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报告文学 >

《邓小平的梦想在这里实现》 一个中国乡村的史诗

发表时间:2013-07-10 11:05 内容来源:何建明 作者:何建明

 
 
开篇记:1983年,小平同志在我故乡说出了他心中的一个“中国梦想”……
 
 
  每个人都有梦想。小平同志也不例外。
   小平同志的梦想,就是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亲口说出的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小康社会。这个小康社会叫做中国式的现代化” 。与此相应的是他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这一理论在近几届中国共产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被一次次写入中共党章,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行动指导思想。
  二十世纪后期的这位中国伟人之所以能够形成自己的这个梦想,源于他在改革开放初期走出国门,在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看到飞速发展着的世界文明之后。那时他强烈地感受到自己国家的落后,人民生活的贫苦……后来的新加坡之行使他渐渐成熟了自己的“中国梦”。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小平同志代表中国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要在20世纪末初步实现现代化。
  这是一个东方雄狮的一次响亮的嚎声,令西方人十分紧张和警惕,他们以各种方式在探究其含义,甚至放弃了老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观念,认为再用和平演变想动摇强大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下的人民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成为了泡影,于是改变为表面合作拉拢、背底疯狂组织力量围堵或直接挑衅中国主权与向外发展的中国经济,用尽一切办法企图扼杀崛起的中国。
  但中国依然在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且越走越强盛。于是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好奇心和试探性也随之增加。
  “小平先生,你能说说你们中国所说的要在本世纪建设成四个现代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当年,与中国建交不久的日本国首相大平正芳曾目不转睛地盯着中国现代化的总设计师,这样问道。
  小平同志看了一眼日本客人,没有立即回答,只见他习惯性缓缓地点上一支熊猫牌香烟,然后想了想,说:“我跟你说这么一个事,你们现在有一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是一万亿美金,所以你们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就是一万美元。那我们现在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250美元。我想,比如说,我们用20年的时间翻两番,那个时候我们就是人均1000美元,是你们的十分之一,但我们的人口是你们的十倍,这样我们的总量就是跟你们现在一样了。”
“是这样。”日本首相轻轻地点点头,又似乎并不太明白。
  小平同志似乎看出了对方微妙的表情,说道:“到那时尽管中国还很穷,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还很低,但是有了这样的总量,我们就可以做点事儿了,也可以在世界上做点儿贡献了。”
  大平正芳的两只耳朵竖得直直的,眼睛更是盯着中国的这位小个子巨人不放。
“那么,到那时我们的国民生活水平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呢?”小平同志像在自言自语道,“就是可以吃饱穿暖,我把这个叫小康。”说完,小平重重地抽了一口烟,然后朝向日本客人笑笑。
  小康?什么叫小康?首相不明白小康是个什么概念,他将目光投向身边的翻译——时任中国外交部亚洲司日本处副处长王效贤先生。
  王翻译紧张得差点出汗,是啊,小康是什么?她怎敢问邓小平,于是急中生智:“就是……就是一个人身体恢复的时候。”王翻译心头暗暗寻思:日本人平时也讲小康,这样翻译的话首相应该明白一点吧。
   “噢——”首相似懂非懂地张了张嘴,似乎再也找不到合适的问题,然后起身笑眯眯地握住小平同志的手,说:“祝您和中国人民早日小康。”
   小平同志跟着站起,一脸笑容,并连声应和道:“好好,小康,我们大家都小康。”平时小平同志在家里不怎么说话,他家人说,打从日本回国后的一段时间里,“老爷子” (家人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这样尊称小平同志——笔者注)的嘴里有几回突然冒出“小康”两个字来,当时家人不知何意。
其实从那个时候起,“小康”便成为了中国现代化总设计师心中的一个梦,一个民族复兴的梦。为此,小平同志常常辗转难眠……
   时间过去两年多,中国的“小康”梦成了总设计师心中时刻挂念的治国大纲。
   “同志们,这次代表大会将是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的一次最重要的会议。这次代表大会要审议和确定党为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而奋斗的纲领……”在这年9月初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邓小平一再这样强调。为了他心中久酿的宏伟蓝图,他向全党同志指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光辉,从此开始普照中华大地。
   新一年的春天来了。春风首先吹绿了江南大地。
   “我想到江南走一走。”小平同志向身边的工作人员提出。
   “太好了,‘老爷子’想到哪儿去?去苏州怎么样?”
   “去江南不去苏州去哪儿?”小平反问。
   “好,去苏州。”家人和工作人员好不兴奋。
  苏州美,最美在太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太湖像一位刚出阁的少女,妩媚又恬静。八百里浩渺碧波,没有丝毫的人为污染。
  那天,小平同志在时任江苏省委书记的韩培信和女省长顾秀莲等省领导陪同下,乘坐一条游船,缓缓地驶向太阳初升的太湖……
  “那一天的太阳,格外艳丽明亮,光彩耀人,把天空装点得晶莹剔透,一片灿烂。那天的湖色也特别的美。远处,群山巍巍,山峦起伏,浑厚凝重;近处的湖面金光粼粼,白帆点点,鸟儿飞得也特别的欢快。小平同志特别喜欢看水面的鸟儿飞翔,喜欢称道岸边的白墙黑瓦,袅袅炊烟,他说那是真正的中国山水画卷,比西方的油画要美。”一位当时服务过小平同志的“老苏州”人回忆着对我这么说。
  时任苏州地委书记的戴心思对小平同志来苏州视察的行程和活动内容最清楚。戴老,这位1940年参加革命工作的南下老同志,在医院里接受我的采访时已83岁,几年后他逝世于苏州。当时我们在谈起1983年春天小平同志来到苏州的情形时,戴老难抑激动之情,说:“小平同志一生到苏州有据可查的有两次,一次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另一次就是改革开放进入特殊阶段的1983年春天。那次小平同志在苏州共3天时间,住在南园宾馆。这个宾馆在市区闹中取静的地方,现今普通百姓只要付钱都能住得进去。”
   “小平来之前,省委书记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准备苏州地区的情况汇报。当时我们苏州有八个县,除了现在所管辖的几个县市外,还有江阴、无锡两县。小平同志来了以后,就对省委书记说,他要了解苏州地区的农村情况,他的工作人员告诉省委书记说要听20分钟的汇报。于是省委书记就将我准备的农村情况材料向小平汇报。后来汇报时间过了20分钟,小平说:‘你还有什么还可以说嘛!’这样省委书记又汇报了我们苏州地区学习落实党的十二大提出的翻两番的事。对这件事,小平同志似乎一直很关心,在吃饭或其他场合,时不时地问我们对翻两番怎么看。我们告诉他:‘在苏州翻两番绝对没问题。’小平问:‘为什么?’我们回答:‘苏州地区从1976年到1982年就实现了全地区工农业生产总值翻一番了。’小平对这个格外关注,听得特别认真。‘五六年时间就翻了一番,你们把这个情况跟我好好说说。’看得出,小平对我们苏州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能够实现翻一番,非常在意,或者说感到有些意外惊喜。”
   “我们说没问题是有根据的,因为当时苏州的社队企业发展非常迅速,心里有底。”戴老说,“在十二大提出‘翻两番’的目标后,当时社会上也有不同看法。有的认为经济底子薄的地方再用近二十年的时间,在世纪末实现翻两番是可能的,因为他们基数低,而像我们苏州地区这样经济总值相对较高的地区有难度。可我们经过讨论和研究的结果是,经济基础较好、基数大的地方反而可能会更好地实现翻两番,理由是:块头大,翻起来更有劲,所以可能好翻番。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小平同志对此似乎格外有兴趣,追问:“你们靠什么呢?”
   苏州人:“我们靠一些小企业。”
  “我们当时都不敢说社办企业,因为文革遗毒还在,社会上对我们苏州地区搞乡镇企业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是资本主义的尾巴。”戴老书记回忆说。
   小平同志好像也是第一次听说,“小企业?”
   苏州人:“就是公社和生产队办的一些小企业。”
   邓小平:“噢,这就是社队企业。”
   苏州人:“对,我们苏州靠近上海、无锡,社队办这样的小企业好发展。”
   “我们告诉小平同志:在五六十年代,城市有一批下放人员,苏州地区就接受了十万人左右。这些人员与上海、无锡、常州等城市的各个单位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靠这些人打通与上海等城市的关系,办些加工企业就比较容易。”戴说。
   小平同志:“那这样做你们花钱多不多?”
   苏州人:“不多。社队企业就是利用这些人的关系,到上海请师傅来当指导,他们也是利用星期天,我们只要给他们一点小钱,有的就干脆不给钱,师傅们临走时给一点农副产品带回去就算回报了,而且上海人还挺高兴。”
   小平同志笑了,说:“我在上海住过,上海人喜欢要你们‘乡下人’的农副产品。”
   “你们的社队企业现在有多大规模?”小平继尔又问。
   苏州人:“已经占有全地区工业产值50%以上了。”
   小平同志顿时双目炯炯有神地说:“半壁江山了嘛!”
   苏州人开心地说:“对对,半壁江山了!”
   小平同志转而问:“你们发展社队企业对农业有影响吗?”
   苏州人:“发展这些企业不但没有影响农业生产,相反有很大的支持和促进。”
   小平同志:“为什么?”
   苏州人:“因为一是我们这里农村剩余劳力较多,办社队企业可以分解一部分剩余劳力。二是办小企业后有了一些资金积累,可以搞水利工程和对社队的一些仓库、道路等等进行改造。而且我们还提出了进社队企业的每个职工每月拿出10元钱来支援农业。”
“办社队企业积累起来的钱,能够办化肥厂、农具厂。那个时候我们全苏州办了不少这样的厂子,非常有力地支援了农业生产。”戴老说。
   小平同志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好事嘛!”
   “我们那时有个口号,叫做‘为了农业办工业,办好工业为农业’。办社队企业后,不仅农民获得了多一层的收入,而且农业产粮不仅没减少,反而增加了。平常一般年份,我们全苏州上缴粮食在18亿—20亿斤,那些年我们最高时达到了24亿斤。后来成了中央领导的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来我们苏州参观,我陪他参观我们的一个农具厂,他看后很震惊,说:这就是社队办的农具厂?我说是。这个省委书记回去后,包了一架飞机,将全省的县委书记都拉到我们苏州来参观社队企业。”戴老对那段辉煌历史记忆犹新。
   这一天,小平同志兴致特别高,先是游览了苏州的园林,对苏州的同志说:“都说现在苏州不怎么样了,我看很好嘛!你们一定要把这些园林保护好。”之后又到虎丘参观,那时不搞“静园”一类的事,游客照常很多,小平同志与夫人卓琳等在江苏省和苏州市领导的陪同下,很开心地参观了虎丘。走到有400年历史的虎丘“雀梅王”前,许多人都在那儿照相,一向不爱照相的小平同志突然提出“给我也来一张”,于是工作人员赶忙“咔嚓”起来……
   “来来。”一脸堆笑的小平同志照过相后,见戴心思站在一边,便向他招招手。等戴走到他身边后,两人就悄悄说起了一段话——
   小平同志:“你说人均800美元是不是小康了?”
   戴的脸红了,因为当时身为苏州地委书记的他还根本不知道800美元到底是多少,更不知道小康是个什么概念,“这个……”
   小平同志:“就是你们这儿农村的中等水平。”
   戴顿时如释重负:“噢,那应该没问题。”
   小平同志满意地朝苏州地委书记点点头。
   次日,苏州人安排小平同志一行游太湖。春天的太湖说多美就有多美,常有人喜欢用“烟波太湖”来形容她,是因为春雾下的湖面仿佛被淡淡的烟覆盖着,姑娘们形容这样的烟波如“婚纱”一样美,舞文弄墨的小伙子们说这样的烟波是流动的诗章。在小平同志的眼里,太湖的烟波又会是什么呢?
“小康。你们苏州的农民已经住上楼房了,这算是接近小康水平了……”小平同志望着岸头一幢幢白墙青瓦的农民小楼房,目不转视,嘴里不停地喃喃着。
    坐在他身边的是江苏省的年轻女省长顾秀莲。许多年后,我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采访已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她。关于小平同志在1983年春到苏州的那次经历,当年的女省长这样回忆——
    “在太湖游船上,小平说,这次到你们江苏以后,我看到老百姓喜气洋洋,你们这儿还盖了那么多新房子。我跟他说,农民一富起来就是盖房子,开始盖平房,再后来就盖楼房了,因为我们江南一带地少人多。小平同志说这非常好,农民有房子住、有楼房住了,非常好。小平说,你们苏州地区的农业是不错的,要进一步搞好。农业是国家的重点。他说,要搞好农业,怎么搞呢?一靠政策,二靠科技。他说你们江苏就要靠科技,土地少,就要走良种的路子,这样就可以提高生产力。他说老百姓有饭吃了,以后干活劲就足了。小平还说,你们江苏靠近上海,如何利用这个条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是很重要的。生产力发展了,人民生活就好了。平时说话不多的小平同志,那天说得特别多,也特别兴奋。苏州的同志用太湖的鱼、虾,为他搞了个鱼宴。吃饭的时候,小平说,今天你们汇报得比较好,我呢也非常高兴,我从北京钓鱼台带来了陈年茅台酒,我给你们每人奖赏一杯。结果这一顿中午饭大家吃得非常高兴……”
    苏州之行,让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满怀激情。党的十二大,小平同志代表第二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提出的要在20世纪末把中国建设成“翻两番”的中国式现代化社会——即后来的小康社会的理想,可以说是在苏州找到了印证。
    “喂喂,你是苏州戴书记吗?”在小平同志离开苏州没几日,有一天戴心思书记在办公室突然接到一个从北京打来的“保密电话”。那边说:“我是小平同志办公室的,首长要我核实一个数字:你们苏州的农民住房是人均超40平米了吗?”
    “对的,我们的农民确实多数实现了人均40平方米了。”戴肯定地回答道。
    “好的。谢谢戴书记。”电话挂掉不几日,小平同志在北京找来中央分管经济工作的几位领导谈话。
    小平同志说:“这次,我经江苏到浙江,再从浙江到上海,一路上看到情况很好,人们喜气洋洋,新房子盖得很多,市场物资丰富,干部信心很足。看来,四个现代化希望很大。到本世纪末实现翻两番,要有全盘的更具体的规划,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也都要有自己的具体规划,做到心中有数。落后的地区,如宁夏、青海、甘肃如何搞法,也要做到心中有数。我们要帮助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解决各自突出的问题,帮他们创造条件,使他们的具体规划能够落到实处。”
    “现在,苏州市工农业总产值人均接近800美元。我问江苏的同志,达到这样的水平,社会上是一个什么面貌?发展前景是什么样子?他们说,在这样的水平上,下面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第一,人民的吃穿用问题解决了,基本生活有了保障;第二,住房问题解决了,人均达到20平方米,因为土地不足,向空中发展,小城镇和农村盖二三层楼房的已经不少;第三,就业问题解决了,城镇基本上没有待业劳动者了;第四,人不再外流了,农村的人总想往大城市跑的情况已经改变;第五,中小学教育普及了,教育、文化、体育和其他公共福利事业有能力自己安排了;第六,人们的精神面貌变化了,犯罪行为大大减少。”
    “江苏从1977年到去年六年时间,工农业总产值翻了一番。照这样下去,再过六年,到1988年可以再翻一番……”
    小平同志的南方之行,特别是苏州给他留的印象极其深刻。党的十二大确定在20世纪末中国要实现翻两番,有不少人对此摇头,认为不大可能,理由是文革十年后的中国经济处在全面崩溃状态,要用二十来年时间实现总量翻两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太悲观了!”邓小平、陈云、李先念、薄一波等经济老将认为持这种观念的人太悲观了,可当时确实谁也没有把握用二十来年时间实现翻两番的目标。对此,作为最实事求是的、四个现代化的掌舵人,小平同志内心不能不泛起几分暗暗的担忧:是啊,二十来年时间,实现翻两番,目标是不是高了些?是不是根本就不太可能?正是怀着这样的探求心理,1983年春天,小平同志再也待不住了,他要到中国经济一直最活跃的江浙大地看一看,尤其是要看看苏南的同志怎么看待“翻两番”。
    第一站苏州之行,小平同志从苏州人肯定而有力的回答中找到了“翻两番”的自信:经济条件好、基数比一般地方要高出许多的苏州能够实现“翻两番”,那么那些基数比较低的地方“翻两番”应该更不成问题!
    小平同志为此非常高兴,不仅在苏州用钓鱼台的茅台酒款待陪同他的苏州和江苏领导同志,而且回到北京后几次在有关中央领导同志面前讲:我对“翻两番”已经有充分信心了。这年6月18日,小平同志在出席北京科技政策讨论会回答几位外籍专家关于“翻两番”的提问时,笑眯眯地说:“我们搞的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我们建设的社会主义,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主要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自己的条件,以自力更生为主。我们现在的路子走对了,人民高兴,我们也有信心。我们的政策是不会变的。要变的话,只会变得更好。”
小平同志当年到苏州论说“翻两番”和他心目中谋划的中国式小康社会蓝图一事,一直让苏州人记忆犹新,并且成为一种巨大的精神动力和工作激励。在我采访的几任苏州市领导中,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用这样的口吻告诉我:苏州能在今天远远地走在全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前列,应当感谢当年小平同志在苏州留下的殷切期望。苏州人欣慰地告诉我:到2000年时,全苏州的工农业总产值其实至少翻了四五番。进入21世纪的头十二年,他们又连续实现了两次“翻两番”。
 
    2012年11月中旬,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代领导人再次吹响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号角。会议召开不久,习近平同志发表了两次在十三亿中国人心目中产生巨大回响的讲话:
    11月29日。习近平同志和其他中央领导人参观《复兴之路》的展览时发表的“中国梦”的一段话,他说:“每个人都有理想和追求,都有自己的梦想。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这个梦想,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期盼。历史告诉我们,每个人的前途命运都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事业,需要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共同为之努力。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12月8日,习近平同志轻车简出,来到深圳,在莲花山向小平同志雕像献花圈并三鞠躬。在这里,习近平同志向世人宣示:要沿着小平同志指引的道路继续改革开放,全面推进建设让人民更满意的小康社会。
 
    中国人今天每发出一个声音,每做一个动作,都会引起世界瞩目。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中国的发展速度令全球震惊的同时也让一些西方世界感到不安和害怕,他们甚至弄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发展得如此之快速和强大。他们当然不甘心自己认为的“敌国”这样强大,从而正不择手段采取各种方式在围堵我们。
    卑鄙者无法摆脱卑鄙的德性。但中国在不断强大的同时需要向世界宣示自己的和平主张和不称霸的决心,同样更需要把自己如何发展的经验与奥秘告知世人:我们中国是一个有自己追求和梦想的民族,我们的人民同样有权利和能力通过自己的勤奋和才能创造自己的幸福。而这样的追求与梦想、能力与经验既是中国人自己的,也同样属于全世界一切有梦想和追求幸福的民族和国家的人民。
中国是古老而文明的国家,五千多年的辉煌历史里我们曾经为人类作出过伟大的贡献。然而近代的一百多年历史里,我们饱受了因落后而被列强奴役与侵略之苦。毛泽东时代完成了民族的翻身作主的丰功伟绩,邓小平则指引了一条让13亿中国人从一个落后的民族走向全面繁荣昌盛的强国梦想之路。在这条梦想之路上,中国如何走来的历史,其实我们还没有讲得很清楚、很透彻。甚至许多时间连我们自己都没有计算过为此而流淌了多少泪水和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以及积累了多少可贵的经验……
    本文我想告诉中国读者的是一个中国乡村实现邓小平梦想的史诗——
    我老家的人告诉我,在苏州,永联村这一带最富裕的村子。是这样吗?我似信似疑,因为今日苏州的富裕村太多,到底谁最富,官方的统计也未必准确,不过有一串数据好像能证明:
    2008、2009、2010年,永联村向国家上交税收均在全国63万个行政村中名列前三甲。2011年永联村上交税收达13亿元,超过华西村。
    30多年前,永联村的农民人均收入是68元,现在是25800元。听起来,这个数字比华西村的人均水平要少。“不能这么比!”立即有人反驳我,说:这个数字不能代表永联百姓的实际收入水平。
    为什么?
    因为当年永联村的村民清一色是农民,而今他们多数人早已换了企业职工身份,他们的实际收入也远不止这个数。
    原来如此。
    哪——永联村到底是多少呢?
    得让永联村的人自己说。
    我只得去问永联村人。
    永联村民们笑而不宣,说:反正零头都比这个数多。
    还是村党委副书记吴惠芳的回答让我摸到一些头脑:有一个数字可以作参考:当年的永联村民,如果他在十年、二十年前就参加到永联办企业工作,那么现在他一般情况下都具有了科级干部的待遇,那么他的年工资收入这一块应该不低于三四十万元,另外一笔收入其实比年工资薪金收入还要大得多的是他在企业的股份分红,按照2011年永联企业的分红水平,一位科级干部应该还可以拿到四五十万元。
    陪我采访的永联企业文化处的小徐,是十几年前独自投奔永联来的外来打工仔,现在他拿的是副处级待遇,年工资收入约在五十多万元,加上分红,一年的收入他说应在“百万元”左右。
    我听后内心好一阵羡慕:因为像我这样一位国家副部长级公务员,一年工资收入也就十来万啊!是永联村一个打工仔的十分之一,嘘,有点心酸,更是羡慕!
    农民们住的房子呢?永联村人告诉我,30多年前他们住的房子基本清一色的泥草垒起的茅草房,市值1000来元。现在每家每户的住房均为公寓式楼房,人均60多平米,市值40多万元,与30多年前之间的差异也在400倍左右。30多年前,全村没有一户在银行有存款,村里则有6万多元欠债。而今永联村人在银行共有多少存款?永联村所在的南丰镇金融机构负责人告诉我,仅永联人在他们南丰镇各个金融机构的存款达20多亿,“这仅是冰山一角,因为最有钱的永联人是把钱存到了张家港市、存到了苏州和上海等大城市的银行……”
    30年前,小平同志来苏州,当他看到农民们盖起的小楼,兴奋地说:“那你们就是小康水平了!”如果今天小平同志能够听到永联村人的这些财富和他们聚居在具有江南特色的“永联小镇”环境时,他还会说什么话呢?
    永联村的村民们告诉我,小平同志一定会这样兴奋和感叹道:“那是我心目中的真正小康社会喽!”我笑,心想:该是这样的话。
    永联人住的“永联小镇”,是永联人在自己原先的家园上建起的一座按照苏南古城建筑风貌的新集镇小区,阳光下,青瓦白墙相嵌,小桥流水环绕屋前楼后,宽阔洁净的道路四通八达,琳琅满目的街市和张灯结彩的门店,加之江边吹拂而来的清风白云,身置那里,令人如梦如幻。2012年国庆期间,我正在“永联小镇”采访,巧遇一群欧洲记者,他们的眼睛里闪着惊诧的目光,一边忙不迭失地照相,一边不停地用英语、法语惊呼着:“太美了!比克鲁姆洛夫还美!”“胜过波西塔诺小镇!”
    我知道,克鲁姆洛夫是伏尔塔河上游的一座小镇,这座被游人称为“美得令人窒息的”世界最美小镇之一的小镇在捷克,它的建筑是14世纪和17世纪间典型的欧洲哥特式和巴洛克式建筑,其风格和环境闻名世界。
    洋人嘴里所说的波西塔诺小镇在意大利南部的阿马尔菲海岸。那小镇之美是因为那些小巧的房子,沿海边环绕于山腰间,它们都涂着不同颜色,而成片成片的鲜花则点缀在整个山腰,使得那里充满了地中海的典型色彩——芥末黄、暗橘红、暖色的阳光则加深了它的深沉。倘若你走在镇上的一条条小路上,会如进入迷宫一般。信步前行,脚步的清脆回响都是美妙的音乐。假如你向山的相反方向行走,你迟早会看到美丽的沙滩。那是另一种美景:地中海的壮阔海面,天空澄清得不容得一丝杂质的蓝。沙滩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彩色的小阳伞、沙滩椅和游艇。蔚蓝海面上散落着点点的游艇白帆,犹如一串断了线的珍珠。意大利人有句谚语,说是“看一眼那不勒斯,然后就去死。”讲的就是波西塔诺小镇之美。
     中国人的美通常是含蓄的。中国人把最美的景象视为天堂。中国有两个地方被称为“天堂”,它们在苏州和杭州。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便是图释。
古人把苏州、杭州视为天堂,有其道理。那是农耕社会状态下的江南城市和人们追求最美最舒适的居住和生活之地。然而在工业化和现代化形态下的苏杭,已经不再有传统意义上的“天堂”式的那种美而舒适的景象了,一座座横七竖八的摩天大厦早已淹没了庭式的建筑,环流于街前屋后的一条条小河与湖面,泛出的尽是熏人的臭气和飘浮着白的、黄的、绿的塑料纸,马路上切不断的车龙冒着青烟,比蚂蚁还要多的行人相互间喘息里透着污蚀的气味和粗俗的语言,“天堂”已经不再。
    永联人复原了传统里的“天堂”环境,比如说苏杭古城里特有的排排沿河而建的青瓦白墙居屋,比如说那些迷人的小桥流水景致,比如说错落有致的院庭、别墅,还有紧挨宅前屋后的湖塘月色。但“永联小镇”之美有些连过去的苏杭也没有的美景,它们是小镇边成片成片的油菜花、成片成片的芦苇塘、成片成片的粉色桃花树和香飘十里的桂花林……这还不是“永联小镇”的最美处。“永联小镇”的最美处是因为它紧挨着长江。那一天,我站在永联村的渔业队船轮旁,眺望波涛翻滚、巨轮鸣笛、芦苇摇荡、鸟鸥飞翔的宽阔江面,情不自禁地起伏着胸脯,贪欲地一口口吸着清新而湿润的空气,仿佛五脏六腑得到了彻底的清洗。
     “啥叫天堂?这里才是天堂!”这是我由衷发出的一声感叹。
    我把目光聚集到永联村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这个小村子里所发生的故事,其主人公有我父亲那一代人的影子,也有我姐妹兄弟们所走过的足迹,它更是一部中国农民们依靠党的政策和自己的勤劳与智慧所创造的一部具有人类进步意义的“中国新乡村史记”。它让我一直沉浸在激动和兴奋之中,同时也带出了许多现实的深刻思考——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30710/16723.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万紫千红总是春

下一篇:让大海告诉你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