成就会不可限量! ...

  • 12-07-12

    退休后闲散的日子,我和春风一起,在早春的阳光下,为蛰伏了一个冬天的那些盆栽,精心疏理,松土施肥。让它们在温暖的春风里尽情绽放。飘逸的文竹随风婆娑起舞,吊兰垂下一串串枝条,像蝴蝶在花丛间互相追逐。海棠开着几朵粉红的小花,在叶片间摇曳。紫罗兰...

  • 12-07-12

    未曾谋面的三只手朋友: 今天,公元二OO四年元月十二日下午约五时,我出门办事不到三个小时,回家竟碰到了梁上君子破门而入的意外惊喜!可惜未能与你亲密接触,你利用时间差打了个短平快,避免了双方相遇时羊吼猴急,造成羊年不祥...

  • 12-07-12

    注:5月29日,浙江杭州长运客运二公司司机吴斌强忍着肝脏被击碎、三根肋骨被撞断的剧痛,完成换挡、刹车等一系列安全操作,并用仅存的气力安全疏散乘客。24名乘客安然无恙,而他却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3天后离世,年仅48岁。杭州市文明委授予吴斌杭州市道德...

  • 12-07-12

    我们这个地方似乎只有冬夏两季,春天和秋天一晃就会过去。昨天秋老虎还在发威,今早一起,瑟瑟秋风便把寒冷带给了我们。我刚刚坐在办公桌前,两个膝盖就开始隐隐作痛了。无奈,处理完应急工作...

  • 12-07-12

    最近,一款售价高达34000元人民币的爱马仕(国际品牌)毛衣,让很多网友陷入回忆。...

  • 12-06-25

    我和妹妹虽然相差整整五岁,却很谈得来。比如像今晚这样坐在月中的桅子树下无边无际地漫谈,妹妹突然问起我的初恋,她正处于豆蔻初开的年龄,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但这个问题却让我猝不及防,往事倏地把我拉进了回忆的深渊 我想我应该是有过初恋的。虽然回想...

  • 12-06-13

    时光中停留了谁孤寂的身影,静数片片心碎,任泪滴滴流进回忆的长河,如泡沫般吸水沉淀,在水中翻腾,在水中挣扎,爱的束缚是否深入了你灵魂深处?缺氧的感觉是否已没有了结束?流年在你的沉沦中悄悄走过,没有了等待的你心里是否落了空? 轻抚情丝,你如玉般的手...

  • 12-06-04

    这个女孩到姐姐家去是为了相亲,对方是一家银行的一个小伙子,姐姐说,你已经23岁了,不该总是在幻想中生活,该找个人嫁了。女孩放下一本小说就来到姐姐家,她在临走之前对镜子叹了两口气:第一口气叹完说,爱情为什么这么直白,第二口气叹完说,难道我真得...

  • 12-05-25

    我喜欢活着,生命是如此地充满了愉悦。 我喜欢冬天的阳光,在迷茫的晨雾中展开。我喜欢那份宁静淡远,我喜欢那没有喧哗的光和热,而当中午,满操场散坐着晒太阳的人,那种原始而纯朴的意象总深深地感动着我的心。 我喜欢在春风中踏过窄窄的山径,草毒像精致...

  • 12-05-17

    人生的十字路口太多,但只有交点,却没有人指定最准确的航标要自己走,人生的方向是由自己来决定。 人的一生转来转去转不过光阴,纵然也超越不了时间,若爱,就不要轻意说离开,人生才会有七色的光彩。 秋风枯叶,群雁南归,都抵挡不了忧伤。一份凄静的冷漠...

  • 12-04-27

    将菊花茶倒在干净透亮的玻璃杯里,菊花的碎瓣悬浮在淡黄的水中,如同黄昏暮色中的残雪。偶尔还会看见一两粒褪尽红颜涨绵绵的枸杞或赤红赤红的枣皮,在窗外透进的阳光下炫耀着迷人残红。...

  • 12-04-24

    父亲比我大了整整50岁,老来得子,高兴得放了两大挂鞭炮,摆了10桌宴席,还开了那瓶存放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 8岁时,父亲带我去学二胡,从家到少年宫,骑自行车足足要一个小时。等我放学了,他把我送过去,晚上9点再去接我。到家时,已经10点多了,我...

  • 12-04-24

    大一,她还没手机,于是你第一次打电话过去她宿舍,用的就是欺骗的伎俩!用字正腔圆的语调扮演着社会工作人员地口稳告诉她,你中奖了,获得手提电话一部,敬请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去领...

  • 12-04-24

    人生若是初见,便嫣然一笑,不为谁,只为了一面相知。 生命的初见的太多,相知的太少,相已的屈指能一一道来,不是我们忘记的太快,而是岁月牢笼的空间是限的,你能装得下也只有那么几个。 细细数来,就成了道道的伤痕,人生若是初见,除了微笑,我们无所表...

  • 12-04-23

    平平淡淡才是真,没错,可那应该是激情过后的平淡,然后再起激情,再有平淡。激情平淡应呈波浪形交替出现。光有平淡无激情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只要你真心爱他,到死你也会有激情的。 有没有试过回过头去看你跟一个人的聊天记录,从一开始到现在。看着看着就笑...

  • 12-04-23

    那年五一搬到这个新房子,虽然两居室的新房子面积不是很大,但却独独有一个宽敞明亮的大阳台,而且,是朝南向阳的。 我把阳台的地面,铺上了淡蓝色的地砖,墙壁贴上了白色的墙砖,看上去,清爽又干净。 宽大的窗台,摆着几盆花,一盆绿萝,一盆滴水观音,一...

  • 12-04-23

    从路面的凄凄芳草,足可见人们早已淡忘了那条路了,因为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穿山而过的笔直而又宽阔的柏油马路。可那条原始的、泥石铺就的老路却如不谢的花,一直盛开在我的记忆深处。每次回乡,我总要在那里停驻,默默地想念我快乐的中学时光,和那美丽善良...

  • 12-04-19

    陈师道的诗说: 好怀百岁几时开? 其实,好情怀是可以很奢侈地日日有的。 退一步说,即使不是绝对快活的情怀,那又何妨呢?只要胸中自有其情怀,也就够好了。 ⒈ 校车过中山北路,偶然停在红灯前。一阵偶然的阳光把一株偶然的行道树的树影投在我的裙子上。我...

  • 12-04-18

    又是一年春来到,老娘又要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送老人家回家,有许许多多的不舍,不舍老人家离我而去,惦念老人家的身体。拗不过老娘,流着眼泪送老娘回家,流着眼泪告别家乡 四月的天空,云在寂寥的漂浮,思绪随着微风翻飞,风儿缠绵着云朵,也缠绵起我对老...

  • 12-04-18

    父亲去世十多年了,许多往事如云烟般散去,但还是时常念起他。 父亲胆小,而最怕蛇。村里的人们看见蛇一般都要打死,因为蛇咬人。而我的父亲一碰见蛇却没命地逃跑。人们都知道父亲的这个毛病,有时专门找一条死蛇来吓唬父亲。那年夏天,我跟父亲一起去锄地,...

  • 12-04-13

    去茂名监考。从来不知道所谓的汽车卧铺原来脏乱至此,当我经历了七个小时饱受煎熬的旅程,穿越了重重风雨到达终点站时,已是晚上七点,斜阳将...

  • 12-04-13

    许许多多的人,相存于这个世界,正在以各种各样的形态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以我为圆心,依次分布的人们,今生缘分由深至浅的淡开,直至不相识,永不谋面。当风吹过时,会想起,我刚呼吸过的空气,是不是从遥远的你的身旁飘来的,仿佛还有你的味道,在风里,我...

  • 12-04-12

    女孩其实已不能再称为女孩,只是因为没有结婚的缘故,仍被人冠以女孩之称。 女孩毕业于名牌大学,然后又读了研究生,属于受过高等教育的那种。 女孩很聪明,活力四射的样子。女孩爱笑,于是很多人说女孩是个开心果,无忧无虑的。 没有人知道女孩的忧伤。女孩...

  • 12-04-11

    在书店看书选书,一直是我在京二十多年里每周都不可缺少的生活内容之一。多年养成每周都逛书店的习惯,要是哪一周不去书店,心里就空落得很。即便出差在外,也会在出差的城市找书店进去看看是否有爱看的书。2008年底护送大熊猫到台湾,也惦记着逛台北书店,至...

  • 12-04-11

    丽江古城的美丽,在于不同的时间段散发着不同的情韵。 清晨,居住在深巷中的人们,迎着熹微的晨光淘米洗菜,然后清扫各自家门外的地面,最后是清洗公共的街巷路面,这一古老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在习习微风里,从小河里挑水或提水的纳西姑娘,肩挑清新翠绿的...

  • 12-04-11

    无言的承诺挂在昨天的枝头,凄婉和柔情洒落一地,我已经没有泪水。希望的翅膀张开了却淋了雨,只能躲在角落里风干。我不知该用怎样的方式,把我的希望放于灿烂的花瓣之上,也就很随意的丢在风里,凭其风雨飘摇着。尽管在那还没来得及枯萎的青春里,曾复活着...

  • 12-04-09

    1.春天如歌 寒冬过后的江淮,一声鸟啼,暖春杏眼乍睁,惊见的是雪水湍动。踏上春风的航班,我去追寻春的足迹。 降落在瀑布脚下,仰望浑然天成的水帘,倾听天籁飘飞的妙音。山泉叮咚弹拨如珠落玉盘;小溪边走边唱,如村姑浣纱时的轻吟。 腊梅绽罢,迎春怒放。...

  • 12-04-06

    总是喜欢素面朝天地走在天空下,笑看花开花落,淡看云卷云舒,享受那一份干净和清新,让心回归自然,寻找一份简单和平静;喜欢在春光明媚的早晨,享受那娇艳欲滴的一抹新绿;喜欢在阳光灿烂的午后,感受那一片绚烂所淋浴着的温暖;喜欢透着淡淡忧愁的雨季,...

  • 12-04-05

    我长大到懂得什么是爱情的时候,对婚姻和爱情的要求就已经是很高的。或者更早一点,从我懂得什么是幸福的爱情和婚姻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给幸福的婚姻定了标准。 并不是因为我自视过高,目中无人。更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出众认为大多数的男孩配不上我。绝对...

  • 12-03-23

    每个人都有寂寞的时候。或许寂寞就像空气一样,无孔不入。或许寂寞真的是一种病,就像伤风感冒,而且是一种很文化的...

  • 12-03-22

    任何人都忘不了少年所怀有的朦胧的情怀。那种美好的感情能够陪你一生,甚至到你生命的尽头。当已步入中年的我们回忆起那段感情时,总有遗憾伴心头。 1977年,我上初三。那时候的我是个无忧无虑,淘气任性的男孩子。经常在课上搞点小动作,或逗得同学哈哈大笑...

  • 12-03-22

    向北 向北 一直向北 每次出差 我都要向北而行 朝乌鲁木齐的方向进发 和田乌鲁木齐 一千余公里的航程 一个半小时的飞行 每次出差 我都要不厌其烦 重复同样的内容 飞机这个尤物 神奇般地穿越时空 一会儿 将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 远远地抛在身后 一会儿 又迎头追...

  • 12-03-22

    我非常喜欢这句调整心态的话:积极向上的人是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消极的人是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人活着其实非常简单,简单的就是到最后,用一个小方木盒子可以容身。短暂的几十年,一眨眼的过程,人生百态,尽显其中。 在快乐的时候喜欢流泪,相反,痛...

  • 12-03-22

    在那个寒风凛冽的下午,街头依然是热闹的。推着小车卖卡片的女孩在认真地咬着一串冰糖戎芦。我站在小车旁翻拣着五彩缤纷的贺卡,心里满是岁末的温馨。 记得当时我买下了厚厚的一叠卡片,也包括了一张无法寄出的祝福卡。 在看到这张卡片的那一瞬间,心里有一...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261289
  •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