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小说 >

傻人有傻福

发表时间:2014-02-19 11:10 内容来源:墨池文学 作者:陈敬刚

        根据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对下述城市建设基地范围内的房屋拆迁,经审核发给房屋拆迁许可证。希望被拆迁范围的单位和居民,共同配合做好拆迁工作。现将房屋拆迁许可证载明的内容和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随着一张拆迁公告的发布,德兴里大院沸腾了:这座院落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居住条件极差。绝大部分房屋和楼院已经不堪重负,损毁严重。大家急切期盼拆迁的心情真可谓“望眼欲穿,度日如年” ,盼星星盼月亮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住户们犹如久旱禾苗遇到了天降甘霖……

         底楼一间面积约20平米的屋子内,由于光线太过昏暗,白天也得开着灯。几缕布满灰尘的“光柱子”从里屋北面的小窗户斜射进来,年过七旬的赵永忠夫妇坐在屋内的床边。
        “咱可不能去冒这个险啊:一旦出现问题,这钱可就泡汤了。五万元,可不是个小数……”赵永忠眉头紧皱。
        “林杰是国梁的老同学,又是大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难道他还能坑咱不成?”老伴持不同意见。
        “这可难说:反正我是不能绝对相信他,倒不是说信不过他这个人。但事事难料,万一出点差错怎么办?谁敢打百分之百的保票!”
        “我说你这人怎么整个一榆木疙瘩,难怪人家都说你浑身冒傻气……”
        “傻就傻呗,只要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就行。现在国梁他们自己有房子,咱们马上也要住新房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我可不奢望当什么暴发户,咱命里没那个福。”赵永忠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和你真是没话说了,反正你已经傻了一辈子了。但愿你这股傻劲不要传染给国梁!老伴在一旁气得脸色发青……

        楼上一间阁楼内,王福贵老两口也在讨论着相关的话题。
        “这样一来就可以一分三份了,说实话这还真让我动心。不过海青他同学的办法虽说不错,但我总是提心吊胆……”王福贵的老伴不无担心地犹豫着。
       “就你事多!我说你哪那么多废话?前怕虎后怕狼的,能办成什么事。现在是天上掉馅饼,这样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要后悔一辈子!”王福贵毫不客气地斥责老伴。

        想不到堂堂海川房产咨询有限公司的林总会请我这个无名小卒吃饭,我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位于市中心一座星级酒店灯红酒绿的豪华包间内,摆满了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 赵国梁面沉似水,同时不失幽默地与林杰调侃着。
         瞧你说到哪里去了,不就是请老同学吃顿饭嘛……林杰不无尴尬地自我解嘲。
        真看出来你现在阔了,上学的时候谁不知道你是典型的葛朗台。
        哪里哪里,我哪能跟你比啊。瞧瞧咱国梁哥,国家公务员、政府机关的……
         行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赵国梁打断了林杰。
         赵处果然爽快,那咱现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林杰说着从皮包里取出一份用牛皮纸袋封好的材料递给赵国梁。赵国梁一边开启资料袋一边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原来,林杰给赵国梁的邻居某甲设计了一套虚假借款纠纷案:让房主某甲先充当欠款人,与虚拟的债权人到法院打官司,然后由法院出具法律文书,将房主的房产分开,分别落在房主和债权人头上。由于某甲“借”了其表弟某乙十万元钱迟迟不还,经过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协议” :将某甲的房产分成两户,然后再由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某甲便“被迫”办理了分户手续。林杰让他们到市房产交易中心办理分户手续,想通过赵国梁行个方便。
        这……赵国梁深知:这样一来本该某甲一户获得的补偿,某乙也可以同样“获得”,而政府部门就要多付出拆迁费用。
        我想这对于赵处你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吧?看到赵国梁面露难色,林杰主动给赵国梁斟满了酒杯。
        你小子是不是想让我犯错误?
        这话从何说起,让谁吃亏也不能让老同学吃亏啊! 对你来说这还叫事吗?你不说、我不说,外人谁能知道?林杰说着凑近赵国梁,故作神秘的样子:“再说我还能白用你啊?等事成之后嘛……”
         这样吧:你给我几天时间,让我仔细考虑一下,过后答复你。怎么样?
         国梁你果然痛快,那就这么说定了吧,今天是周三,下周一给我答复,你看怎么样?将近一周的时间,足够你考虑的了吧?
         好,一言为定!

        周五傍晚,市人民会堂门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为深入开展“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教育、加强廉政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市委宣传部分批组织全市市政机关工作人员观看反腐倡廉话剧《天堂与深渊》专场演出,对党政干部进行廉政教育。这是该市第一部反腐倡廉题材的大型话剧,讲述的是某市重点工程局局长从一个廉洁勤政的好干部因思想上经不住腐蚀,铤而走险渎职受贿而导致最终锒铛入狱的蜕变过程。
        “海青,我在这呢!”看到满载话剧院演出人员的大巴驶进会堂广场,赵国梁兴奋地远远向走下大巴的王海青招手。
         真想不到剧中的男主人公居然是由你来扮演,看来你们领导很器重你啊。
         哪里,只不过是剧院里给我提供了这么一个锻炼的机会而已……
         老同学见面无话不谈。赵国梁看看四下无人,压低声音:“听说最近你和丽萍关系处的有些紧张?”
         你这是听谁说的?王海青闻言登时脸色变更。
         前几天同学聚会,你们两口子都没参加。酒席上传出一些小道消息:说你们最近感情不和,甚至都开始分居了。很可能会闹离婚……赵国梁毫无隐晦,如实回答。
        “别听他们瞎掰,从来没有的事!”王海青矢口否认。
         那我就放心了,但愿一切如你所说。海青:不管这些传言是真是假,我只想说说我的心里话:你和丽萍是多年的老同学,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希望你们好好珍惜自己的 家庭,千万不要……
         “够了,你这是胡扯些什么?我们关系好着呢。用不着你在这瞎操心!”王海青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后台准备一下,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王海青有意岔开话题,勉强支吾了几句,转身离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赵国梁轻轻地摇了摇头,流露出焦虑不安的神情……
        话剧演出开始了。整场演出演员表演细腻精湛,舞美效果震撼独特,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发人深省。
        舞台上只有几条光柱,威严肃穆的法庭。庄严的国徽闪闪发光,王海青扮演的男主人公垂首站立在被告席上一言不发。
        舞台上传来审判长的画外音:“现在是被告的最后陈述时间,你对公诉人对你的指控还有什么需要辩解的吗?”
        男主人公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我现在需要的是自由”
        苍穹中传来“自由”的回声。
        审判长的画外音:“保持法庭肃静。全体起立,现在宣判……”
        苍穹中又传来“宣判”的回声。
        刹那间舞台上的灯光全部熄灭,随着一束亮光的转移,场景变成了监狱的牢房。
        男主人公蜷缩在角落里,舞台上从来阵阵狱警沉重的脚步声和开关牢房铁门时发出的撞击声响。
       他自语着:“完了,一切全完了。想不到我的下场会如此悲惨,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昨天还是倍受尊敬的国家干部,今天竟然沦落成了人人唾弃的罪犯……”
        舞台上出现了另一束光,展开了男主人公与自己心灵的对话。一阵画外音传来:“难道你忘了吗?如果当初你没有收受那笔巨额贿赂,永远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不:那是朋友之间的馈赠,不能算受贿!男主人公高声辩解着。
        他自己的心灵斥责道:“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那是馈赠吗?人证物证俱在,事实已经非常清楚,难道你还不肯认罪……”
        男主人公非常不耐烦的样子:“别说了,我不是已经认罪了吗?现如今我真的是很后悔啊……”
         世上能买到后悔药吗?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的胆子越来越大,终于,最后你自己把自己推向了万丈深渊……”
        对,是我自己把自己推向了深渊!男主人公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
        舞台上传来狱警的画外音:“你在干什么呢”
        报告管教,我刚才做了一个梦。说着,男主人公蜷缩在了牢房内的床上。
        这时舞台灯光全部熄灭。全场观众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九十分钟的演出很快结束,散场后观众陆陆续续走出会堂。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话千真万确,半点不假啊……几位上了年纪的观众边走边议论着,颇有感慨。
        从他们身边走过的赵国梁闻听此言不由心头一颤,沉思半晌。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就和丢了魂似的。回家后一直精神恍惚、神不守舍的赵国梁被妻子训斥着。
         没什么,我有些累了,今晚早点休息吧。赵国梁心不在焉地勉强应对。
         夜深了,躺在床上的赵国梁却迟迟难以入眠。半睡半醒间,一阵尖锐的警笛声防佛呼啸在耳畔。恍如意识已经游离于体外,猛然间咔嚓一声清脆的亮响,他似乎明显感觉到一副冰凉的手铐牢牢地扣住了自己的手腕。
         不,不……呻吟着逃离梦魇的赵国梁许久才睁开惺忪的睡眼,却依然惊魂未定。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
        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睡梦中惊醒的妻子连声呼唤。
         哦,没什么。赵国梁擦了擦额角的冷汗,依旧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妻子端着水杯走到床前。
         也不是,就是太累了。夫妻俩坐在床上沉默了半晌。
          对了,你觉得分户的事可以考虑吗?妈赞同,可爸爸坚决反对。
        那你的意思呢?赵国梁征求妻子的意见。
        我看行:咱家有前后门,房屋面积也不算小。完全符合你那个同学所说的分户条件。这样的机会可真是千载难逢啊。赵妻发表自己的看法。
        还有:你同学求你帮忙,你为什么不答应?你想一想:这点事有什么难的,为此而得罪老同学值得吗?再说人家也不是白用你。你这个榆木疙瘩,让我说你点什么好呢……
        你别添乱了,让我仔细考虑一下再说。赵国梁烦躁地打断了妻子。
         久坐在床上的赵国梁二目发直,许久没有躺下,木雕泥塑一般。脑海中的意识真魂出窍般又回到了数日前的话剧舞台上,演出结尾时男主人公在牢房内的内心独白响鼓重锤般回荡在耳旁:亲爱的妈妈,您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并把我培养成了大学生。但是我完全辜负了您的期望,堕落成国家的蛀虫。我对不起您老人家!由于我的犯罪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导致了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不信任,对不起这些年来党对我的培养和信任。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最后,我要告诫那些手中掌握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力的人:在你如日中天的时候头脑千万要冷静,人生得志莫张狂……

         为什么要在那里会面?林杰有些疑惑不解。
         见面你就知道了。电话中赵国梁没有予以正面回答……
         北部市郊的世纪公园门口,赵国梁如约而至。
          我说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林杰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询问着。
          别急,我先问问你:你还记得这里以前曾经是什么地方吗?赵国梁不动声色地指了指世纪公园的大门。
          当然记得,这里以前是一片果园呗。那又能怎么样?林杰漫不经心地回答。
          记得就好,那么你应该不会忘了当时的事情吧……
          闲着没事提那些陈糠烂谷子干什么?林杰顿时涨了个大红脸……
          原来:在上世纪八十时代中期,世纪公园是一片地处市郊的果树林。有一年正在读高中的林杰、赵国梁、王海青等人跟随班级队伍到此参加学校组织的学农实践劳动。当时乡村的食宿条件非常落后,这些平日在家里娇生惯养的学生纷纷叫苦不迭。一天,林杰提议夜间去果树园偷着摘几个苹果一饱口福,得以“改善生活”。赵国梁等几名同学开始有些犹豫,禁不住林杰的一再撺掇,最终被拉下了水。当晚他们在果园里侥幸得手,分享过“战利品”之后,胆子开始越来越大。“上山过多终遇虎”:在连续几次“作案”之后,他们终于被村民发现并告知校方。结果最终林杰作为“主犯”被处以严厉的校纪处分,而赵国梁则因参与被取消了入团资格。为此,他曾经撕心裂肺地痛哭过一场……
        “这个请你收回。另外,我劝你就此罢手吧。我之所以把你约到这里来,就是想提醒你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赵国梁苦口婆心地规劝林杰。
         说着,他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递给林杰。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林杰故作惊讶。
       “你自己心里明白,难道这不是昨天你让你公司的人给我送去的吗?”
       “我说国梁,这点小事你也当真……”
       “小事?说的轻巧,我一年的工资也没有这么多钱!再说平白无故我为什么要收你这么多钱?”
       “国梁,咱们之间谁跟谁!难道不应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送你这笔钱没有别的意思,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肯帮我这个忙……”
        “不要再说了:今天你就是说下天来,这钱我也不会收的,”
      “国梁,你当真不给我这个面子?”林杰顿时脸色更变。
      “就是不给!”赵国梁斩钉截铁地回答。
      “信不信:你要是不收,我立马把这钱给烧了”恼羞成怒的林杰从口袋里取出打火机,在赵国梁面前对着信封比划着,企图以此要挟。
      “烧人民币可是违法的,你要是敢烧,我现在就举报你!”赵国梁针锋相对,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你……我真让你给搞败了,这么多年,场面上的事我见得多了,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你真是个十足的大傻瓜!”
     “那我这个傻瓜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赵国梁寸步不让。
     “那好,你给我听着:从今天开始,我没有你这个朋友!”林杰摆出一副划地绝交、割袍断义的架势。
      望着他悻悻离去的背影,赵国梁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

         市人民法院大门上方高悬着金光闪烁的国徽,显示着法律的无上尊严。花岗岩石阶整洁而大方,两名法警身体笔挺,守卫在大门两旁。
         刑事审判庭大厅内,坐满了来自社会各界前来旁听的群众。赵国梁和王海青坐在旁听席上。
         这是该市自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房屋中介公司伙同房主实施违法分户的诈骗案件。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林杰伙同他人,采取虚构借贷纠纷、向法院提起假离婚诉讼等非法手段,企图在拆迁过程中据此骗取拆迁补偿金。更有甚者,竟然通过国家司法手段获取分户。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之规定,构成诈骗罪。依法判处林杰等人十年以上或三年以上十年以下不等有期徒刑。这是一个由多家中介机构及个别司法工作人员组成的诈骗体系:涉案人员包括房产中介、各市区房产交易中心工作人员,甚至法院及派出所户籍警在内的极少数公检法工作者。
看着被告席上戴着冷森森的手铐的老同学及多名曾经共事多年的同事,赵国梁感到心情格外沉重,甚至有些魂不守舍:当审判长在宣判前宣布全体起立时,他竟然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毫无反应,似乎根本没有听到……
        “你刚才是怎么了?就跟丢了魂似的。是不是昨天晚上搓了一宿的麻将?”走出法院的大门,王海青忍俊不禁地调侃着他。
         赵国梁轻轻地叹了口气:“看到林杰和我的好几个同事进了监狱,我心里不好受啊。你知道吗:他们以前在单位几乎都是年年评先进的尖子”
        “是吗,那这回他们可真的是“先进”了”
        “海青,说实话我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你才对。”
       “你感谢我什么啊?”王海青一阵愕然。
       “如果不是那天看了你在舞台上的表演,这次先进去的很可能也有我一个。真的,我绝对不和你开玩笑。”
        赵国梁语重心长地感慨着:“都说从政有风险,这话千真万确。有时国家机关和监狱大门仅仅就是一步之遥!《天堂与深渊》,这个名字的寓意太深刻了。如果不是市里组织我们去观看这部话剧,这次我很可能就会滑向深渊……”
        “唉,我救得了别人,到头来却救不了自己啊”王海青苦笑了一声。
        “你这话什么意思?”赵国梁一愣,疑惑地看着他。
       “什么也别问了,总之都是我自作自受……”王海青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有时间我们应该常去看看林杰,毕竟咱们同学一场。我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我现在真的希望他能够自我反省,在里面积极改造,争取早点回来……”
       “要去你去,我是不会去看他的。我这次倒霉全都是拜他所赐!”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得罪你了?从上学到现在,你们俩一直可是最要好的铁哥们啊……”赵国梁感到万分惊讶。
       “你不要再问了,反正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了!”说到这里,王海青脸色铁青。
        看着言行举止极端反常的他,赵国梁如同坠入五里雾中……

        德兴里大院房屋征收工作终于正式启动了。房屋征收办公室门前,当地的住户们络绎不绝地进进出出。门口的空地上摆放着几块宣传板,上面张贴着签订征收补偿协议的工作流程图,不少人在周围驻足观看。
        “这么多年了,拆迁改造计划公布了那么多次,但都没有实现。活了大半辈子终于盼到这一天了。我真是打心眼里感到高兴……”刚刚签署了交房协议的赵永忠眉飞色舞地与到场的电视台新闻记者神侃着。
         “大兄弟,你也签上了吗?”看到王福贵走出办公室的门口,赵永忠乐呵呵地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
         “没有”,王福贵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赵永忠很惊愕。
         “唉,真是一言难尽啊” ,王福贵哭丧着脸,开始倾吐他那满腹的“苦水”……
         原来:在林杰的精心设计下,王福贵和儿子去房屋交易中心办理了分户手续。将自己家的房产证分成了两个,父母与儿子各占一半;随后王海青又和妻子办理了“协议离婚” ,将自己所得的这一半房产与妻子一分为二。前前后后总共花了十几万元。如此一来,原本一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鸽子笼”被分成了三户。
         王福贵一家机关算尽:本想钻一下国家和法律的“空子” ,通过多获取拆迁补偿金的途径发一笔横财。可谁料“人算不如天算” :在这起分户诈骗大案东窗事发后,市政府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出台政策法规:为多得拆迁款,通过虚构债务、虚假离婚等手段导演的“分户”花招,国家一律不予承认。因此王家的三张“房产证”均属无效,不符合法定要求。拆迁办公室不予办理。由于之前串通林杰所行使的一切行为均属非法操作,不受法律保护。致使多年来的积蓄付之东流,十几万元现金打了水漂……
        “赵大哥,听说当时你们家国梁他媳妇也想办分户,是你死活拦着不让。不怕你见怪:那会我还在背后嘲笑你傻呢,现在看起来还是你有眼光。你说我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的脑子呢……”王福贵钦佩地感叹着。
        赵永忠苦笑一声:“瞧你说的,我能有什么脑子?我这人打娘胎里就犯傻。国梁也随我,傻里傻气的。只不过是傻人有傻福罢了……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219/17867.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徽州魂之建吴
《徽州魂之建吴陈王》麒麟纪[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