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文学 >

1976—2012我的野人生涯(完)

第四篇 冲刺迷魂塘

发表时间:2013-05-27 12:11 内容来源:中国报告文学网 作者:黎国华

第二十九章  

 那些被遗忘的中国探险家

96

当年鄂西北科考队的专家、科考队员,早已告老还乡,有的因殚精竭虑离开了人世,但有的和我一样,一直还在为揭开野人之谜顽强地奋斗。

1994年秋天,于工、于建和哥哥于军三兄弟在房县考察期间,好不容易找到野人线索。三兄弟经过与本次进山的组织者王方辰研究,决定由老二于工赶回北京购买热气球,利用热气球从空中追踪拍摄野人。那是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于工驾驶越野汽车离开神农架,经十堰市日夜兼程朝北京赶路。想着只要有了热气球从空中搜索,自己多年的梦想就可能变成现实,为了争分夺秒地赶时间,于工不分白天黑夜,一路风驰电掣地朝北京飞奔。第二天凌晨,当他驾驶汽车进入河南省境内不久,从前方不远处的岔道上,横空出世冲过来了一辆穿越公路的拖拉机。

由于遭遇飞来横祸,刚刚39岁的于工,转瞬间就被魔鬼带到了一个静谧的天国里。于工带着自己的梦想,把他的魂灵永远留在了鄂西北辽阔的青山绿水间。于工不幸去世后,老三于建在一次试飞热气球的过程中,因发生意外故障也遭遇了毁容的灾难。从此,昔日的北京于氏三兄弟,只剩下老大于军一人,继续奋战在鄂西北群山中。

从28岁开始,一心一意跟着刘民壮教授在神农架考察野人的李孜,自鄂西北科考队结束后,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他辞掉上海静安区教师进修学院的工作,一边依靠在复旦大学任一级教授的父亲、母亲的工资维持生活,一边不断坚持到神农架自费考察。由于疾病缠身,在云南考察时因舍己救人腰椎折断,李孜直到60岁一直孤身一人,因为没有退休费,连生活也没有了保障。以至使他成了当年鄂西北科考队队员中晚景最凄凉的一个。

1997年1月12日,对于家住上海市中山北路的吴雪瑜女士和她的女儿来说,是个不幸的日子。当年鄂西北考察队队长刘民壮,在神农架历经20年的考察后积劳成疾,他带着对夫人和女儿的太多的愧疚,突发脑溢血离开了人世。1997年元月28日,在刘民壮去世16天后,他的夫人吴雪瑜女士给我写来一封信。她告诉我刘民壮教授临终前留下遗嘱:“希望死后能把骨灰撒在神农架。”

由于才华出众,1956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的刘民壮,被留在母校主讲达尔文进化论和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这位孜孜不倦,潜心研究学术的教授,直到快进入不惑之年,才成婚。就在他们年幼的女儿需要父爱,温馨的家庭需要呵护的时候,深山的野人勾走了他的魂……为了给人类发现一个生物界的新大陆,科考队面对学术界的极力反对解散后,他依靠自己的工资,连续9年利用暑假、寒假,与当年的李建、李孜,以及林区文联副主席尹本顺副研究等人,深入到神农架的宗峡等人迹罕至的丛林中探险考察。他淡漠了对夫人和女儿应该付出的爱心,没有给他们带去幸福和财富。他用自己的科学实践写完《揭开野人之谜》《中国神农架》两部专著就悄然去世。刘民壮虽然壮志未酬,没有实现揭开野人之谜的抱负,他的未尽事业充满希望。

97

1993年9月23日,湖北谷城801厂的王发先、黄先亮、钟美秦等10人,在神农架燕子垭同时目击3个野人;

1999年8月18日,太原市万柏林区中学党委书记李文秀等6人,在神农架凉风垭路遇一个野人;

2000年9月16日,湖北邮电报记者王泽义、韩黎辉等7人,在神农架白水漂路遇两个野人。

2001年10月3日,湖北黄石市工商干部朱洪涛、朱正浩等8人,正行进在神农架猴子石的高山草地,一个身材高大、直立行走的人影,突然从不远处的山坡上闯入了他们的眼帘。当8个游客辨认出山坡上的人影不是现代人,而是一个披头散发的野人时,朱洪涛、朱正浩等人一边激动地欢呼着“野人——野人——”一边用手中的傻瓜照相机拍摄着远处的野人。人们的惊呼声使野人迅即翻越山梁逃走了,8个现代人满怀拍摄到了野人的喜悦,返回了山下。遗憾的是,他们的傻瓜照相机,只能拍摄清楚3米距离的人像,当他们将在相距百米的地方拍摄到野人的胶卷冲洗出来后,野人的身影在照片上只留下了一个芝麻大的黑点……

游客发现野人的报告每出现一次,林区人民政府都要组织有关人员,及时赶往发现野人的现场调查。林区党委宣传部新闻办公室主任罗永斌,因在工作中不断获取人民群众目击野人的报告,每当他在森林中获取一些野人的足迹、毛发等线索,他都会万分激动,坚定揭开野人之谜的信心。2003年6月29日,当罗永斌主任与林区邮电局司机刘杰等6人,乘坐在一辆面包车上,在神农架燕子垭的公路上,集体目击一个穿越公路的野人后,他不但立即下车进行了跟踪追击,先后四次和我一起到燕子垭等地考察,也从此把宣传野人和追踪野人当作他的神圣职责。有时,看见这个迷上了野人的林区宣传部干部,总是穿着迷彩服,背着行囊攀悬崖穿荆棘,似乎随时在期待野人的出现,我不但感到了中国的野人探索已经后继有人,从他的身上我仿佛也看到了我年轻时的影子。

2004年9月20日,林区下谷乡居民王奎,在神农架白水漂的碎石工地上,目睹了一个披头散发、身材高大的红毛野人追赶一头羚羊的惊心动魄的场景。

2005年9月15日,林区木鱼镇居民张家洪,在神农架红岩子,一次目睹了因相互呼唤而走到一起的两个高大的野人。

2007年11月18日,湖北襄樊市“越野E族湖北大队”穿越神农架的司机张建等三个游客,在林区向导王东带领下,正在穿越里叉河至老君山的一段护林公路。他们突然看见山坡上有两个准备穿越公路的野人。如果司机不停车,越野汽车兴许正好压死或者压伤两个野人。但随着司机张建“嘎——”的一声紧急刹车,等车上的四个人缓过神来,惊叫着慌忙地打开背包取照相机的时候,离越野汽车只有十几米距离的两个野人,因被疾驶而来的汽车吓得魂飞魄散,转眼间已窜入密林逃得不知去向……

游客频繁遭遇野人的报道,一次次引起社会关注后,国内的人类学家、考古学家们再也按捺不住寂寞了。国内一些早期从事野人考察的专家:原鄂西北科考队顾问——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善才教授;原鄂西北科考队穿插支队长——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人类学家周国新教授;原鄂西北科考队穿插支队长——中科院周口店北京猿人陈列馆馆长、人类学家袁振新副教授,都在年近古稀后,一次次亲临神农架,到野人出没的现场进行考察。

98

2007年元月,当一份由王善才教授等46位专家和有关领导签名,备受社会关注的《对组织中国神农架野人科学考察的意见》,上报党中央、国务院后,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分别及时作出了“要求组织有关方面专家论证,协商解决”等重要批示。一个80岁开外的老人——原上海远洋公司某海轮退休老政委、高级工程师邓执中,专门给湖北省政协主席王生铁写信,愿意帮助科考队员找到一个野人洞穴。原来,六十多年前,家住湖北竹山县的邓执中,在兵匪混战的年代为躲土匪,一次在带着妹妹逃进房县和神农架接壤的大山后,曾被一个野人群落抓进过一个高山的洞穴。妹妹被野人抓走后不知去向。已经在野人洞穴艰难度过五天的邓执中,为了活命历尽艰难才逃出野人洞。

如果拥有足够的考察经费和高科技考察设备,利用全球定位仪、遥感跟踪技术、将一些远红外摄像机、监控摄像头安装到野人出没区域。借鉴国外动物学家将动物摄像机安装在海豹、北极熊、飞鸟等动物身上拍摄动物纪录片的经验,只要有了麻醉枪,首先获取一个野人实体,将动物摄像机安装到野人身上,我就可以在世界上拍摄到第一部反映野人生活习性的纪录片。

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建章教授认为:“灵长类是森林的主人,哪里有森林,哪里就有灵长类。只要具有较大领域面积的生存条件,灵长类就不存在灭绝的可能。”免遭第四纪冰川破坏的神农架及周边地区,保存了地球同纬度最完好的亚热带原始森林生态系统,森林里有取之不竭的各种植物块茎、种子、干果、浆果,以及丰富的动物资源构成的食物链,使得具有杂食特性的野人,能像我们人类的祖先生活在原始森林一样生存繁衍到今天。野人是否存在,只能根据生物界的“适者生存、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自然选择”的进化论原理,取决于它们对生态环境的赖以生存的适应能力。

99

人类有追求真理的欲望。对于自然界的未知事物,只要执著地探索,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

1613年西班牙士兵巴特尔,随总督到安哥拉旅行。他在安哥拉的森林里发现了几种被当地人称作“大怪物”“小怪物”,以食森林中的树果为生,叫“庞戈”“恩济科”“博戈”的人型动物。他的这些发现被记录在了《珀切斯的巡游记》一书中。西方的探险家根据《珀切斯的巡游记》书中的记载,经过一代一代人到安哥拉的森林中探险,到1847年彻底证实被安哥拉居民当作“大怪物”“小怪物”的“庞戈”“恩济科”“博戈”是猩猩、黑猩猩、大猩猩等四种类人猿,人类整整历经了234年的历史。

西方探险家根据中国的民间奇谈,为了证实中国古书上记载的大熊猫、金丝猴的存在,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深入中国四川等地的原始森林探险,为世界证实了大熊猫、金丝猴、麋鹿等珍稀动物的存在。为了找到一种被称作“鸽子树”的观赏植物,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几次深入湖北、四川等地的深山密林探险,历时12年,从神农架等地搜集到被称为中国鸽子树的珙桐,被称为“高傲的玛格丽特”的黄花杓兰,被称为“华丽美人”的绿绒蒿等四千多种植物标本和一千多份植物的种子带回了英国。威尔逊的探险经历和他在神农架拍摄的各种珍贵照片,也永远收藏在了美国哈佛大学博物馆。

在我的人生里,我梦寐以求的是能像当年我与郭跃华拍摄中国第一部金丝猴纪录片《神农架金丝猴》一样,也把森林中的野人拍摄成《神农架野人》纪录片。为了在我的祖国找到第一个愿意帮助我实现人生梦想的资助者,我一直通过电话与王善才教授联系。2009年11月21日,以贾天增、韩永、王善才、陈连生等人为发起人的“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在武汉成立。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原湖北省政协主席、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名誉会长王生铁,在研究会的成立大会上说:“我曾亲自到房县的大山中,访问过野人目击者殷洪发。在我们调查落实的380多个野人目击者中,不但有工人、农民、教师、学生、科考队员,地方领导干部,还有许多解放军指战员和将领。在这些野人目击者中,也有一些与野人搏斗过,甚至被野人抓进山洞共同生活过的人。揭开野人之谜,对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有深远的意义,其科学价值是无法估计的。这将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张大名片。不继续组织对野人进行科学考察,我们这代人活着的时候,就没有尽到责任。”

随着中央电视台拍摄的《中国神农架野人考察报告》五集专题片、湖北电视台故事中国栏目拍摄的《野人寻踪》五集专题片反复播放,西方人为了找到中国民间奇谈的野人,世界各地的人类学家、生物学家、探险家及各种传媒记者数百人,先后到中国找到我,希望通过我发现和证实野人。然而,因为我没有高科技考察设备首先证实野人的存在,使我为之奋斗终生,希望为世界揭开野人之谜的梦想难以实现,这是我的人生最大的遗憾。

100

经过三十余年的野外探险,数十次遭遇大难不死的危险,我这个当年的小知青,早已成了伤病缠身的老知青。但无数次发现野人,已使野人与我的魂融为了一体,野人的身影已从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知道自己已经疲惫不堪,要找到野人越来越困难,能在森林里听一听野人的呼唤声,我仍会激动不已。

有时,我漫步在密林深处,一想起我这辈子,都把爱心无私地献给了伟大的自然,却没有报答生我育我的父母的深恩,我也会感到无限的愧疚。

有时,我漫步在高山之巅,却仿佛在朦胧的云里、雾里、山野里、林莽里,又闪现出了那些为了寻找野人,在神农架辛勤奔波多年的黄万波、袁振新、周国新、王善才、李建等专家学者们的身影;又闪现出了那些曾走进过我的生活的:鄂西北野人考察队的队长刘明壮教授,孟庆宝政委,以及李孜、樊井泉、袁裕豪、胡振林、于军、于工、于建、尹本顺、任传江、罗永斌等科考队员的身影一一浮现在我的脑海……我投身在群山的怀抱里,缅怀华夏祖先神农氏,怀念当年的科考队的同伴,为了纪念那些被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遗忘了的中国探险家,有时我也会情不自禁地哼唱自己的歌谣:

古老的传说,神秘的山哟,

神秘的山中,来过古老的人哟。

搭架采药遍尝百草,

济世救民美名扬,

炎黄的祖先是古老的人哟。

古老的传说,神秘的山哟,

神秘的山中,有古老的人哟。

神出鬼没来去匆匆,

迷雾重重难寻觅,

深山的野人是古老的人哟。

古老的传说,神秘的山哟

神秘的山中,来了寻梦的人哟,

攀登高山穿越密林,

丛山峻岭苦追寻,

炎黄的后人是寻梦的人哟。

古老的神农,寻梦的人哟

群山留下他们的魂哟。

前赴后继不畏艰险。

追寻梦想不回头,

他们的身影都化作了云哟……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30527/16711.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