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文学 >

诗人汪静之:郁达夫第二任妻子曾为戴笠堕胎

发表时间:2014-05-15 14:25 内容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郁达夫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诗人,又是一名反法西斯战士。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从他写出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短篇小说集《沉沦》,到他与王映霞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甚至于他的死因之谜至今还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在这位多情才子短暂的49年人生中,他仅来过一次青岛,虽然只居住了一个月,却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今天的《发现青岛》就让我们来了解郁达夫的一生以及他与青岛的故事。
        在青岛一个字也没写
  “香港没有她的复杂,广州不及她的洁净,上海比她欠清静,烟台比她更渺小。刘公岛我虽则还没有到过,但推想起来,总也不能够和青岛的整齐华美相比的。”这便是郁达夫对青岛的第一印象,他毫不吝啬地将青岛比作一位大家闺秀、一位在热情中隐藏着身份的南欧美妇人,但也明确提出了青岛的 缺点——让他无心读书创作。
  1934年,郁达夫已经定居杭州,这一年的夏天杭州城内炎热酷暑。为避暑热,郁达夫应友人汪静之、卢叔桓之函邀,偕妻子王映霞、儿子郁飞于7月6日离开了杭州,乘轮船北上到青岛避暑。据岛城文史专家鲁海介绍,郁达夫此前曾几次乘船路过青岛,但只是“在船楼上看着她的绿树与红楼”,深以未能登陆而遗憾,这一次他的愿望实现了。
  “带青带绿的颜色,对于视觉,大约是特别健全;尤其是深蓝,海天的深蓝,看了使人会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愉快。可是单调的色彩,只是一色的色彩,广大无边地包在你的左右四周,若一点儿变化也没有,成日成夜地与你相对,日久了当然是也要生厌的;青岛的好处就在这里,第一,就在她的可以使你换一换口味,第二,到了她的怀里,去摸索起来,却也并不单调,所以在暑热的时候,去住一两个月,恰正合适。”郁达夫在《青岛、济南、北平、北戴河的巡游》一文中,用了一半的篇幅来描写青岛,可见他对这座城市的喜爱。来到青岛的第一夜,他们暂宿于在市立中学教书的友人卢叔桓的住所,第二天便租了广西路上一位姓骆的杭州同乡的客房,也就是著名的马克西姆大楼,直住到一个月后离开。
  此后的几天,郁达夫一家在友人的陪同下,登上信号山看了青岛的全景,又到贮水山远眺,还同房东夫妇一起去了当时著名的四方公园,又去参观了大港和四方的隆兴纱厂。这些都被郁达夫记录在了他的《避暑地日记》中。听闻大师来青,青岛《正报》最先刊登了《欢迎郁达夫》的报道,此后青岛的《民国日报》《正报》《兴华报》等从社长到编辑几次来访,并宴请郁达夫。紧接着就是仰慕他的大学生们,国立山东大学的师生们几次来访,还请他去学校做了演讲。郁达夫的老朋友、曾在国立青岛大学担任校长的杨振声,这年夏天也回到青岛避暑,两人几次相互拜访、结伴出游。
  其实郁达夫这次是带着任务来的,他本以为会在这个海滨城市度过一个悠闲的暑假,于是抱着“第一当收敛精神,第二当整理思想,第三才是游山玩水”的心态,计划着可以在凉爽的气候里读读书、写写文章,可谁知自己人气太旺,最后反倒是让游览和应酬占据了大部分时间。郁达夫认为,之所以原计划会被打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前文提到的青岛的“缺点”。郁达夫回到杭州后,在归结此行的文章中写道:“青岛,缺点当然也是有的;第一,夏天的空气太潮湿,雾露太多,就有点儿使人不舒服。其次则是外国的东方舰队,来青岛避暑停泊的数目实在太多,因而白俄的娼妇,中国盐水妹来赶夏场买卖的也混杂其中,热闹到了使人分不出谁是良家的女子。喜欢异国颓废情调的人,或者反而对此会感兴趣,但想去看一点书,做一点事情的人,被这些酒肉气醉人的淫暖之风一吹,总不免要感到头昏脑涨,想呕吐出来。我今年一个夏天就整整被这些活春宫冲坏了的;日里上海滨去看看裸体,晚上在露台听听淫辞,结果我就一个字也没有写,一册书也没有读,到了新秋微冷的时候,就匆匆坐了胶济车上北平去了。”这样的埋怨不免让人想要偷笑,但郁达夫自己也下了决心:“明年我就打算不再去青岛,而上一个更清静一点的海岸或山上去过夏天。”
  郁达夫与蔚竹庵
  “柳台石屋接澄潭,云雾深藏蔚竹庵。十里清溪百尺瀑,果然风景似江南。”这是郁达夫游览崂山竹庵后,即兴吟出的七言绝句,至今游人仍能在崂山上看到这首诗的石刻。
  据郁达夫日记记述,1934年8月1日那天,原本是约了好友杨振声一起同游崂山,但那天杨因故未能赴约,郁达夫只好独游。这天早晨9时许,郁达夫即由寓所出发,经李村、九水等处,11点到板房,然后步行上山,走了三里多路,到位于柳树台的崂山大饭店吃了午饭,并登崂山大饭店南大楼,向西南远眺,除望见王子涧上之千岩万壑、石山树林外,还遥见胶州之远山,海色迷茫,亦在望中。
  据原崂山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孙守信介绍,午饭后稍加休息,郁达夫就向柳树台、石屋和蔚竹庵一带走去。当时蔚竹庵只有一名道人,且年纪已大,名叫李祥资。他是山东高密人,在此已修行30多年,蔚竹庵周围的小路都是由他一人开凿的。郁达夫来到蔚竹庵,见到地处深山的这座小庙如此清幽,便与老道交谈,了解此处后文思泉涌,于是做出了这首咏叹蔚竹庵的诗。后来这首诗由书法家谢莆子手书,刻在北九水的二水路边的巨石上。
  据说,郁达夫此次游崂山总共花了七八元,用时十小时,步行五六十里,喝汽水啤酒无数,在溪中入浴三次,至傍晚7时才返回到寓所。在步行回寓所的路上,郁达夫还诗性不减,作打油诗两首。其中之一就是《赠栾氏女》,这是因为此前有友人带他去广东路上的国术馆参观,看到了全国著名武术运动员栾秀云的剑术表演,想到此景便有了:“堂堂国土盈朝野,不及栾家一女郎。舞到剑飞人隐处,月明满地滚青霜”;再有就是,他在过李村九水一带时,看到瓜田里都设有守夜棚台,于是感叹:“果树槐秧次第成,崂山一带色菁菁。民风东鲁仍儇薄,到处瓜田有夜棚。”这些郁达夫在青岛的即兴创作,此后都被归结于《青岛杂事诗》,总共10首。
  在青岛待了一个月的时间,郁达夫游了不少地方,他对“外劳沿海一带,从白云洞、华岩寺到太清宫的一路”的景色赞不绝口,但也有没看到的景色,他曾撰文写道:“我在青岛的时候,曾有一位小姐,向我说过石老人附近,景色的清幽,浮山午山庙周围,梨花的艳异;但因为去的时候不巧,对于这些绝景,都不曾领略,此生不知有没有再去的机会了,我到现在,还长怅念。”
  第二任妻子王映霞曾为戴笠堕胎
  结束了短暂的假期,郁达夫回到了杭州。早在1933年,郁达夫夫妇就由上海迁到杭州并花费巨资建了一座“风雨茅庐”,住了下来。为此郁达夫欠下了四千块的债款,而喜欢结交名人的王映霞却在此如鱼得水,成为了杭州城的交际明星。
  为谋生计,1936年郁达夫南下福建,但在任福建省府参议时却听说了家中娇妻与浙江省教育厅厅长许绍棣的传闻,郁达夫本并没放在心上,但后来郁达夫返回杭州,在家中发现了许绍棣写给王映霞的情书,这一次他终于忍不住大怒,夫妻关系濒临破裂。气不过的郁达夫将这些信批量影印赠送朋友,声称是打官司的“凭证”。王映霞则匆忙收拾行李躲到一个律师朋友家中。郁达夫请过郭沫若来查看现场,还在报上刊登启事,闹得满城风雨。后经友人调解,郁达夫又在《大公报》上登出《道歉启事》,这才和解。
  而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郁达夫的生前好友、诗人汪静之还爆出了一个更大的丑闻,他撰文中说王映霞曾经在武汉为戴笠打过胎。文史作家刘继兴撰文称,据汪静之回忆,1938年春夏间他与家人到武昌避难,当时郁达夫全家也在武昌,两家是近邻,常相往来。台儿庄大捷后,郁达夫随政府慰劳团到前线劳军,有一天王映霞对汪的妻子符竹因说:“我肚里有了,抗战逃难时期走动不便,我到医院里请医生打掉。医生说:‘要你男人一起来,才能打掉。男人不同意,我们不能打。’达夫参加慰问团去了,要很多天才会回来,太大了打起来难些,不如小的时候早打。竹因姐,我要请静之陪我到医院去,装作我的男人,医生就会替我打掉。请你把男人借我一借。”符竹因听了满口应承,就让汪静之陪王映霞到一家私人医院里做了流产手术。过了一段时间汪静之到郁达夫家看望,却见郁达夫的儿子郁飞满脸愁容,就问他为什么不高兴?孩子说昨夜妈妈没有回来,王映霞的母亲也对汪静之说,王映霞昨夜被一辆小轿车接走后至今未回。第二天汪静之再去探望,却见王映霞一脸的兴奋和幸福,对他大谈戴笠的花园洋房是如何富丽堂皇如何漂亮,流露出非常羡慕向往的神情,汪静之马上悟到她夜不归宿的原因了,也联想到她为什么要在郁达夫外出时去打胎。汪静之在《王映霞的一个秘密》中说:“我当时考虑要不要告诉达夫:照道理不应该隐瞒,应把真相告诉朋友,但又怕达夫一气之下,声张出去。戴笠是国民党的特务头子,人称杀人魔王。如果达夫声张出去,戴笠决不饶他的命。太危险了!这样考虑之后,我就决定不告诉达夫,也不告诉别人。”
  后来汪静之离开武汉去了广州,郁达夫一家也到南洋去了,这件事就一直埋在了汪静之心里。直几十年后,汪静之偶然看到王映霞指责郁达夫的两篇回忆文章,汪静之这才撰文回顾这段往事。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515/20899.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