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报告文学 >

红彤彤的梨园

发表时间:2014-11-27 15:12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陈果


 
 
        几座大山,几条小河,几万亩密不透风的果树。这就是梨园,一个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
        老天还算给力,2014,又是一个丰收年。梨园于是万山红遍。
        那是一种别样的红,典藏着诱人的芳香,释放着悦人的口感,织酿着醉人的美景。由山的这边,铺陈到山的那边;由秋的边缘,延展进冬的门槛。
        花椒馥郁的香,是从红色的皮肤里散发出来的;漫山跳动的红叶,是从纯朴的乡风里生长出来的;浆果爽口的味道,是从阳光的夹缝里流淌出来的。
        初冬的太阳慨慨而温暖。江山如画,要是让时光停下来,躺在一地的落叶上洗一个日光浴,听阳光洒在落叶上的声音,让苹果的浓香在脸颊上挠挠痒痒该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不一定是诗人,但凡第一次闯入这个世界的人都会这么想。
       王天兵有这胡思乱想的闲工夫吗?十几万斤苹果挂在树上,不抓紧采摘,一场雪或冰雹下来,眼看就要到手的财富没准就打了水漂。
       一个苹果就是一个太阳。不仅颜色一样热烈,还同样能放送温暖的力量。苹果一伸手就抓在手里了,太阳能装在兜里吗?这样想着,王天兵心里又热又亮堂。他的目光得意地停在了一个刚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上,原本火红的苹果便成了一盆火,烤得他的脸微微发烫。
       此刻,果园里迎来了一年里最热闹的光景。家里的人,加上从附近乡镇雇的临工,十几个人正游击队般分散在一棵棵果树上,将一个个红彤彤的苹果摘进篮子,倒进编织袋,再搬上电三轮,一车车运回家。30来亩果园,少说也有60万个苹果,要在短短几天里颗粒归仓,不能不说是一场硬仗。
       视线早被暴雨般稠密的“太阳”拆解得七零八落,没有人看到此刻王天兵脸上的表情。王天军却看见了,从当年的坎坷到眼下的壮阔,十几年的光阴,一下子涌到了他的眼前。
 
    二
 
      1986年,那是一个冬天,大地村7组的王天兵到本村1组做了上门女婿。
       26年后的今天,王天兵并不讳言,让他心甘情愿“上门”的不光是朴实能干的她,还有她家30多亩的山地。从“天兵”到“天将”,这是他梦想的起点,也是他事业的支点。
       “兵”贵神速,他在30亩地里很快种下玉米、荞麦。一家人胼手胝足忙活一年,总收入只有800多元。
        第二年山河依旧,与第一年基本持平。
        第三年就惨了,玉米灌浆时赶上龙王爷休假,30多亩地收了不过500斤玉米。
        “天兵”敌不过“龙王”,却不甘心败给自己。他把背包一扛出了门,决心不混出个样子不回来丢人。
        先去理塘伐木。九死一生,换来200块钱回家过年。
        到炉霍挖金矿,又是一年。回家的路上不仅身无分文,就连背包也卖给了别人。即便如此,也没逃脱沿途乞讨的境地。
        通往理想的大门实在太窄,就连腰身纤瘦的王天兵也挤不过去。山穷水尽的他抱着一份决绝回到大地村,又抱着一丝侥幸,把麦种播到地里。
        做梦也没想到,当年小麦亩产居然达到700斤。
        王天兵开始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这片土地能成全自己。而他想得最多的还是在外飘泊时朋友说过的一句话:安泰只有扎根大地才能有不竭的力量。他至今不知道安泰是谁,但大地——尤其是他脚下的大地能够给他最初的理想插上翅膀,自那时起他就深信不疑。
        他又试着在地里种下苹果、梨子树苗,居然都成功了。
        他坚定的种下5亩苹果、20亩梨树,坚定的期待属于自己的那份惊喜。
        丰收的日子如期而至,苹果结得密实,梨子长得壮硕。吊诡的是,家里的生活并不比原来有丝毫起色,女当家的脸色也不比果子的颜色好看多少。用“鸭梨山大”来形容当时的王天兵,今天看来似乎再恰当不过。
        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里写道,人类的一切智慧,都源于等待和希望。王天兵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未来的守望,也没有放松过对问题的求解。请教科技书,问计土专家,一番折腾下来,他找到了问题的症结:苹果卖不上价,是因为引种的果树本身已是淘汰品种;梨树适宜在海拔1700米的地方种植,而大地村海拔约在1500米。橘生淮南的道理他懂,可真要拿出壮士断臂的勇气,并不比当年种下这些果树来得轻松。
        恰恰王天兵就是个狠角儿,20亩地,800棵梨树,一腔的心血,被他埋藏在锯齿斧刃。
        机遇似乎来得稍稍晚了一些,所幸的是王天兵没有让它擦身而过。1994年,县农技部门决定对原有苹果品种进行嫁接改造。村干部领回两根枝条,当金条看管着。王天兵抢到两个芽头,捧在手心,大气不敢出。他怕把这仅有的火苗给吹灭了。
         红富士就此红在了王天兵的地里,一棵棵嫁接,一排排延展,一片片茁壮,一年年丰盈。
         果子红得发紫,甜得腻人,卖得欢畅。同样的产量,收入是原来白苹的两倍,而且成了卖方市场,和以前打了个颠倒!
         日子也得像果子这般红才行。可就凭那200来棵树,即使把树杆树叶论斤卖也成不了气候。
         理想再次照进现实是 2001年的事。国家实施退耕还林还草政策,根据有关方面的规划,大地村种植杜仲和黄柏。
        王天兵想也没想就闯了“红灯”,他在200多亩地里全部种上了苹果和花椒。
        王天兵面临的是比汽车在在城里闯红灯高出N倍的代价。有领导放出话来,王天兵目无国法,为所欲为,不能享受国家的退耕还林相关政策。王天兵人微言重:国家政策的初衷是促进水土保持和助农增收致富,果树和椒树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比规划项目要好,凭什么说我不执行政策?!
        如有神助,处理结果和综合效益双双站在了王天兵一边。2009年,他的30亩果园产量突破10万斤,苹果、花椒和其它小水果的总收入加到一起,不下40万元。
        让日子像红富士那样红得发紫,42岁的王天兵迈出了人生规划中最为坚实的一步。
 
         三
 
        王天兵的30亩果园只是梨园乡已经投产的1万亩红富士中不起眼的一片。在梨园,家家王天兵,户户苹果园。
        去王天兵家,汽车在硬化不久的水泥路上穿行半个小时后,弃车走路,爬坡上坎。
        公路在果园里,通往果园深处的三轮车便道上更是积了厚厚一层落叶,一如金色丝绒铺地。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果园之一了,唯一的缺陷是每一个初次进来的人,都会狠狠摔上一跤——这里的空气已然一壶气态的烈酒,即使你能千杯不醉,也会被满头满眼满山满坡满天满地的果子迎面击倒。
        据说拍《橘子红了》的时候,桔子还没挂果,观众只是看到一树树的道具。眼前铺天盖地大红大紫的布景是没有人能够布置的,除非真有天兵天将。
 “来,吃两个甜心”。有人硬要往陈建清一行手里塞苹果。
        不必错愕,他们管这红彤彤的苹果叫甜心。
        如果光看他们黝黑的脸、粗糙的手、朴素(如果不怕得罪这些老乡,用老气或许更准确)的穿着和憨厚的表情,谁也无法相信“甜心”这样小资、洋盘的词出自他们口中。可这就是他们的创造,就是他们生活里唤鸡唤狗一样自然的表达。
        陈建清连连说着谢了谢了,想从热情的老乡面前躲开。可他哪能躲得过去,看看汽车后备箱就知道这里的老乡是多么大方热情:一路上走走停停,东家两个,西家三个,不知什么时候,老乡们让他们“尝尝”的苹果就有好几十斤。
      “不吃就是瞧不起”,这就是梨园老百姓的心思。即使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人,他们也会朗声爽气的邀你吃水果,好像彼此早就相识相熟相亲相爱。何况眼前站着的是陈建清,梨园乡党委书记,乡亲们眼中的“好后生”。
       好在是在果园里,趁主人转身的当儿,陈建清把刚刚塞到手中的苹果放到地上的背兜里。
       如果有人把眼前的情景拍成《苹果红了》的电影,请一定记住,不只布景,连这里的“演员”都是不假雕饰的本色出演。
       年收入5万元以下的人家在乡里算是“贫困户”了,站在经济发展的跑道上,梨园人可谓英姿飒爽;而如果真有一个“道德风尚奖”的奖杯,梨园的乡亲们应是当仁不让。这让陈建清每每感怀不已:只有这样的乡亲,才配拥有这样丰饶的财富,才对得起这片灵性的土地。
        陈建清也许没有意识到,在乡亲们看来,也只有他这样的官员和他所带领的团队,才配在梨园“当官”,才对得起乡亲们从心底流淌出来的那份真诚。
        陈建清全家只有一套60平方的房子,老老小小住在一起,他却一点不嫌挤——“老婆在另一个乡工作,两个乡离县城都远,我和她长期都住在乡上,这样看的话,家里算宽的了!”
        这样的幕后故事,梨园人不可能知道。但陈建清来梨园一年半里做的事,拿老百姓的话说:“谁说不满意,那是昧良心”。
        在梨园乡的一份总结材料上,几串数字颇为打眼:
        基础设施建设强力推进。投入1200多万元对全乡农网进行全面改造,全乡4个村全部通电;投入资金900多万元,硬化村道25.5公里。
        民生项目落实良好。投入30万元,完成大树村4公里标准化红富士管理园区生产耕作道硬化工程;投入54万元完成栗园村人饮工程项目;投入100多万元,新修园区机耕道6公里;投入30万元,新修山堰塘9口,架设引水管道28.4公里。
        科技兴农深入推进。举办科技培训班5期,组织科技示范户与富庄、宜东等乡镇果农进行技术交流;补栽花椒苗15万株、红富士8000株,全乡基本达到了应种尽种;整合3家农村专合组织,为红富士苹果创建并注册了“梨兴红”商标。
        ……
        陈建清不是贪功之辈,说起成绩,竟有一丝腼腆。“乡上就这么十几条枪,只要一条枪不响都得打败仗”,他顺手指着陈晓勇说:“实在要写乡干部,写写这尊神吧”。
        陈晓勇,梨园乡农技服务站站长,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就在梨园乡农技站工作,至今整整14年。14年里天天和果树打交道,是果农眼里的果树守护神。
        身为“站长”的陈晓勇没有一个编制内的兵,但他的农业技术义务服务队远近闻名。
        6个队员都是本乡的农民,都是他的拥趸。几乎无一例外,队员们原来的日子穷得叮当响,自从种了甜心,又学得一身管理甜心的真本事,现在家家年收入入都在10万元以上。2006年陈晓勇发起成立农业技术义务服务队,6个人齐刷刷报了名。
        可别小看了这几个不起眼的农民。果树的修枝、施肥、疏果、套袋技术指导和新品种引进培养都由他们牵头组织,“苹果矮化密植”、“苹果园高光效整形”,这些科技成果的研发应用也由他们一条龙完成。他们引进并结合实际提升推广的果园免耕技术,极大提高了果农的工作效率,降低了生产成本;他们首创的苹果“可追溯”档案,让省农业厅专家大跌眼镜。随着影响的扩大,他们的活动半径也从最初的梨园乡延伸到周边的富乡、大田、晒经、料林等乡村。
        乡里有脑袋灵光的果农,学着他们搞科技创新,把套过袋的苹果两个一组绑在一起吊在树上晒日光浴。风一吹,苹果像风车一样转动,不管身份大小地位高低享受同等待遇。“沐浴更衣”后,果还是那个果,价却是另一重天了。
        梨园的百姓最不会说却最善于表达的行动是感恩。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富裕起来,大家伙再次让陈晓勇荣誉加身:梨园财神。
        这让陈晓勇羞愧不已,自己哪是什么财神,活脱脱一吊丝而已。
        陈晓勇是土生土长的梨园乡大树村3组人,天天在田间地头爬来滚去的他回家的时间少得可怜。乡长帅志刚说,从2011年11月至今,陈晓勇回家看管果树的时间零零碎碎加起来不过3天。结果可想而知,全乡的红富士基本上宜种尽种,家里一共10多亩地,老父老母却只能经营照管5亩。 照“标准”,他的父母属于梨园乡的“贫困户”。
        陈晓勇比父母更穷。孩子一天天大了,一家人商量在县城买一套房子。房款要30万元,假“财神”一下露了原形。只有当“啃老族”了,只有当“专业负”了,好在亲戚们都在种果树,这个三万那个两万为他凑了十多万元。
       “陈书记经常说,老百姓富我们穷是我们的光荣,如果我们有钱老百姓遭孽,只能说我们把良心揣在裤包里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觉得说得有理。”陈晓勇说着这些的时候,有风徐来,他的声音里也便有了苹果的香味。 
                   
              四
        陈建清一行终于来到了王天兵的果园里。
        前段时间,乡党委开会研究时提出,全乡下一步要引导群众在应种尽种的基础上发展林下养殖,让“苹果鸡”助推老百姓实现收入倍增目标。陈建清曾和王天兵商量,利用他全村“甜心鼻主”的号召力在全村甚至全乡再次领跑。
       “我们已经把‘苹果鸡’商标注册了,这下就看你的行动了。”陈建清在树下边麻利地摘着果子边对王天兵说。
        王天兵从树上跳下来,语气坚定地说:“放心吧陈书记,我起码喂上它20亩地。前些天我已经到石棉、丹巴、凉山州一带考察过,形势这么好,你要不让我养都不得行。”
        “要得,下完果子就抓紧干,需要乡上支持的地方你说一声。”陈建清的话,激动里带着果敢。
         尽管意犹未尽,笔是必须顿一下了,不然会有人说这是一篇形象宣传稿,辱没了编者和作者的名声。梨园归来,你不由得要重温旧梦,重提气节,重拾良心,人世间毕竟还有这般纤尘未染之地,还有这般至真至纯的美好,值得人珍惜和追寻。
         红富士,不,甜心,应该就是梨园糖水化合物形式的存在,就是这人间美好的极致。甜心本是因形而名,将一个梨园产的红富士剖开,你会发现以果核为中心,整个果肉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三与边缘部分有明显的色差,从嫩黄的色泽里渗出隐约可闻的糖渍。这正是甜心的个性和灵魂,同样一棵树,在梨园有这样的“份儿”,其它地方却难得一见。
        甚而至于,产在梨园的甜心,在运出梨园一段时间后,中间的嫩黄部分也会渐渐消解,与边缘部分合为一色,与其它红富士别无二致。这让人有一种隐隐的担心,梨园的好终究不能带走,而           在梨园果林里滋生凝聚起来的美好心境,竟也不能带走、不能保存吗?
        总之,去往梨园又离开梨园的那天,彻底醉了。醉在梨园的甜心树下,醉在不忍离去的归途。
        即使醉了,也还记得,梨园最初种梨,如今已是甜心的王国。川西雅安,汉源南端,“王土”是焉。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1127/21546.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