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报告文学 >

中国,有一座古都叫大同(锐见采撷)

发表时间:2013-01-31 09:23 内容来源:中国报告文学网 作者:聂还贵

打开中国历史通鉴,有三个王朝被严重忽略:北魏,其遥远背影及其史料的或缺,与大唐的荣盛及其身影的清晰,遮蔽了她的奇异之光,模糊了大唐与她的源脉承袭;北魏之外,一个是被唐朝华丽盛装挡住视线的大隋帝国,一个是被清朝长辫抢了风头的大明王朝。

“汉唐中国”,一个简单化的非科学的概念,是对历史的一个误读。秦汉中国与隋唐中国,实为两脉迥然别异的文明与文化。秦汉文明是纯度很高的大汉文明,隋唐文明却是胡汉交融的新型文明。

版图伸缩,政权延更,都不足以代表民族融合最后解释权。惟有文化,尤其核心价值观的趋向认同,才是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的终极力量。

中国现存最古老四合院,不在北京,不在西安,也不在洛阳,而在——大同。大同四合院仿佛一宗西风落照、尘烟浮动的古旧“档案”,里面深藏着“北魏平城坊”极为丰珍的历史文化信息。

全球化内涵应当包括多元化,多面化,多极化,多维化,多样化,多向化,多态化,多彩化。否则,全球化就会走向人们良好愿望的反面,演变成一个背离人类意志的短命畸形物。

多姿多彩的全球化,一定是人类向往的大同世界——多样性就像各国的国旗异彩纷呈,和美性即是人们呼吁建立的世界新秩序。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结构的。宇宙内每一种物质都是活的,就因为有一种节奏在里面流贯着。现代化的节奏日益加速,仿佛我们活着就为一个字——“快”,以致于沦为速度的奴隶。

文化隐形,无处不在,一如花香弥漫于空气。一个人的文化,常常通过其以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核心而形成的观念形态与行为方式表现出来。

人类发明创造的物质成果,谓之文明,而文化则是文明成果里的声息萦回;文化非指文化知识,却是知识的升华与结晶;文字以及文艺文学作品,是技术层面的可视物质,皆属文化产品。文化产品无法等于文化,一如中国古代哲学家关于物象白马与意象之马的区分。

人与一般动物之间质的分野,在于人是文化动物,其他则是自然动物。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佛,深层次破解,是外来佛教文化同本土儒教、道教文化碰撞而擦燃的火花;是自佛教传入中国以来,儒教、道教联手与之第一次公开交锋,扬眉亮剑。

北魏汉化主旋律与历史洪流走向相一致,却也有剑走偏锋之疑。作为象征汉化成果的云冈中后期造像以及洛阳龙门石窟,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包含和沉淀了雕刻艺术丧失的代价,失去了北魏“原生态”神采和韵味。

创新一词高频率出现,灿然若一颗莹蓝之星。创新与发明一样 ,皆为行动而非目的,其目的正如哥白尼所说,“勇于探索真理是人的天职”。探索所得不一定即是真理,真理需要时间和 实践检验,所谓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检验的标准确然:是否有利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我们不可能超凡,但可以脱俗。生命无法不朽,却可能创造不朽。

汉晋南北朝时期,中国西部与北部有两大文化熔炉通红炽烈。一座是以敦煌为标志的西域文化;另一座是以云冈为见证的平城文化。

地球是一个巨大生命,其水脉犹人之血脉,其造水功能如人之造血功能。人类采掘地球里的所谓金银铜铁,无异于伤及人体的红血球白血球。

儒释道各有其旨,却又相通互补。儒以治世,佛以修心,道以养神。

李约瑟之谜:为什么工业革命没有出现在古代文明先进的中国,却发生在了当时文明相对并不发达的西方?答案:“道法自然”的中国,压根不会将自己的生存快乐,建立于大自然痛苦之上,搞什么“工业革命”。西方价值观孵化的工业革命,锋芒直逼大自然,暴力索取,贪婪征服,带给生态环境以累累创伤。而中国,奉“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为宇宙大观,追求天人和美,对大自然充满温暖和煦的人文关怀。

基因可分三条脉络:父母生理基因,所谓DNA;地理基因,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养一方花木;精神基因,即集体记忆,包括民族传统记忆,家族传统记忆,宗教信仰记忆,时代影响记忆。

人拥有三重生命:灵与肉以及文化生命。肉体的物理生命(坐卧行走的形体);灵魂的精神生命(包括意志和思维);文化生命(能动的文化,让生命升华到自觉的界面)。人的三重生命,通过母亲脐带,传递着蓬勃与永恒。

伴随佛教传播以及佛教本土化成长起来的僧侣文化,是中国文化一道涌流。所谓僧侣文化,一是指高僧智侣学佛习禅,化之以文,构成一族另类的文化精英群;二是僧侣们的文化行为包括崇佛传教,贡献着独特的文化创造。

被尊为中国现代派小说奠基人之一的施蛰存,对“中国”的理解,未免失之于偏颇;而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在《中国历代政区概述》一文前发表的“声明”,又是怎样地带了偏见与对历史的不公……

城市化方兴未艾,狂飙突进,传统意义的乡村正从地平线上一撇一捺地抹去,田园牧歌渐行渐远为永远的记忆与童话。

一篇优秀文学作品,不在于描写出生活中发生了怎样的事件,而在于所描写的事件里发生了怎样的生活;不在于塑造了生活中怎样的人物,而在于所塑造的人物身上发生了怎样的生活。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独特价值,每个时代的价值必然受孕于这个时代的价值取向。最有价值的时代,绝不会取媚权力、财富和刀剑,而一定以思想、科学、艺术为追求为价值取向。思想、科学、艺术价值,是一个时代高度的标志,是彪炳千秋的黄金文明。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30131/16208.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