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小说 >

纪实小说

  • 16-01-05

    引言 在清涟河畔,大窊山下,有一个农妇常常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她正背着一大捆柴从山地里走来,脸上涂着阳光和泥土细腻的褐色,手刚从泥土里伸出来,双手沾满泥土。她的身后还...

  • 14-02-20

    如果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年,你行走在浙江省江山县城的大街小巷,或许就会碰到一个卖臭豆腐的女人。臂挎一个竹篮,她喜欢在小巷中穿行,腌子豆腐干, 不高不低...

  • 14-02-19

    根据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对下述城市建设基地范围内的房屋拆迁,经审核发给房屋拆迁许可证。希望被拆迁范围的单位和居民,共同配合做好拆迁工作。现将房屋...

  • 14-02-18

    一 某中央机关可容纳两千人的大礼堂爆满,两厢过道都挤满了人,主席台前的空地上也挤 满了特殊的听众,他们是坐轮椅来的,有一个人干脆躺在担架上。 主席台上方的红色满贯条幅...

  • 12-12-07

    说完,我把你姐搭在背上跌跌撞撞就走了起来。过了林子,过了一片野地,便看到了田,田里有人,我们只好远远地避着。走着走着,你姐的两条腿都垂了下来,垂到地面上来了,我的背也勾了,腿也弯了,我的气也上不来了,我的脑子里嗡嗡嗡的响,像坏了的抽风机一...

  • 12-12-07

    我说:走不动也要走,走到江边,走到河边,走到湖边,再跳水也容易,现在荒郊野外,连根绳子也找不到,地上一颗大一点的石头都没有,想死都死不了。如果让别人捉住了,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成,那就更麻烦了。 你姐说:哥,那你背我吧?我左腿真的断了,右眼...

  • 12-12-07

    刘万年仍不回头,他脚下的一双拖鞋把地板抽得踢沓乱响。 报告文学 刘万里冲到刘万年面前,晃着他的胳膊喊了起来:爸爸是不是你领回来的? 刘万年摇了摇头,说:我对不住你们,我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姐,对不住你妹,对不住爸,我对不住天,对不住地,我对不住...

  • 12-12-07

    李子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嘴里只是唔唔地应付, 报告文学 对方声音更大了:到底回不回来?你不参加小飞的婚礼,回来看你妈总可以吧?你隔多久没回来看你妈啦?你这次不回来,以后她有什么病痛我们不理她了,看你怎么办?看你放心得下吗! 李子归说:我真没空,天...

  • 12-12-06

    李子归领着刘万里敲刘万年家门时是在15分钟之后。李子归并没有走远,他从刘万年家出来就在楼下的花圃旁打了刘万里的手机。李子归说:刘万年愿意见你,你过来吧。那边的刘万里不知是没听清还是没反应过来,问了一句:谁?李子归又说:你哥要见你,你快赶过来!...

  • 12-12-06

    李子归说:有些终归是要有说法的。 刘万年说:有的没说法比有说法要好 李子归说:你不给刘万里说法,他是不会收你钱的。 刘万年说:我又不是他哥,也不想给他什么说法;我不配做他的哥,我没资格给他什么说法。 李子归说:刘万里的要求并不高,他是真心想认你...

  • 12-12-06

    第七章 阳光像发光的油漆 一个星期后,刘万年又给李子归打电话,李子归一点也没感到惊奇。 那是星期三的早上,晚上刚下了一场通透的大雨,金黄的阳光像给湿润而凉爽的空气刷了一遍发光的油漆。李子归高兴的看着报纸,那篇报道把拆迁补偿金的事圆满解决了。这...

  • 12-12-06

    你有钱吗?你有钱上餐馆 报告文学 请客、有钱上舞厅蹦迪、有钱买摩托车、有钱买房子、有钱骗女孩子上床吗?浸淫金钱的现代生活,有声或无声的音响,每天都包围着李子归的思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也伟哥般刺激着他的神经。 李子归只有沉默忍受,在寂静的夜晚,...

  • 12-12-05

    终于有了报答的机会,主任的儿子1周岁生日, 报告文学 在某酒楼请几桌酒,李子归也是在应邀之列。? 在请酒的那天,李子归从银行里领出30元钱,逛了几家商场,买了几袋奶粉,想想价钱不够,又添了一盒太太口服液。? 甄主任什么也没说接过礼物,热情地指指旁...

  • 12-12-05

    李子归就这样长久地在办公室里坐着。这是午夜时分,李子归坐在报社广告部的办公室里,他虚汗直冒。 那只硕大的蝴蝶扇起阵阵黑色的旋风,让他本就郁闷的头脑有点眩晕。鬼!当这个字眼忽地跳进他脑海时,他开始颤栗起来。? 沈小鹏判了一年徒刑,退回全部的赃款...

  • 12-12-05

    湖面上一阵微风吹来,天上的星星好像也跟着动了动。 报告文学 李子归的思绪飘向了千里之外的家乡。母亲此时也许正看着摆在房中的那一套父亲生前花了近千元置办的为儿子办婚事的家具想,儿子什么时候能回家娶媳妇。? 沈小鹏笑笑,然后说:在外闯荡你会不知足...

  • 12-12-05

    李子归听后一笑,摇摇头表示不理解,但同时更喜欢他了。况且,他很久没有听过仙姑这个词了,它就如故乡熟悉的泥土芳香扑打着他,他贪婪地吸收着它的气息,感觉故乡离他如此近。? 沈小鹏说:我妈不但能求神叫鬼,而且能测出凶吉祸福,求医问药。找我妈的人很...

  • 12-12-04

    晚上的阅读是惟一的陪伴 报告文学 ,陪伴他的是书报中的人物,可他们能说话吗? 每天早上6点钟,李子归匆匆起床,吃一碗豆浆和一根油条,挤上一趟公共汽车,在经历了7个站之后公共汽车像个疲惫老人把他卸在报社门口。打了卡,然后到处打电话,像机器人一样地...

  • 12-12-04

    李子归始终小心地陪着笑,好像是他在求人办事似的。他也没忘记把双方的答复记录在采访本上,最后李子归收住了笑,问:最迟什么时候能得到拆迁补偿金?双方都怔了四五秒钟,轮到他们陪着笑了,李子归却始终没笑,等着双方的答复。拆迁办倒也爽快,说:我们的文...

  • 12-12-04

    李子归用充满期待的眼神足足看了刘万年七八秒钟, 报告文学 他发现自己今天有超乎寻常的耐心和兴趣,他没听到刘万年再说话,他才开口:刘大爷,您要我做什么? 刘万年脸上的肌肉耸了一下,李子归认为那是一种舒展的表现形式。刘万年马上说:大家说能不能请个...

  • 12-12-04

    刘万年说:这次麻烦你,还是老调重弹,是关于我们静园路拆迁户的补偿金 李子归一直盯着刘万年的嘴,刘万年的嘴唇像两片风中的木耳,继续轻轻抖动。刘万年说: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老街坊,以前天天点头碰面,一条两百多米长的路街,要多热闹有多热闹,现在好像...

  • 12-12-03

    李子归敲开刘万年家门,刘万年眼珠子一动也不动,仿佛不认识李子归一样 报告文学 ,但门一点点地打开了,李子归把身子完全走进去,刘万年已经完全转过身,把他往客厅里带了。 没有灯光也没有阳光,惨白的地板砖让李子归激灵了一下,他抹了一把额头上湿漉漉的...

  • 12-12-03

    李子归对着手机喊:老刘,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手机那边刘万年的话糊成一团,李子归只迷迷糊糊地听到过来两个字, 报告文学 李子归听到过来两次,他的心收得紧紧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亢奋,他不知道刘万年找他有什么事,但是他觉得不论什么事,去刘万年那...

  • 12-12-03

    刘万里说:那也行。总之,我不想离开南城,我要和我哥刘万年一起回家。 李子归说:你不要左一个我哥右一个我哥的,他真保不住是你哥,如果你想家,还不如现在就回家,你山东的家里还有你老婆和儿子呢,你不能扔下现成的那个家吧?以前的家是虚的,现在的家才...

  • 12-12-03

    李子归说:你也别太伤心,我们现在不敢保他百分之百是刘万年,即使是刘万年,我想他也是有苦衷的,你要相信我,我会帮你把问题搞清楚的,我向你保证,我是记者,这事见不了报我也有责任帮你搞清楚。 刘万里说:我相信你会帮我,我相信你是好人,但你先为我做...

  • 12-11-30

    一双手挽住刘万里下倾的身子, 报告文学 同时有一句话也挽住了刘万里正在下沉的心: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做儿子的为父亲做点事不应该吗? 刘万里的身子不再往下倾了,而是甩开那双手直往前冲,往厅堂的位置冲。立马有两个人冲上去,每人夹住刘万里的一只胳膊往...

  • 12-11-30

    刘万里终于有空抽出手, 报告文学 抹了一下眼睛。 院子里的人静了下来,太阳更加炎热了,大家的脑门沁出了闪闪发光的细汗。 有人嘀咕:快点,快点。 大家的面孔都集中在同一个方向,脸都朝向院子里一间破房的厅堂。厅堂的正中央放着一张照片,端端正正地笑着...

  • 12-11-30

    老太太仰着头说:屋顶开了那么多的洞, 报告文学 好多地方挡不住雨水了,又找不到人修,从建起来到现在还没修过一次。 刘万里说:等雨停了我来修吧。 老太太说:你身子还很虚弱。 刘万里说:还爬得了楼梯。 老太太说:我是想等,总有一天会有人回来,回来让...

  • 12-11-30

    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报告文学 你家其他人呢?刘万里说。 就这么多人了,就我一个人,其他人死的死,走的走老太太端着碗,朝黑暗中走去。 走得再远也会回来的。刘万里抹了一下嘴说。 我也不晓得会不会回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年,这里来了一群鬼子,打了一...

  • 12-11-29

    第六章 朝黑暗中走去? 刘万里醒来时,听到雨点落在瓦片上的声音。 报告文学 雨点落在瓦片上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往下落,他们穿过屋顶上的空隙滴落下来,滴落到刘万里的额头上、鼻子上,直到滴落在他的嘴巴上。刘万里动了动嘴唇,把两粒雨点按住了,或...

  • 12-11-29

    李子归既兴奋又紧张,他伸进锁孔里的手有点发抖, 报告文学 他甚至想好如果是这房间的女主人该如何向她问候,她应答时又是如何的一副表情!?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女孩,陌生的感觉。李子归只能凭声声脚步快速搜索关于她的线索,他的心是一片空旷的雪后原野,...

  • 12-11-29

    后来,李子归的母亲嘱堂姐去她家提亲。她家满口答应,九英也低头应许。 报告文学 兴奋不已的李子归与九英见过两次面,俩人谈得很来。但不到3个月就风云突变,李子归却冷酷地回绝了这段感情。为此九英的家人还找到李子归臭哭了他一顿,九英却只是哭,那种神态...

  • 12-11-29

    李子归匆匆洗完脸,逃也似的跑下楼,楼板的响声加快了李子归心跳的节奏。每天晚上,李子归都在楼下与楼上往来,尽管他有了自己的毛巾,香皂,他也是那样匆匆。李子归感觉不到房间里摆设的变化。被子齐整,毛巾干燥,柜子上的化妆品在固定的位置。 报告文学...

  • 12-11-27

    李子归成了鬼故事最深沉的思考者:鬼,是死后续写的传奇还是生的延续? 报告文学 乡下月光下摇曳的长长丝瓜藤的影子,以及远处枯树上凄厉的乌鸦叫声,使李子归对鬼日益敬畏起来。 李子归来到南城,喧闹的气氛使他激动不已。李子归曾站在这座城市惟一的一座立...

  • 12-11-27

    没见到变成鬼的霸爷并不等于李子归的生活中没有了鬼的话题。在李子归的耳边 , 报告文学 有关鬼的故事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先是有父亲的鬼故事。父亲讲的鬼故事是以他亲身经历改编的。当他把这个鬼故事原原本本讲完之后,李子归坚信父亲是真的跟鬼睡过一夜...

  • 12-11-27

    李子归在农村的近20年时间里,关于鬼的话题鬼的故事占领了他很大一部分生活。见不到 鬼奶奶,李子归便与霸爷聊鬼的故事。霸爷见他对鬼一点都不怕,便像跟他聊家常似的聊鬼,什么水鬼、山鬼、迷路鬼、善鬼、恶鬼,霸爷叙述每一种鬼的故事时就像叙述村里屋前屋...

  • 12-11-27

    《梁山伯与祝英台》好像是黄梅戏,极拖沓的唱腔,在李子归欢快活泼的童年里简直是最折磨心灵的武器。童年时的李子归这样认为: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化蝶,到死也重逢在一起,反正还是一对,没有辜负彼此的深情,这已是不错了。 报告文学 当一阵响雷过后,一道...

  • 12-11-26

    李子归舅跑了出去, 报告文学 忙给村长递烟。 村长手一摆,声音更大了:昨晚,我把你们家的牛和我们家的母牛关在一起,谁知,这狗日的竟有本事趁我栏没关牢,带着我家的母牛跑到你家来了! 你看看,你这骚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敢跟着这流氓连夜私奔!村长紧走...

  • 12-11-26

    村长怎么说? 李子归摇摇头。 当天晚上,李子归恍恍惚惚守在父亲灵前,大厅烛光摇曳。 报告文学 摇着摇着烛光摇成了一把这闪闪的刀,刀是长刀,李子归看见它被村长拿在手上,惨白惨白的像一道光。 那把长刀把空气划得吱吱作响,李子归看见村长一步一步逼近小...

  • 12-11-26

    牛许是感觉到痛了, 报告文学 或是感到强烈不满了,它四脚乱踢,就是不往前移。 你越来越不听话了!你这贼牯!李子归还是一边骂一边甩牛绳。 风越刮越大,夕阳在颤抖,坠下去的速度在加快。眼前只留下这座的桥泛着寒光。 夜幕悄悄围上来, 李子归声调坚硬而短促...

  • 12-11-26

    牛是生产承包经营责任制那年来到家里的 报告文学 ,那时,它还是个矮不丁,发育不完全的小牛犊。可父亲就看中它,说他和它爸打了一辈子交道,他要照顾好它。 李子归牵着牛没出村口几步,他舅追了上来,夺过缰绳说:你疯了,没有了牛你家明年的七八亩地怎么办...

  • 12-11-23

    父亲艰难地摆了两下如干柴一样的手, 报告文学 咽了一口唾沫,说:十几年了,来褔一直和我有气。说到这,父亲盯着李子归的眼睛:我们还人家那五百块钱吧,啊?否则,我和他到了地下还是不说话。 凭什么?李子归迎着父亲近乎哀求的目光,本来想这样问一句,但还是忍...

  • 12-11-23

    刘万里再想问那人一句什么话时,那个人闪进了一声沉重而凄厉的吱嘎声中了, 报告文学 两扇大门合上,刘万里的心扉也砰的一声被人堵了一下。 刘万里择了一棵油桐树,坐在了一片两个巴掌大的油桐树叶上,像坐在一叶扁舟上,被激荡的水波荡漾着,他的眼前此时看...

  • 12-11-23

    刘万里站在高高的大坝上,大坝的下面全是山, 报告文学 山上的松树把山也压矮了,压得缓不过气来了,那些松树不远不近地离着,站着,张望着,那些不长不短的枝叶舒展着,挣扎着,呼唤着,却永远也够不着。 刘万里找到了一棵矮小的松树,那棵松树也怔怔地盯着...

  • 12-11-23

    刘万里把被子塞了一团到李美玲的胸怀里, 报告文学 探起半个身子,问:你是什么意思? 李美玲的眼神亮晶晶的,闪到刘万里的眼睛里:就是,一副担子的两头 刘万里拍了拍塞在李美玲怀里的那团被子,笑着说:我晓得你的意思。我会尽快回来的。 李美玲说:不管找...

  • 12-11-22

    王祥和李琼在高中时是同班同学,没有想到两人同时被农校录...

  • 12-11-22

    同学们兴致勃勃,在寝室里呆不住,看新鲜的去看新鲜,串老乡的去串老乡。 王祥不喜欢这样。独自一个呆在床上。他不觉得有什么新鲜,农校很平凡,农校毕竟是农校不是大学。他想象中的农校也至少不是这个样子。冷江学生不多,他也没兴趣去找。 王祥只觉得很累...

  • 12-11-22

    读,我一定要读,就是卖东西交学费我也要再读一年。王祥很坚决,父母拗不过,况且还有王森老师好说歹说做工作。家里终于松了口,同意再读一年,但也只能读一年。 市三中收费最低,你就去那里吧,我给你写封推荐书,你交给教毕业班的语文老师王旭华,他认识我...

  • 12-11-22

    王祥没有参加八一年底的期终考试, 报告文学 八二年开学后又迟迟没有到学校来,学校以为他自动退学了,就搬掉了他的桌子,并把他的名字从学生花名册上删去了。 当王祥带着高兴的心情返校时,学校领导和班主任动员他退学,并答应退一部分学费,或者下半年再重...

  • 12-11-22

    王祥和李琼在高中时是同班同学,没有想到两人同时被农校录...

  • 12-11-22

    王祥只觉得很累,很疲惫。 报告文学 这不单是一天的旅行,而是十多年来的寒窗苦读。特别是近两年的煎熬,好紧张呀,考场如同战场!现在他感到心力交率。他只想睡,睡下去真希望永远不要再醒来。他需要的是休息。对,是休息。 . 3.回首往事他又悲又喜... 进农...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页
  • 末页
  • 6253
  • 特别推荐

    我是一个兵
    一部讲述一个普通老兵的兵史与情感历[详细]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