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报告文学 >

洮河砚与“金疙瘩”

发表时间:2014-12-24 11:35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李德全

       
“金疙瘩”李茂棣
        生活在卓尼就无不为卓尼这一片山水所感动,无不为这一片山水所蕴含的人文历史所濡染。美丽的洮河就是伴我长大,看我成长的见证。她曲折有致,蜿蜒跌宕,奔流不羁。把一片片草原、一片片森林、一片片田园,滋育得碧绿如茵,丰茂峥嵘,硕果累累。那一段洮水流珠的传说,那一曲石媳妇的传说,那一串喇嘛崖的传说,那一个酒店峡的传说……,个个家喻户晓,人人耳熟能详。这些传说,在我记忆的天空里,把一个涓涓不息的洮河,渲染得风姿绰约,神奇壮观。
        如果说洮河是一条彩色的丝线,那么串缀在这条丝线上的自然生态、历史风物以及人文景观,就是洮河文化最深远、最璀璨、最具地域风情的精彩篇章。这些篇章里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传承千百年,经久不衰,永远闪耀着艺术光华的砚苑奇葩——洮河绿石砚。
        洮砚的开采及雕琢历史距今已有1800多年。它的雕刻形式经历了由新石器时代的研磨器,汉代的平板砚,唐代的箕斗砚,宋元明时期的单砚,直到清代的双砚。其技艺的发展也经历了线条勾勒、浅浮雕、高浮雕、镂空透雕到圆雕的过程。其雕刻内容有花草虫鱼、龙凤、神话传说、寓言故事、名著传奇等等。其发展历史漫长,技艺的传承久远。由于历史的原因,许多雕砚艺人淹没在           历史的长河中了,唯有的就是当代的雕砚艺人。在洮砚界老一代雕刻家如今已是凤毛麟角,而优秀的后继者依然层出不穷。
        一
        洮河源自碌曲,曲曲折折经过合作、临潭、卓尼,一路向东蜿蜒而去,却在岷县仿佛忘记了什么难以割舍的情和爱,忽然北折向西,一头涌进卓尼县洮砚乡的崇山峻岭,激起一路的波峰浪谷,形成许多奇峡险滩,把这里的高山峻岭和田园平畴滋润得苍翠葱茏,鸟语花香。这样,洮河尽在卓尼的流程就有174公里。
        洮砚乡因洮砚而得名,洮砚也因洮河而绿润碧翠。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们在经营有限的土地种植的同时,把精力全放在了洮砚的开采、雕刻和贩运上。其中一部分人家从事打石头(当地人把采石头称作打石头),一部分人家从事铲石头(当地人把雕刻洮砚称作铲石头),还有一部分人家从事洮砚的贩卖,总之是各尽其能,辛辛苦苦挣得养家糊口的资本。久而久之,在洮砚的发展和传承过程中,涌现出了一名为洮砚艺术而无私奉献的雕刻艺术家,他就是“金疙瘩”。
        “金疙瘩”是他的别名,他的真名叫李茂棣,生于1945年,从12岁就失去了父亲。我听说“金疙瘩”的名字很早,但就是与李茂棣对不上号。认识他是2011年的事,当时县上有人提议,要拍摄一部有关宣传洮砚的电视纪录片,因此,我便去洮砚峡地村采访这位声名显赫的雕砚大师。其实我一直不喜欢叫他李师,叫李师感觉有点太平庸,太一般,不够尊重,不够礼貌。也不叫什么大师,总觉得“大师”不顺口,往往会和某些邪教道会的大师混为一谈。因此,我就喜欢叫他李爷,通俗而亲切。当时我就问他这个“金疙瘩”的来历。他说,“金疙瘩”这个名字是他父亲起的,说他是属鸡的,是公鸡,公鸡在叫鸣的时候是这样叫的:“咯咯——哒”,“咯咯——哒”。感觉这个“咯咯哒”其实就是“金疙瘩”,而且这个名字具有含金量,叫起来也很顺口,于是一直沿用至今。时间长了,外地人只知道卓尼峡地村有一个著名的洮砚雕刻家叫“金疙瘩”,却不知道其人的真实姓名。然而李茂棣自己却不以为然,认为就因为这个“金疙瘩”的名字,害苦了他这辈子,人人都认为他是一块金疙瘩,都思谋着剥一块,挖一块,把他这一辈子剥得平平庸庸,挖得贫困潦倒,使他一辈子没有抬起头来。
        金疙瘩是当地洮砚雕刻老一辈艺人中最有文化素质的一个,而且脑子灵,点子多,富于创造性。1958年的“引洮工程”就在他家门口实施,这一浩大的工程,使17万陇原儿女高呼着“水不上山不回家”的豪言壮语,决心要把洮河水引到董志塬。工程计划从岷县古城水库引水,通过通渭县的华家岭,到庆阳地区的董志塬,水渠干渠(括支渠)全长近4000公里,覆盖23各县市,可谓一项宏伟工程。那时候的金疙瘩已是临潭一中的一名初中学生,是一名共青团员,又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但对外界的事情虽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清楚洮河边炮火连天的热闹场面的真正意义,更不知道这热闹场面背后所隐含的悲惨故事,但他清楚,这项工程于1961年6月下马后,喇嘛崖崖底下的几个洮砚石老坑被工程堆积的石砂掩埋了,从那里已经取不出上好的崖(当地人读作ai)石了,亦称“窝子石”。就在这一年他考入了临潭一中的高中,然而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家里由于没有劳力,已经无力供给他继续读书,只好辍学了。之后,他一边学习雕刻洮砚,一边开始学习摄影,置办了相机和洗相用具,到处跟集,赶庙会,足迹遍及卓尼、临潭、岷县的村村寨寨,零零总总历时十余年,为自己,为家里都起到了填补救济的作用。并且在此期间,他在临潭总寨村照相时,遇到了一位胡姓人家的姑娘,便与之一见钟情,几经交往,终于结为连理。这是一段对他来说是很愉快,很浪漫的游离岁月。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1224/21821.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