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报告文学 >

从山沟里走出来的中医药发明家

发表时间:2012-07-23 17:03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吴狄

据医学介绍,慢性咽炎、鼻炎,临床称之为“非特异性组织性的鼻炎咽炎”。专家称,如果用常规疗法治疗,不会取得好效果。结论是:鼻炎是一种顽症,不可治愈。近些年在工业发达的珠三解、长三角,由于空气污染的原因,鼻炎有增无减,其势有重无轻。据有关专家称,全国慢性咽炎、鼻炎发病率高达87.3%。

我国从古代开始,人们就开始了对鼻炎的诊治,进行了形式各异,丰富多彩的研究,以至形成辨证分型论治的鼻炎治疗派系。如周氏家族,用玉屏风散合甘草干姜汤,治疗脾虚型的诊治疗法;吴氏家族,用小青龙汤合玉屏风散化裁,治理脾阳虚弱型的诊治疗法;王氏家族,穴位贴敷的诊治疗法;李氏家族,以止嚏号,治以温阳益气、祛风止嚏的诊治疗法;徐氏家族,用益气汤加减的诊治疗法;吕氏家族,用真武汤加味的诊治疗法;张氏家族,用小青龙汤加味的诊治疗法;陈氏家族,用大青龙汤加味的诊治疗法等等。而这种种具有特色的鼻炎治疗,汇集起来,便是一部部如诗如画,如梦如幻,形神各异,出神入化的医学史诗。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鼻炎诊治文化。

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开始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思考问题,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寻求对鼻炎的治疗方法,从而拉近了与现代经济的距离,呈现出多样化的鼻炎诊治疗法。如纯中药的辨证治疗法;中西结合的诊治疗法;传统中医针灸的现代诊疗法;现代顶尖科技的激光诊治疗法;西医的手术诊治疗法;低温等离子微创诊治疗法;冰冻铺疗诊治疗法;科学饮食诊治疗法等等。但对鼻炎的诊治仍然无法写下一个完满的句号。对于鼻炎的治疗与科研,仍是现代医药科学的一个不可或缺的课题。

冯光兴,这位70年代初的高中毕业生,他那1米70的个头和80公斤的体重,在我们南方也可谓是一个大个子了。他脸上的坚毅与朴质,执着与坚定,镌刻着他从乡间走来的历史,他那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个人经历,记录着他那乡镇中学的终极学历。在一些人的眼里,他的学历,他的人生经历,注定了他的一生将是平庸的,先天就注定了不会有大作为的。

可能是世代在乡间经历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痛苦,也可能是自幼身处在贫困的群体中,人们对疾病缠绕而发出的疾呼,从而深深地激发了他对医学的追求。于是,70年代初期,当改革开放大潮席卷全国时,他便毫不犹豫地离开教书先生的岗位,开始了求学从医的漫长道路,一个人类根治鼻炎顽症的实践,一部关于冯氏家族征服鼻炎顽症的全新历史,开始在冯光兴的手下书写了。

冯光兴从医40载,他用自己发明的纯中药制剂——鼻炎一剂清,对患者进行诊疗。干燥性鼻炎,一次性治好率90%,二次性治好率达到9%。从而使近10万的鼻炎患者带着痛苦而来,和着轻松愉快的步伐而去。冯光兴以其独到的胆识与智慧,在名医专家一统天下的天地里,孤军奋战,将自己发明创新的新药,力压群雄,贡献给广大患者,从而把这个传统固有的偏辟山区搅动了,开拓了人类征治鼻炎顽疾的新纪元。他的出现,使充满世俗与偏见的人们,开始从中国的版图上极力地搜索着廉江这个名字,点击率在直线地上升。人们不知疲倦地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去寻觅冯光兴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世间奇人,从而为廉江这块热土添上了浓浓一笔。

一剂清,终结了我30年鼻炎的历史

我的鼻炎已有30多年的历史了。为了这个讨厌的顽疾,这几年我不得不辗转在省、市、地、县等名牌医院中,但鼻炎仍越发不可收拾。由于鼻炎另加过敏并发症,所以形成了一个鼻炎、咽炎、感冒“三位一体”的疾病群,睡觉时总要带着口罩,蒙着被子睡。否则鼻孔发酸,咽咳接踵而来,感冒就要降临。有时打起喷嚏就如一枝冲锋枪在向外扫射,持续半个多小时不间断。曾经有过连续一个多月的持续性感冒,造成虚脱,神志不清,耳朵里嗡嗡发响,这就是以鼻炎为源头造的孽。最近听到一位邻居说,廉江市的同留管区医疗站,有一位专治鼻炎的医生,对根治鼻炎有一套中医药祖传,并具有药到病除的效果,于是冒昧一试。

从广东的廉江市通往禾寮镇的乡间道路上,虽没有了当年的狭小与崎岖,但那6米宽的水泥路面连同两边的黄土铺垫,所以车辆所到之处,仍免不了飞扬的尘土。站在那个“Y型”的路口,便是当地四镇的交汇处,也被称为 “镇四角”。而朝西的方向便是本地廉江市塘蓬镇同留村管理区所在地。在那“Y型”路的周边,座落着几间七零八落的砖瓦结构商铺,看不出什么市场氛围。从风水先生的角度看,这自然是一片平庸之地,因此出不了人才和造就富贵。但你错了,听说中国公路两旁油站加油机的发明制造王子——黄先生便降生于此。

根据路人介绍,我依着那“Y型”道路西行,走过了一段“S字型”的路段。在道路的转弯处,在两棵弯曲树木的遮掩下,隐隐约约地露出两条木桩支撑着瓦面的门柱子。走近一看,这分明是一间过旧的商铺。为了扩大店铺的面积,主人分别在主屋的前、后、左、右四个方向,按160度角的斜度向外增搭,四周全是用木桩作支撑。屋的左则在增搭的瓦屋下,停放着一辆小巧别致的小轿车,据主人介绍,这是为着出诊而专用的,使我第一次领略到了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滋味。当我弯着腰探头向里观看时,门额的左上方挂着一个“塘逢镇同留管理区医疗站”字样的招牌,这也算是唯一的广告了。

当我俯身钻进这间平庸的乡间医疗站时,这里的一切家具均由铁钉加木板做成,如中药架、办公桌、办公凳、接待室等。右边增搭起来的那个正方型的内室,周边摆着几张凳子,依着墙体而放着,旁边放着的两支水烟简,隐约看到吹烟时喷出的堆堆烟灰,看样子平时到这里的人不在少数。进门的右侧停放着的一张竹椅,也许是唯一的病床了,扶手两边留下的汗渍黑溜溜的有点发亮,这也许是人多和长久使用的缘故。

正门处,一张靠右停放着的办公桌前端坐着一个人,他背靠墙体伏案在桌面上,正全神贯注地审视着桌面的什么。依我的猜测,他便是这里的主人了。他红润的脸上,书写着安康与幸福,那耿耿有神的双目,书写着专注与睿智。客人来了,他连头也不抬地专注着。

“请问有一个专治鼻炎的黄医生是你吗?”我不解地问。

“专治鼻炎正是我,但我姓冯,这里没有姓黄的医生”。他不冷不热,不快不慢地回答着问话,没有半点打招呼的样子。

专治鼻炎的黄医生是别人对我介绍时得来的,也许可能有误。当我举目向道路两旁打量时,道路两旁除三三两两的商铺外,再也找不到其他什么医疗性质的商铺了。

“如果你不信可以打电活问清楚再说。”当我处于半信半疑时,主人以自信的口气回答道。

从我的到来到主人的答话,始终头也不抬地伏案在桌面上,全神贯注地审视着桌面上的东西。也许是过于专注,也许是返璞归真,还本来的“自我”?从他的神情,看不出丝毫的高傲与怠慢,平淡中显得实在,就连墙面上张贴的东西,除用镜框表好的医疗站岗位责任、服务准则外,再也找不到任何其他东西。而与其他个体医生什么华佗再造、九阴真经、峨眉山真传、妙手回春等等不同这里连一张“奖”字号的张贴都没有,反而使我踏实了起来。

约等了三分多钟,主人仍没有任何表示,我看到桌前放着一张凳,便顺势地坐了下去。

“我的鼻炎已很长时间了,辛苦得很,我是亲自来找你治疗的。”看着主人头也不抬,我终于开口了。

这时主人仍头也不抬地专注着。约过了一分钟,他脸也不打个照,便突然把手伸向了抽屉,取出了一支手电筒,径直地用手电往我的鼻子照了个遍,后说:“左右鼻道均有充血发炎,右边的比左边的重,鼻中膈向右偏曲,有过敏性鼻炎,鼻息肉”。话语间平和,肯定,没半点可能可能之类的东西,表现出行家里手的技能。

这时我看到桌面上那个直劲约4公分的园型碟子上装着许些药粉,估计这是医治鼻炎的真家伙了,分明是平时配制好了的。这时医生挤上些药膏,拿起了一支棉纤在那园型的碟子里拨弄着。药膏是作为药粉的粘合物还是消毒之用?我不得而知。搅拌完后,他用棉絮蘸着药物,然后指向那一张黑溜溜的竹椅对我说:“你坐在这里吧,我给你上药”。他的话语与动作干炼而直截,连一个多余的话语与动作都没有,表现出主人踏实而干练的办事风格。

当我顺势坐到竹椅时,医生左手拿着粘满药物的棉絮,右手拿着一个医用的钳子,把上好药的棉絮往我的鼻子塞,钳子把塞上的棉絮用力地往里塞,尽可能使药物与鼻孔内壁紧贴着。

哇!药到之时,鼻子的神经系统如鱼群被赶进了绝路一样而活蹦乱跳着,我这个平时没有流过眼泪的硬汉,顿时眼泪顺着两颊潸潸而下,鼻子被塞得严严实实的,一时觉得鼻翼煽动,胸闷,心跳加剧,于是我急地张着嘴在呼呼地喘着气,双手紧紧地抓着扶手,两眼在紧闭着。

“不要紧,过了20分钟就好的。”医生用安慰的口吻对我说。

我闭着眼在默默承受着魔鬼摧残的这一刻,并不时地迷开双眼朝着前方墙上挂着的钟看去,巴不得尽快结束这魔鬼统治的20分钟。当我在默默忍受着的时候,仿佛在隐隐约约中感受到药物与病灶发生着撞击,似乎有东西在微微地流动,痛苦中略有一丝儿的舒服。

与我同时到此求医的,已有十多人在此等候,使医疗站那仅有的20多平方米的空间,立即被挤得严严实实的。他们中有的是其它方面的疾病,但大部份是鼻炎患者。这一天恰逢是星期天,冯光兴的两个儿子同时出现在诊疗的现场,与他的爸爸一起,为鼻炎患者进行诊治。有一个约十岁的小孩,出生没多久就患了慢性鼻炎,药到之时,立即发出了哇哇的叫喊,约过了几分钟便安然无事了。

人说度日如年,我这20分钟也感觉到了漫长。当医生用钳子将鼻子里的药棉絮取出来时,棉絮中的药剂伴着如血丝一样的东西。医生告诉我,前十天可能会感到有点不舒服,以后就慢慢舒服了。这时他向我递过一张他本人的卡片,他姓冯叫冯光兴,是广西英桥人,高中文化,到这里已30多年了,也算是一个老地头了。

由于我是从事企业文化拓展工作的,出于职业的本能,向医生了解些与本职工作相关的事儿。

“既然是祖传绝招和药到病除的新技术,为何不向国家申报专利?”

“我几十岁了,还图那些做什么?我只求实实在在地为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情。”

“我可以为你立项,向国家申请扶持,一经批准,国家的扶持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难道你就不想过吗?”我在不解地问。

“几十万、百万当然可观,但你不知道个中的艰难性。”他的脸立即露出了难色。

个中的艰难我当然知道。以他目前的设备条件和环境,要走正规化的医疗道路确需要走一段很长的路。光是申请国家医药生产许可证,就要过五关斩六将,更何况项目立项,项目鉴定,专家评定等层层过关,光是硬件的建设就要投入不下千万。而目前医生本人从实效出发,利用独家技术为人民服务,积少成多确是一个具有个性化的经营模式,更何况祖传秘方的保密性问题,企业越大失密就越快,就无所谓秘方了。所以在中国以至世界,所谓祖传秘方大多都是在较小的规模中前行的,这就是所谓祖传大不起来的根本原因。眼前医生本着踏实做事,样样亲力亲为,保持了极高的医疗效率,的确令人敬佩。

仿佛这里的一切都是祖传的,医药的配方、设备、具械以及运营模式,都是原汁原味的祖传,一点装腔作势的味道都没有。

“以你目前的技术,治好率达到多少”我在问。

“一般鼻中膈不弯曲的情况下就好办得多了。如果出现鼻中膈严重弯曲就麻烦点。”他没有作出100%治愈的肯定,证明医生是一个很实在的人。

在我到达这里的一个小时左右,人流接连不断,成人、小孩、男的、女的相涌而至。一次性根治鼻炎这个不治之症,在正规医院看来,动不动就是千元以上的付出,但对鼻炎仍是无动于衷,在这里只需基本的医药付出,就能够达到一次性根治,简直是天壤之别。

离开这个医疗站约一个小时后,刚才还在难受的鼻孔开始了通透,呼吸开始了畅通。当我承坐在返回广州的班车上,仰躺在那个50公分宽的床铺时,对着缓缓吹来的空调冷风,鼻子没有一丝儿的感觉。并越来越舒服了,难道真的药到病除?我真的等待着奇迹在我的身上降临。

最终不到20天,只用了一剂中草药的辅贴,便终结了我这个30多年鼻炎患者的历程。现在重新回想起自己对鼻炎的求医过程,真的要感谢这位药到病除的民间奇人。

学徒生涯,他的创造力令名师感动

清晨,迷雾弥漫着这个僻静的山村。闻鸡而起的人们,踏着雾霭铺盖的蒙蒙大道,背着笨重的农具家杂,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彻夜未眠的冯光兴,索性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独个地端坐在门前的那一张板凳上,朝着通往前方的茫茫大道,发呆似地在那里张望着。父母体弱多病,求医无门;半身不遂的三叔公,终日卧床不起。他突然有了大胆的一个想法,他要学医。

也是他三生有幸,刚好有一位仰望已久的医药大师已降临在家乡这块土地上。大师姓阮,叫阮明新,现任某地级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医科大学毕业,再加上抗美援朝救死扶伤的赫赫战功,早就在社会上栽下了一棵学术与权威大树。但是,面对文化大革命和乱打乱杀,这位家庭背景不好的阮院长,最终由于历史背景的无奈,被以支援贫穷山区为由,下放到边缘地区去支医。据说,最终回到家乡,是领导决策时征求了他本人的意见后才作出的决定,其实是一种变相解职,是当局给自己设计了一个台阶下。

阮院长不会忘记,自己成为一位医药大师,完全得益于家乡这块热土。于是一经回到家乡,便如出土文物一样被家乡人把他抱在怀里。经济困难的情况下,由家乡出资,在镇上办了一家门诊,由阮院长全面主管。说到底,他是带着一种负罪感回到家乡,报孝家乡父老乡亲的。因为在当时背景下,大地主,就是剥削贫苦人民的罪人,现在就要用自己的双手,去洗脱家庭背景可能给家乡父老栽下的历史罪名。

阮院长,自幼离开了家庭,出门求学与参加革命。因此,历史上的家庭与民众可能造成的对立,与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再加上求医心切,许多人不惜千里来叩响了阮院长的大门。人们天天在这里排着队,等候着阮院长的精心把脉。

冯光兴经哥哥介绍,要拜阮院长为师。这天,他和哥哥来到医院找阮院长。

医院那个约60m2接待大厅,依次摆放在那里的行行排椅,早已是人满为患。护士们机敏地招呼着每个客人。几个抱在怀里的小孩,在哇哇地叫喊着,看样子正发高烧呢。院长就诊室门前,患者在那里按挂号顺序排着队。

冯光兴几次将头探进诊疗室,欲上前与阮院长打个招呼,但又不由自主地把脚步收了回来,以免落得个不良的第一印象。冯光兴根据哥哥的意见,只能改为晚上拜访了。

晚上9点,在集市上摆卖山货与农产品的村民们已开始收摊,拖着疲惫的脚步归家,喧闹的集市开始变得寂静。立在街道两旁的稀疏灯光,以其微弱的光束在向着人们指路。在哥哥的带领下,冯光兴兄弟俩终于叩响了阮院长的大门。在护士的引领下,进入了院长接待室。

在昏暗的灯光下,已是60多岁的阮院长,闪耀着智慧的双目,与对面坐的护士交流着当天的工作。看到客人来了,他立马起身迎了上来,一把手就紧紧地抓着哥哥的手说:“这就是你介绍的亲弟弟吧?”没等哥哥的回应,院长立即把手伸了过来,与冯光兴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说:“如果你不在意,你就过来给我一个帮手,我们开展合作,共同解决医学上的问题,为家乡人解除痛苦呵。医生就是一个如行走在高空钢丝的作业,面对群众的疾苦,要有一丝不苟和不怕苦的精神呵!”

“我是一个农村青年,辛苦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习以为常的事情了,只要阮院长看得起我,再苦再累我也心甘情愿。”接过了阮院长的话茬,冯光兴作出了如此这般的表白。

根据院长的安排,冯光兴暂时协助处理一些门诊内部的日常事务。看到年事已高的阮院长,冯光兴每天起得特别早,总是提前一个多小时,处理好门诊内部的一切事务,待院长起身了,就可以自主地处理患者送上门的医务。

院长虽然年事已高,但工作起来总是有条不紊地。患者一到,阮院长总是双目注视着每个患者,由患者详细地陈述着自己的病历与痛苦,期间院长频频地送去个个会意的点头,以示尊重对方的表白。然后检查。这一切,被呆呆地站在一旁的学徒冯光兴,深深地摄进了自己的脑海里。入夜,阮院长凑到学徒身边,对冯光兴说:“医者,首先要有德行,患者不分南北,贫贱富贵,必须平等相待。首先要对每个患者的病情与病历有个清楚的了解,然后结合医疗器械进行检验,给出一个准确的判断,才能对症下药,这是医者最重要的基本功”。自从冯光兴到这里以来,看到阮院长对患者的次次精确到位的诊疗,使门诊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从而铭记了作为医者的崇高责任,这也许是当学徒以来,冯光兴要过的第一关,现在自己的双脚总算踏进了这道门槛。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街上小商贩们时起时落的叫卖,不断地在空中漂荡,习惯于早起劳作的山里人,早已把自己的脚步踏进了这片能赚一些银两的集市。清理完内务的冯光兴,信手将门诊的大门打开。几个在那里等候多时的患者,便顺势踏进了门诊的内室。上午约9时,一个约80岁的老人,在老伴的搀扶下,左手扶着拐杖,艰难地向着门诊走来。冯光兴见状,立即上前扶着老人进入院长的诊桌前。正在处理就诊业务的阮院长,看到面前站立了一位老者,便立即放下手头的业务,把手伸了过去,拉着老人的手在椅子上坐下。院长发现老人一双冰冷的手在微微擅动,略带瘦削的脸面发青,话语表达颤动不清。从老的人表情,可以判断这是饥饿与劳累造成。于是阮院长毫不迟疑地叫冯光兴把老人扶进休息室,然后叫来护士尽快到街上要点吃的回来,先给老人填饱肚再说。经过半个小时的休息,老人终于恢复了正常,在老伴的搀扶下,又到了阮院长的桌前。经过一番诊断,老人患了肠胃炎症,院长立即给他开出五剂中药进行肠胃调理,再加些止泻药。院长却分文不收,并给了老人十元钱让老人坐车回去。

在阮医长主持的门诊里,诊疗过程中,对于一些生活有困难的患者,医药费、检验费全部免收。对此,冯光兴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从更深层次上领悟了医者先行德的深层内涵。这一必修课,对于冯光兴往后的基业奠定了扎实的医德基础。

这正是八月的一个暑天,在无情太阳的焦烤下,柏油路升腾着炎炎的热浪。行走在大道上的人们,迫不及待地加快着前行的脚步,生怕被无情的太阳烤成肉干。上午10时,一个中年的男子,在门诊的正前方,时而撑着腰,时而用力地扶着膝盖,一拐一拐地向着门诊的方向走来。进入门诊大厅,他用力地扶着椅背,弯斜着身体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向工作人员诉说着痔疮发作的痛苦。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病人进入了治疗室。脱下外衣的患者,只见鲜红的鲜血把内衣染红了一片。肛门的左侧,可见外露且半脱垂痔疮表面不断地向外滴淌着暗红的血,经检查可见长4.5cm 宽2cm的混合痔,看来得马上动手术了。当时治理痔疮的有效办法,是用一根绳子把主痔疮捆扎起来,断绝对痔疮的供血,让它慢慢地退化而得到根治。在院长的指导下,冯光兴开始了手术,当红绳一经对痔疮用力地捆扎,患者立即发出哇哇的直叫,脸颊上豆大的汗珠,如流水般地顺着两颊滚滚向下直流。但这样的痛苦,患者得熬过七个整天呵,且容易继发感染等多种病症。

入夜,冯光兴凑近到师傅的身旁,说:“院长,目前医治痔疮的这种方法过于原始,病人大痛苦了,不知是否还有既简便,又不至于痛苦的治疗方法?”

接过徒弟的话茬,院长觉得眼前这位弟子终于把问题触到了点子上了,几乎与自己的想法一拍即合。他若有所思地对着眼前这位徒弟说:“办法不是没有,你认真地读一读李时珍《本草纲目》,从中找出一个药方来,创出一条中药治理痔疮的新路子来。”

接过师傅交给的科研课题,冯光兴利用晚上下班的时间,全身心地投入到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去,以求在浩瀚的中草药世界中,寻找根治痔疮的最好办法。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是一部巨大的药学著作,五十二卷,190万字,载有药物1892种,医方11096个。作为初入门道的冯光兴,捧起药书,如滔入茫茫的烟海。但毕竟是师傅布下来的任务,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呵。于是在一个多月的夜晚里,终于找出了几十多种对痔疮起到治疗作用的药物。入夜,师徒俩将查找出来的草药进行分类,认为只要药物对痔疮起到了腐蚀作用,必然会自动脱落,利用中药治疗痔疮必是水到渠成,奇迹必然会在我们手中创造。

手捧师傅之令,冯光兴领着手下的两位助手上路了,如一个脱了弦的弓向着目标射去,顿时消失在茫茫的天地中,迈开了采药的历程。

位于广西防城港市境内的十万大山国家森林公园,园内原生性植被为北热带季雨林和季风带绿叶林,林内植物种类达1890种以上,动物种类有500多种,分布着完整的原始状态亚热带雨林,有着:无山不绿、无峰不秀、无石不奇、无水不飞泉的美称,因此被誉为是一个盛产中草药的王国。为了保护园内完整的森林原始状态,国家出台了禁止在此打猎和采摘中草药的禁令。冯光兴在当地的一个老人指引下,选择了一条小路,顺着小溪,从侧面进入了原始森林。原汁原味的森林被植,一下子把冯光兴的思绪调动到了极至,一些被认为早已消失的植物品种,在这里却比比皆是。他们利用《本草纲目》对于药物特征、品质、药味的描述,在现场进行一番认真地鉴别与摘取。为了防止由于时间与条件的变化,可能引起植物的变异,冯光兴对于每一个品种,尽可能采摘多样品,带回去与师傅进行借鉴。在七天七夜的采摘中,饿了,以干粮充饥,晚了就下山借助农居住宿,采摘的几十种药物,捆扎起来,每人就是一大捆,班车加涉步,经过三天的辛劳终于回到了家门。

阮院长出身于中医世家,自幼对中药就有所接触,对于中草药的鉴别自然有了几分功力。对门徒采摘归来的草药,根据临行前开列出来的清单,开始去粗存精,由表及里地进行精选,然后选择性地进行配方的组合。

中草药主源于植物。在植物的化学成分中,有的成分是共有的,如纤维素、蛋白质、油脂、淀粉、糖类、色素等。有些成分仅是某些植物所特有的,如生物碱类、甙类、挥发油、有机酸、鞣质等。中草药所含化学成分均为多类的混合物。因此需根据中草药所含的各种化学成分的溶解度、酸碱度、极性等理化性质,再用各类成分的鉴别反应加以鉴别。因此对于药物的鉴别,阮院长提出了如下原则:

根据各种草药成分的不同性质,选用适宜的溶剂提取,以保证等成分能被提取出来;检品提取液的浓度应足以达到药品反应的灵敏度;检品提取液的酸碱度(pH)值应不致影响鉴别反应中所需要的pH值,相差大时应先调节;提取液较深时,容易影响观察鉴别反应的效果,此时可适当稀释,或进一步提纯;鉴别反应时应注意防止多类成分的相互干扰,以免出现假阳性,或颜色不正等情况;在鉴别试验中,如鉴别反应的结果不一时,则应进行全面分析。

根据院长给出的鉴别原则,冯光兴独立地承担此重任,可见他在师傅心目中的何等重要地位。在取得一个初步结果后,再交到桌面上来与师傅进行商讨。

冯光兴在全面把握师傅给出的原则基础上,对一些关系到植物鉴别中的关键性环节,他总是先请教了师傅,然后按照师傅给出的方法进行操作。

他采用加热或矿酸试验的方法鉴别植物蛋白质、多肽、氨基酸的含量;采用缩二脲试验,测出植物蛋白质和氨基酸的含量;采用茚三酮试验的方法,则定植物的蛋白质、胨类、肽类及氨基酸的含量;采用药敏纸片扩散法,确定各草药对各病原菌抑菌性能及最小抑菌浓度等等。这些几乎在大学的专业课堂里才能获得的知识,想不到在眼前这位无名小卒的手下,却顺手拿来,运用自如。惊奇与羡慕,使阮院长另眼看待着眼前这位门徒。从此,手下的许多重大病情的诊疗,都亲自交给眼下这位门徒独立地处理。

根据师傅的意见,冯光兴研制出一个由十五种草药组成的治疗痔疮的药方,并根据每一种草药的性能与质量呈列出各种草药的剂量,送给师傅审批。院长经过一番认真的阅读,并依据痔疮对于药物的需要量,对其中的某些剂量进行必要调整外,原则上同意了冯光兴对药方的设计。

经院长签字,冯光兴将草药晒干,取来小型粉碎机把草药辗成粉状,然后采用手工研磨的方法,进一步将粉碎后的药粉研磨成粉末,以形成一个预药方,通过模拟目标病例,采用积累法进行测量,以减少偶然的误差。在经过量的增减,质的提高,药种的增补,在三个多月的试验→修改→试验→修改过程,一个利用中草药治理痔疮的中药,在师徒的合作中,终于面世了,捷报不断地传来。

采取这种中药药方医治痔疮,十天内痔疮自动脱落,二十天内疮口消除疤痕。与其它药物相比,此药物治理痔疮,成本低,无痛苦,周期短,付出少,见效快,无付作用,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于是在中国医药历史上,在冯光兴师徒合作下,创立了利用纯中草药根治痔疮的历史。而这一历史,汇聚了导师阮院长的一番良苦之心,同时记录着冯光兴这个名字。作为一个初出门道的冯光兴,以其过人的才智与胆识,虚心好学的精神,博得师傅的青睐,使他在那个有限的空间中,得以放开手脚一博,终于为自己的前程写下了满意的序言,为创立属于自己的门道走出了坚实的一步。

冯光兴,这个出道不足二年的门徒,就这样被师傅破格提升为门诊医生,享有独立的处方权。为冯光兴的展翅高飞创造了条件。

千锤百炼,炼出了九阴真经

1995年的一天,在冯光兴的学徒生涯中,有一件事使他终生难怀——与师傅生死离别。70高龄的阮明新院长患了帕金森病晚期,并发肺部感染,呼吸循环功能衰竭。阮院长没有呻吟,没有叫喊,在那里静静地躺着。这时他突然从微闭的双眼中挤开了一条缝,开始在眼前搜索了起来,然后抬起有点颤动的手向着冯光兴招了招手,示意靠近着他,然后用低沉而颇有几分内疚地说:“光兴呀,这几年让你受苦了,我走后你要离开这里,独创属于自己的世界,长期把自己圈在一个小天地里是没有作为的,知识永远属于勤奋好学的人,你是个好样的。”听罢师傅的一番话,冯光兴泪水顺着两颊潸潸而下。因为在自己的人生阅历中,是师傅给了自己的智慧与力量,在自己的血液里染红着师傅淌滴的鲜血。

在草草地给师傅送终后,怀着振兴中医药的雄心,冯光兴根据师傅的临终瞩附,决意独创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

在冯光兴充当学徒期间,由于师傅的博学与精湛才艺,广东的客源连涎不断地涌向这里。于是,冯光兴从大量接触的客人中,了解到广东是个广阔而有潜力的市场。因此,他决意在那里打桩垒炉,开创属于冯家自己的中医事业。

冯光兴到了广东、广西相连接的广东一侧的廉江市塘蓬镇。在草草地安顿好家人后,几个月里,骑着自行车,攀山岭,越田园,过山洞,跋山涉水,走家串户,开始了送医上门的江湖式医疗生涯。其实他是在观察民情,进行一次市场的火力侦察,用医药与技术沟通民心,实质也是一次大范围的自我推介,把自己的真本事亮给群众。通过这一次的大范围接触,有一件事深深扎进了冯光兴的心胸。

可能由于环境对人体的影响,可能是工业发展对空气污染的故缘,在他接触的人流中,鼻炎患者呈直线上升的态势,要求治疗的人越来越强烈。特别是工业发展较快的珠三角地区,鼻炎的患病率达87%以上。但在现有医药上,对鼻炎的诊治,均采取西药治疗的方法,如阿莫西林”,“千柏鼻炎片”,“鼻炎康”等等。这些含有千里光、卷柏、麻黄等成分的西药,人体服后,心力疲倦,神志不清、目眩等症状,因此有较大的副作用,使人们难以接受。同时对于病情也是一种暂时的缓解。

入夜,冯光兴根据群众提供的信息及市场的反馈,而陷入深深的思索中。医者的责任就是见病施医,为人民摘除病痛,否则有违于医者的基本职业道德。中国地大物博,中草药博大精深,何不走出一条中草药治疗鼻炎的新路呢?这一命题的提出,使冯光兴彻夜不眠,以求在庞杂的思绪中,理出一条中药医治鼻炎的脉络。

鼻炎是西医的病名。西医把鼻炎分为急性,慢性。而慢性鼻炎又有单纯性、肥厚性、萎缩性以及过敏性之分。另外鼻窦炎,也类似于鼻炎。其治法一般是见症治症,或者宣通鼻窍,或者消炎杀菌,甚或手术切除等等。由于西药的这种特性,是造成最终无法解除鼻炎对人本伤害的根本原因。而这点,中医治疗显然比西医更为高明与有效。因为中药治疗强调辨证性,这一点是西医不具备的。

而从中医来看,鼻炎一般称为鼻鼽、鼽嚏或鼻塞。中医在两千年前即明确地诊断了此病,并且提出了治疗思路和方法。但从历史来看,却无法找到药到病除的药方,这恰恰是历史遗留给我们的难题,需要给历史作出最终的解答。

冯光兴反复地思考着这样的一个问题:长时间鼻炎易引发鼻息肉机理,是由于长期变态反应及慢性炎症,使得局部淋巴及血液回流受阻,导致充血水肿,最终形成息肉,多数鼻息肉由此而生;而痔疮则是人体直肠末端粘膜下和肛管皮肤下静脉丛发生扩张和屈曲,使血液回流受阻而产生的柔软静脉团,鼻息肉与痔疮发病原理相近,都是因为局部充血、发炎血液回流受阻以及身体抵抗力低下等多种原因引起。两者的不同是:痔疮的面积广,范围大,而鼻息肉面积小而范围小,部位敏感度强。能否通过对痔疮药方改造的基础上,进行一番修改与补充,后授予精致化的炼制,使之成为治理鼻炎的药方呢?冯光兴如在茫茫大海的航行中,发现了一片新绿洲一样,思路顿觉清晰了起来。

于是他根据鼻炎的特性,对痔疮处方进行必要的修改,对其中的剂量进行必要的调整后,草药从原来的十多种增加到了二十多种,从而初步组成了一个鼻炎治疗的新药方。

他对鼻炎处方性能的设计,定位为:消毒,杀菌,抗炎,消肿止痛,通窍,消除增生皮肤、组织等。

冯光兴把选定的中药品种,先制成一个粗糙的模型,经过一系列的摸拟试验,通过试验→修改→试验→修改的不断往复,最终证明了鼻炎疗效的独特性。

在药物已经定位的基础上,如何制成一个由外用转移到内用?这其中既要突破中国传统中草药的制法,又能进一步强化中草药药性和独特的疗效。

冯光兴自幼爱读武侠小说,他对金庸笔下的那位形相清癯、风姿隽爽的黄药师赞叹不已。黄药师不仅身材很帅,而且到了花甲之年,依然萧疏轩举、湛然若神。他精通药理,每次上山采药,必尝百草和试百药,然后混合打碎泡茶。由此,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中药的精,在于采为我用,炼其精华,百炼成钢。

冯光兴借鉴古人对于中药的制造方法,决定采取熬制和烧制的两种制法,制出两种医治鼻炎的药物。通过这两种方法制药,使中药成份充分释出,然后通过溶液的充分溶解,使各种成分的中药,在统一体中,相得溢漳,共融共进,溶为一体。

采用烧制法制药。他先把草药配比成配方,晒干搅碎后,集中起来用火烧成灰烬,然后放入到清水中浸泡一定时间,取出来后,晒干成粉末。使用时,只要用棉絮加湿醮着,即可使用。经过这种方法制药,使各种成份在统一体中充分均化,草药中的毒性得到清除,药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采取煎熬法制药。以纯净水,把调配好的草药放到专用的制罐中,用火力进行煎熬。开始时用武火,沸后用慢火煎熬,制成药液,这样可以根据不同患者而分别地使用。熬制一个轮回就需要一个整天的时间。

制药,没有专门的制药厂和必要的设备,冯光兴就利用家庭住宿的底层那30多平方米的单间,作为专门制药厂。冯光兴的家居面积不算大,占地100平方米,四层结构。冯光兴有三个儿子,小的在校读书,最大的是镇医院的院长,许多医药理论均出于他之手。老二是中学教师,冯光兴的私人秘书由他担任,出台的许多文字资料,均出自于他的手。而两个儿媳妇均是医院的医务人员,家庭医院的航船就是在这样的背境下建立起来,冯光兴就是这个航船的撑舵人。冯光兴虽然是乡镇下的一名医疗站负责,但许多关键技术以及医务方面的相关重大事情,全靠家庭的智慧进行拓展的。

冯光兴的老婆刘英,今年50多岁了。由于熬制药物需要相对稳定和较长时间,所以很需要老婆去承担此重任了。为此,冯光兴先印制一个关于熬制药物的操作规程贴在墙上,经过一番简单的培训后,制药工艺全由老婆单独完成,自然充当了制药厂的厂长了。

冯光兴通过千锤百炼,终于炼制出了诊治鼻炎的九阴真经。冯光兴把亲手采摘与炼制的鼻炎药,称之为鼻炎一剂性。

有人统计,冯光兴从医40年,利用自己发明的中草药为鼻炎患者诊治,干燥性鼻炎一次性治好率90%,二次性治好率8%。湿性鼻炎,一次性治好率80%,二次性治好率8%,使近10万人带着痛苦而来,得以舒服地归家而去。

湿性鼻炎,由于特殊的原因,一次性彻底根治目前仍是一个探索过程。按照冯光兴的说法,在一个不久的将来,湿性鼻炎的根治,为期不会遥远。

一时间,人们开始搜索着“廉江”这个名字,人们开始从四面八方、不惜万水千山,奔着冯光兴的名字而来。冯光兴只用20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把鼻炎顽疾去除,从不出现过任何意外。这个历史上既不让你死去,又不让你舒舒服服地活着,被医学界称之为不治之症的鼻炎,在名不见经传的乡土医生冯光兴手下,却拿来顺手地得以摘除,从而在中国医药的发展史上,创造了属于冯光兴的历史。

林秀英,女,35岁,廉江市灌水塘村人,因患鼻炎反复流涕3年,并不断加重,伴着鼻塞、头痛等症状。患者3年前因着凉后流涕,伴轻度鼻塞,头痛、头晕。曾多次辗转各地医院求治,症状虽有所缓解,但总是在治疗→反复→治疗→反复中煎熬地渡过生活的每一天,甚至丧失了部分嗅觉。经冯光兴的诊治,发现左鼻腔长着0.6cmx1.2cm,右鼻腔长着0.8cmx1.5cm,而且表面光滑、充血,有点软的鼻息肉,经过冯光兴的一剂清治疗后,增生息肉自然脱落,一月复诊无流涕、头痛,可闻香臭味,增生物得到了摘除,至今30多年,未见复发。

黄崇均,男,38岁,廉江市南充村人。患者在无明显诱因下,出现流涕、鼻塞和头痛、头晕等症状多年,经医院诊断为“鼻息肉”,经过手术切除后,仅过8个月,鼻炎再度发作。于是患者把治疗的希望寄托在冯光兴的身上。经冯光兴使用自己发明创造的鼻炎一剂清后,20天内鼻息肉自然脱落,至今十余年未见复发。

广东佛山的一位患者陈生,鼻炎30年,一经遇到冷天气鼻孔发热,喷嚏不断,同时低烧,咽喉炎,感冒等现象相伴而来,甚至出现持续半个多小时打喷嚏、一个多月连续犯感冒的现象,晚上睡觉都要佩带口罩。经辗转省内外的名医和现代化医院进行诊治,西药下来,但均只能临时缓解一下痛苦。经过别人的介绍后,患者慕名找到了冯光兴的门下,贴上一剂后,几年过去了,至今没有复发。

上门求医的患者,从本地,扩展到全省各地,从本省扩展全国各地,其势有增无减,名声也越来越大。前几年,广东佛山的一家医院,愿意为冯光兴特设一个鼻炎专科,由他亲自操控,用他的技术给鼻炎患者诊治。冯光兴却摇摇头说:“我这把年纪了,还图那个干什么,现在我要逐步将现有治疗手段和方法交给儿子和儿媳妇,我准备在其他疑难杂症方面有新的建树。”

历史上遗留的疑难难杂症实在大多了,据媒体介绍共有100余种,给人们的生命与生活带来的痛苦无法统计。冯光兴根据本地山区的特点,还分别就小儿疳积,老人中疯等常见病中的顽症进行立项攻关,并通过智慧的开拓,利用自我发明的全新中药方进行诊治,全部做到发现一个,立项一个,攻关一个,医治一个,见效一个,从而被本地群众称之为“来自山旮旯的神医”。社会需要冯光兴这样热心为患者的人。早日结束没有止境的奇难杂症对人体的伤害,这是时代的要求,这一天应该为期不远。

这个从中国版图上根本找不到,而在中国医药学上也找不到其名的魔鬼医疗站及其疗法,面对现代化大医院束手无策的顽症,却在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乡土医生面前拿来顺手,药到病除。使我对现代大都市的医疗产生了疑虑。器械的现代化,为人们提供了对病情诊疗的科学性,但是否已成为医生们得以迷信而依赖的工具?医生们是否已成为现代设备和现代操作流程的奴隶?对于那些称之为顽症的疾病,是否需要抛开现有的程序与禁锢,进行一番逆向反思,去探索新的诊治流程和全新的药物?看来这需要反省了。

作者简介:

吴狄(吴文琴),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现任佛山市睿智企业文化咨询公总经理。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0720/14994.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