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马瑞芳教授为青年作家于霄牧《圣彼得堡·雪》作序

发表时间:2012-10-17 13:37 内容来源:中国报告文学网 作者:马瑞芳

徜徉在彼得堡古老土地上

于霄牧的“文集”交到我手里时,我曾想: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到俄罗斯学油画,业余写点儿散文诗歌记者采访,会有多大成色?

看第一篇文章《追寻陀翁的灵魂》第一句话,顿生亲切之感:

“费多尔·米哈伊洛维奇,我来了!”

多数中国读者不知道这是称呼哪位?有些俄罗斯文学知识就知道,这是跟《罪与罚》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对话呢!俄罗斯人对话时称呼对方“名字+父名”,不直接称呼姓。费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并称俄罗斯三大长篇小说家。俄罗斯朋友如果知道中国读者对三大长篇小说家称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屠格涅夫肯定啼笑皆非,就像中国人听外国读者叫《红楼梦》作者“老曹”、《聊斋志异》作者“老蒲”一样。从这个称呼看,于霄牧已入乡随俗,被古老俄罗斯潜移默化,接受远不止绘画、却是画好油画必须的俄罗斯文化艺术全方位滋润。

半个世纪前,我也经常面对“名字+父名”称呼。每天天不亮就在荒原似的山东大学新校“校园”背俄语。俄罗斯文学是中文系必修课,我像走马灯样在校图书馆交换俄罗斯文学作品,爱死了普希金、契诃夫、三大长篇小说家,向往俄罗斯风景却没机会目睹,若干年后干脆在长篇小说《天眼》派女主人公赴苏联留学,写论陀思妥耶夫斯基副博士论文。前些年我去过前苏联摩尔多瓦和乌克兰,却更惦记俄罗斯古老文明有没有被流行文化和网络世界破坏?从于霄牧笔下看到,彼得堡依然古老,依然苍茫,没被“现代化”化了,颇感欣慰。

霄牧在彼得堡学油画,画了些什么?不得而知,倒是俄罗斯文学巨匠足迹和俄罗斯古老文化不断呈现在他的青春文字中: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这座城市最浓郁的氛围,两处居所在此,《穷人》诞生于此,地铁站用他命名,书城有著作专柜······霄牧想像陀翁会像鲁迅《夜颂》写的悄悄潜回爱恋的世界,直面矫饰的人类,敲响反思的警钟。

在赫尔岑的校园踏着铺散满地的黄叶,思考人生意义······

涅瓦大街上有普希金决斗前饮尽最后一杯咖啡的糖果店·····路是正方形碎石铺成,“想必又是建城之时彼特鲁沙的作品”。······

在彼得堡乡居木屋,回想班德瑞的《春野》,幻想聊斋女鬼宦娘或聂小倩,喝酒(该是伏特加吧)直喝到“难道要树扶我们回去么”,半夜带着半肚子酒意到度假村外逛,同行居然在俄罗斯树林发现了中国传统音乐《寒江残雪》······

聆听彼得堡音乐学院音乐会,随着钢琴声,仿佛在初夏的彼得堡庭院中散步,小号的声音浓丽得像划破暗夜的朝霞,而大提琴的音声如朝雾层层密密······

俄罗斯水彩画家诺维茨基竟会有逸气的东方人品相,看他的画作,心情竟像著名俄罗斯歌曲《凋零的枫树》,和相知朋友交流着躁动不安的年轻人特有的迷茫、寂寞、惆怅······

各式人物给年轻画家带来不同人生况味,霄牧被这些生命轨迹感染着:

善良的俄语老师有颗纯真孩子般的心,抛开自己的老病,鼓舞急需指引的中国学生,自己抽烟却劝学生不要吸,学生没戴帽子也要管一管,“他说箫玛,你只有一颗脑袋对么?你应该保护它,你应该戴帽子。”在课堂上通过劝中国同学借字典,解释什么叫“善良”?“维奇斯拉夫·维克多洛维奇,如果还有来世,我一定还做你的学生。”

钢琴家李云迪告诉霄牧:我在彼得堡举行肖邦作品音乐会,是因为对家乡祖国的思念是人类最宝贵的感情之一。我想通过演出勾起我们的思乡情怀。好的文化总有人向往,能够追寻热爱高雅艺术是人生的缘分和福气。

骑摩托车周游世界的陈良全告诉霄牧:现代人追求物质,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人最重要的是幸福,幸福最重要的是健康和自由。

彼得堡的中国学人,不管已担任大学教授、孔子学校校长、华人协会主席,还是研究生、本科生甚至预料生,都向霄牧敞开心扉,叙述他们的思索和追求。

霄牧担任俄罗斯龙报记者,大概原本是谋生、减轻父母学费负担一着棋,其实这个“职务”对开拓视野、增进知识,远比区区稿费重要。

看过两百多页打印稿,我的印象是:二十来岁的于霄牧已经相当出色。

他好学,不仅学油画,还学俄罗斯文学、音乐,更喜欢做哲学思考且变成警句:人生是场长久旅行,人活着,像野花野草一样,只是生命实体在自然界中的印证。朋友们都是孤独的,“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久违了的阳光,像是褪了色的诗句”,“初春的每一缕阳光,都是为你饯行的美酒”·····

他勤奋,凡有意会,必然诉诸文字,如《伪弥赛亚的手书》组诗注明写作时间地点:“深夜,涅瓦大街”,“彼得堡公交车中”,“彼得堡----普希金城列车中”,“北京费家村画室”。

“好学”和“勤奋”是年轻人成功的必要条件,也是成为好作家的必须条件。好学会为未来打下坚实基础,不至于成为光辉一时的流星;勤奋会使人抓住别人抓不住的机会。作家灵感有时会稍纵即逝,俄苏文学曾流传这样一个故事:马雅可夫斯基想表达对某女士的爱怜之情,找不到合适句子,睡到半夜,梦中想到:我爱护你,像战争中失去一条腿的战士,爱护唯一的一条腿。睡梦中跳起来抓起支笔写了“一条腿”再回去睡。第二天马雅可夫斯基起来,看到字条,想了半天才想起睡梦中的句子。

雨果曾感叹:青春都叫年轻人浪费了。看于霄牧“文集”,我想,这个年轻人没有虚度光阴。最高兴的应该是他的父母,这孩子并没像某些孩子一样只是出国混个文凭,更没有像某些孩子那样,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在国外胡作。他确实在好好学习,必然会天天向上,虽有点儿我们过去批的“小资”感伤情调,但他的前途无疑是光明的。

2011年2月25写于山东大学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1017/15661.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