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散文

  • 11-12-17

    一年一度的期末统考明天就要正式开考了。因为我自己有两辆车:一辆轿车,一辆摩托车,出门非常方便。学校基于这种考虑,加之我这人也不爱讨价还价,所以我很不幸,抽中了下下签,居然被派遣到最偏僻、最遥远的花嵌小学监考。 今天下午四点钟时,我在乡中心...

  • 11-12-17

    亲爱的读者,设若你翻开泊荏先生的书,一颗游学异域的青年作家的心,就为你袒露开了。...

  • 11-12-17

    我的一个堂哥是我们湾子里的抹澡人。所谓抹澡人,就是给死人抹澡、整理仪容、换上寿衣后摆摊到堂屋地上的人。台湾叫礼仪师,日本叫入殓师或纳棺夫,有部根据《纳棺夫日记》改编的电影《入殓师》很有名,书和电影都触动了很多人。我们这里称呼没那么文雅,就...

  • 11-12-17

    童子撒尿,本是无所顾及的。有了自污的过程,又有为此说出一番道理来的故事,也便有了其母亲脸色转换的结果。财神节里的鞭炮如果真得贿赂不了财帛先君,童子尿撒到谁身上还不是一把水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 11-12-17

    “那是1950年12月,很快就要过新年了。当时,我是美军某连的一名士兵,我们已经打到离鸭绿江只有几十公里远的地方,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 “北朝鲜的冬天太可怕了,山里的风非常大,夹着大雪,整天下个不停,整个世界都被冻住了,我们...

  • 11-12-17

    一盏普通的橘黄色的台灯融进我太多的思考和情愫。如今,这盏橘黄色的台灯一如当初,静静的立我的书桌的一角,它那橘黄色的灯光如时间之河慢慢流淌……...

  • 11-12-17

    “在我的一生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初恋”...

  • 11-12-17

    英年遭遇夫作古/饱尝世间坎坷苦/酷暑搓麻儿鞋做/寒夜挑灯破衣补/一间濒临倒塌屋/雨夜围坐五儿女/披星戴月忙耕种/换来衣食暖儿腹/柔弱心肠钢铁骨/风雨人生度寒暑/终成满堂天伦乐/愿娘高寿全家福...

  • 11-12-17

    那成年累月的时间里,我穿透云雾,看到了你的心。...

  • 11-12-17

    桥不宽,构建很简单,这里是很偏僻的地方,附近是农村,住着很普通的老百姓。他就在这个地方长大的。...

  • 11-12-17

    元旦还有一个多月,夺夺就三岁了.我在期待今年过年回家见到可爱的夺夺,我很想他……...

  • 11-12-17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 500 篇》 第 402 篇 老棺材的名字是老伴起的,其实并不老,比她大十多岁而已,那个年代夫妻相差十多岁是很大的差别。老棺材是个打铁匠,五星红旗飞起那天文工团找他打几个挂幕布的铁钩。 老棺材做事认真,铁钩打得漂亮,平平整整、...

  • 11-12-17

    ——2004年随钦州市、浦北县文联采风团赴五皇山采风记...

  • 11-12-17

    大家都说,一个男人,只要娶了媳妇,他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人了。我暗自庆幸可以离开姐姐们的怀抱自强自立了,但那三个“太阳”可不是白顶的。我虽然有了男子汉的大块头和男子汉那特有的气魄,上下嘴唇和下巴都长出了浓密的胡子,但在三个姐姐的眼里,我仍然是...

  • 11-12-17

    只有一个春天和爱情相连 牵牛花灿烂在夏与秋的边缘 为我捕捉风景的人 匆忙着季节的脚步...

  • 11-12-17

    甲:现在的狗太多了,狂犬病也挺可怕。陕西汉中就有十几个人得了病,县里组织打狗,打死了两、三万只。 乙:哇,是不是咬着领导了。 听到这里,我禁不住暗想,现在一些人想问题真有趣,“领导”到底怎么了?...

  • 11-12-17

    我们每天面对着太多的冲突,质问,怀疑,猜疑。我们在不停的质问着对方,你到底怎么了?你想怎么样?...

  • 11-12-17

    上个世纪,编织棒槌花边在故乡十分盛行。记忆里我好象就是在一边织着花边、一边不时的发出带着斥责意味的安抚声的母亲的怀中长大的。...

  • 11-12-17

    我好长时间里认为这种吃法就是吃螃蟹的正宗,而且还有一个自认为得意的理由:这种皮硬刺多的家伙不研碎了根本就打不出里面的肉来。后来,每当吃到煮了的红红的螃蟹的时候,就窃笑自己当初井底之蛙的想法。...

  • 11-12-17

    每次看到,他们两个人很艰难的,一步一步挪过来,之所以不用蹭字,大概缘于我对他们的尊重吧,都会觉得心头微震,略有所感,他们简直是不能称之为走了,一个男人因为病痛和面上尘垢等原因,我看不清他的具体年纪,大概五十或者六十岁吧,他的眼睛是紧紧闭着的...

  • 11-12-17

    有时我在想世上很多美好的东西,只要我们为之期盼,等待,感受与怀想,我们为之奋斗,付出和努力,最终会有结果。正因如此,赏花花更艳,尝果果更甜.........

  • 11-12-17

    纪检组长一看是个大着肚子的少女,他立即退了出去,还是回避一下好。汪局长感到莫名其妙,似熟非熟。问她有什么事,那位少女轻轻摸了肚子说:“无事不进三宝殿,你看着办吧?”...

  • 11-12-17

    生命无疑是可贵的,也许人的一生就是这样,总是在快乐与忧伤、希望与失望、甜蜜与苦痛中千回百转。姐夫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留给人们的珍贵记忆是永恒的!...

  • 11-12-17

    早上的担水埠头总是在天还没亮就零星的有人出来挑水了。...

  • 11-12-17

    李谷一的《谁不说咱俺家乡好》,让我又回到从前。...

  • 11-12-17

    带着晨间的微倦,一阵胡思乱想,只觉雨潺潺,昏沉沉,百无聊赖,不辨身周。...

  • 11-12-17

    花开花落,年复一年,不经意间,我们都已四十岁,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工作节奏的变快,浓浓的春节气氛渐渐变淡,儿时的年味也早已成为远逝的风景……...

  • 11-12-17

    印象中的万源是万宝之源。...

  • 11-12-17

    老师在教室里教我们唱歌,教室里乱哄哄的。鸟在天空飞着,教室外面的泥竹翠绿欲滴,弯下的竹尾巴好象有要碰着了鸟的翅膀似的~...

  • 11-12-17

    德庆是梦一样的地方,有着梦一样的色彩。...

  • 11-12-17

    直往前,山隐于林,闻其声,伴脆语如铃,心欲往。...

  • 11-12-17

    阳光斜坠在眩蓝的天空 淡淡柔和的暮蔼 拉开黄昏 为黑夜预演的序幕 所有的脚步匆忙 行走在征途亦或归途 路上只有目光 恋践多情似火的夕阳之舞 天空,蓝而透澈 腮旁泛起的氤氲红晕 捂热了北风牵来的云朵 路过的云朵格外轻盈 阳光只抬起手臂 云朵已没了踪影 所...

  • 11-12-17

    在深夜,我把安叫醒了,我靠着她静静哭了,安她只是叹息。原来安什么都知道。你说我傻不傻,我以为我对你的留恋掩藏的那么好。安说,你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相遇才会彼此落魄。...

  • 11-12-17

    尤其是今年,埋在心底的几位女子,越来越频繁地来到我的梦境,搅得心神不宁咳,真的老矣。...

  • 11-12-17

    《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 11-12-17

    女孩大学毕业生了,要到很远的一座城市去。四个同时暗恋她的男生一起送她,女孩知道,这一去恐怕再也与他们无缘了。 火车就要启动的时候,四个男孩似乎都想说什么,女孩笑着问:你们都是不是舍不得我离开啊?真舍不得就跟我走呀! 四个男孩神情戚然,一时都...

  • 11-12-17

    我遗失了我的泪,在不经意间流逝的岁月的某个阶段,悄无声息地散落,不知在何地。 小时候,我是喜欢流泪的。哥哥不遂我的意,我会流着泪向母亲告状,然后看着哥哥挨骂而偷乐。我知道那时候我的泪是狡诘而虚假的,只是表现自己的委屈或者争取母亲的支持而采用...

  • 11-12-17

    当兵一年第一次探家回部队,我是在长沙火车站售票,到福州没有直通车,只能在江西鹰潭转车,火车在晚上19点多发车。列车准时离开车站,天渐渐暗下来,第一次自己搭车,分不清东西南北,铁路两侧山影朦胧,城市建设的附庸把空气搅得一团糟,窗外不再有值得欣...

  • 11-12-17

    时光静静的流淌,似乎可以把世间万物带走,可是却带不走深藏在心底的记忆。 透过缭绕的烟雨,雨滴仿佛凝固在瑟瑟的风中,犹如颗颗晶莹的珍珠挂在天际。 站在梢头娇艳欲滴的花蕾已经傲然绽放,雨雾带过,灿烂的花朵纷纷飘离枝头,,好象翩翩彩蝶与风在一起 共...

  • 首页
  • 上一页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末页
  • 261289
  •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