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解渴式阅读:文学一统天下

发表时间:2011-12-21 00:43 内容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报告文学网

名著派 代表人物:铁凝、潘石屹

代表书目:《红楼梦》《三国演义》

法国著名文学家罗曼·罗兰的作品可能很多人都读过,包括那部《约翰·克利斯朵夫》。但又有谁能清楚地记得这部作品扉页上的题记写的是什么?“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湮没罢了;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著名作家铁凝就记得。当问及铁凝对她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时,她毫不犹豫地把这部四卷本的小说排在了首位。

出身黄土高原的潘石屹则是乡土文学大师路遥的老乡和“粉丝”,《平凡的世界》对他的成长和人生产生了巨大影响,“路遥的文字总是能给予我许多力量。”潘石屹说以前每当遇到挫折的时候,一看路遥的书,就会突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小说中的主人公孙少平和自己很像,特别是孙少平遇到挫折时的心理活动,就与自己遇到挫折时的感受是一样的。”

“如果说我一生都在读同一本书的话,那就是培根的《论人生》。”地产大亨冯仑关于民营企业的心灵史《野蛮生长》出版两年后,揭开写作谜底:“某种意义上,我就是用《论人生》这种方式写的。”

在名著的阅读圈子中,企业高管是一个重要群体。美国的通用电气公司至今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招聘高级管理人员必考莎士比亚作品等西方公认的经典著作。而日本的三菱电机,则要求管理人员读《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在韩国一项针对企业首席执行官的最新问卷调查中,在被问及“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一本书”时,竟然有超过40%的人选择了《三国演义》,可见其世界影响之广。

伴随圈子阅读而来的是名著的圈子化解读——企业家们有着自己的理解方式:火爆荧屏的《红楼梦》,蓝山中国资本合伙人唐越将其解释为家族式组织如何防止衰退与发展壮大,家族企业如何“保存和持续发展”的问题,“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部红楼,圈子阅读的意义还在于,不仅让红学家们,而是让每个人都得到平等阐释的自由。”

国人阅读史——30年阅读时代变迁

阅读史是对书籍的接受、解读、体验、批评的历史,更是一个民族的思想发展史和社会变迁史。30年来,中国社会始终处于急速变化之中,而与之相伴的是国人不断变换场景和主题的读书生活。

热点| 国人读书报告 30年阅读变迁史

上世纪80年代初

解渴式阅读:文学一统天下

“读书无禁区”。在1979年,当《读书》杂志创刊号刚提出这个口号时,那种振聋发聩的影响是30年后的读者所难以想象的。

“用疯狂阅读来形容毫不夸张”,北京大学图书馆学专家王子舟教授这样回忆:“1978年5月,国家出版局组织重印35种中外文学名著,一次投放市场1500万册,瞬间售罄,堪比10年后深圳发行股票造成的轰动。文学阅读几乎成了阅读的代名词。”陈平原教授也回忆自己半夜里到书店门口排长队等待买《安娜·卡列尼娜》的情景。这些只属于那一个时代读书人的场景,在记忆中暖暖地发出光来。

陈平原认为:“文学往往是思想前驱、时代先锋,是思想普及的重要一翼。‘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传统在80年代初又一次发挥了文学的这一使命。”卢梭的《忏悔录》、巴金的《随想录》、雨果的《九三年》、奥威尔的《一九八四》等书籍,多次出现在诸多名家的回忆书单里,这些文学书对于那个时代读书人的思想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第二次握手》就是当时最典型的阅读事件。这本因作者张扬1979年平反而得以公开出版的长篇小说,以430万册之巨的发行量仅次于新中国成立后发行量最大的《红岩》(逾700万册)。

当时,每一篇走红的小说都能成为最能标注时尚、高雅的谈资;年轻人见面,说一声:我爱好文学,就像地下党找到了自己人。汪国真成了文化明星,抄录汪国真的诗是一种时髦,其诗集销量达数十万之巨。

上世纪80年代末

启蒙式阅读:思想异军突起

“文革造成了一代人长期的价值观紊乱,阅读便成为了他们思想启蒙和寻找着新的世界观的途径”,独立经济学者秋风谈到他的思想和学术历程时如此说道。

文学启蒙之后,新时期的人性和人道主义思潮再次兴起于知识界,从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开始的《方法论》,到《第三世界理论》《后现代主义》《后殖民主义》,几乎所有西方现代理论、方法和概念,一夜之间席卷大学图书馆。在现代化的机遇又一次降临古老国度时,国人的急切心态宿命般地与世纪初的先辈们异常相似。血气方刚的大学生们,在静悄悄的图书馆里判断东西方文化资源的现代价值时仍是以激进的方式。“他人即地狱”“人,诗意地栖居”成为流行语。

一些学者的切身体验让我们能更感性地触摸那时的图书馆。北大中文系副教授张辉博士在回顾80年代的阅读经历时谈到:“萨特、弗洛伊德、尼采……成了知识人的案头必备——无论它们是装饰品还是真正的精神必需……有些书你不读,你自己觉得无法和同时代人进行心灵沟通”。

《顾准文集》也被很多学者列入回忆书单,毋庸置疑,顾准的思想对许多学人的价值取向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对当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基本思路有塑造之功。《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将这位国学大师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最大限度地传播于读书界,学人的自觉与自省对独立知识阶层的形成之重要性由此深入人心。

上世纪90年代初

通俗化阅读:以武侠的名义

“文化沙漠”“低俗爱情”,这是文学评论家们对于初入大陆的金庸和琼瑶们的尖刻评价。然而,持续的主流批判却难以抵挡通俗阅读的市场化魅力:财经作家吴晓波回忆高考前一个晚上,他一夜未眠地读完琼瑶的《窗外》,感觉心里“柔软得像一个刚刚开放的青春”。著名专栏作家毛尖回忆小时候读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等小说时,会为这些书包上封面,上面写着“语文练习三百题”。“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把这幅对联读全,曾经是那个年代学生最大的梦想。”

在经过最初的观望后,清高的作家、文学接受了市场经济的指挥,“娱乐文化”“大众文化”开始兴起。文学淘金、作家下海改变了中国人千年的“文以载道”的写作与阅读习惯。书榜、书商主导着图书市常

畅销书的概念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也开始主导人们的阅读选择:王朔的京味小说先达到沸点;先锋文学,如苏童、余华、莫言等人的作品,随后成为时尚符号。在市场的推动下,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文学焕发了又一波青春,张爱玲、林语堂、梁实秋、周作人,还有钱钟书,都找到了自己的大批拥趸。市民化书写、市民审美趣味也占据文坛,如池莉、皮皮、张抗抗等,关注当下社会生活中的情感、家庭、伦理的变化,跟大众文化趣味一拍即合,不少此类小说被拍成电视剧;与此同时,名人传记大行其道,赵忠祥、倪萍、杨澜、姜昆等成为时代偶像。

热点| 国人读书报告 30年阅读变迁史

进入新世纪

个性化阅读:网络的颠覆

新世纪的经济腾飞使人们将阅读习惯推向了两个极端,实用主义和个性主义。“新时代流行两种书,一方面,人们日常生活的复杂性增加,从阅读中获取知识以应对现实生活挑战的功利阅读盛行。另一方面,逃避现实的网络文学因为符合人们缓解社会压力的需要而广泛流行”,一位资深出版商表示。

在书店的最显著位置,放置的是经济管理、励志类图书,企业家的传记也开始热销,柳传志、王石等取代上世纪90年代的文化明星,成为了时代的偶像。《杜拉拉升职记》《孙悟空是个好员工》《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细节决定成败》《蓝海战略》《圈子圈套》,诸多职场书籍无一例外成为超级畅销书。实用,成为流行阅读主要的目的之一。

对于阅读而言,网络的兴起足以颠覆那个散发着油墨香气和贵族气息的纸质年代,年轻人也从此爱上了适合网络生存的个性化阅读。在网上书城,最受欢迎的是《紫川》《盗墓笔记》《诛仙》等一系列玄幻、穿越、漫画等大众读物,从不同的角度为现代人舒缓、释放精神压力和工作压力提供了出口。痞子蔡、安妮宝贝、慕容雪村等几代网络写手相继走红,而最新的范例是正陷入与张艺谋“山楂树之恋”的艾米。还有被誉为80后旗手的韩寒,鲜有作品问世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的最具影响力排行——与其说读者是被韩寒的作品吸引,还不如说是羡慕他鲜明的个性。

“看原著的人口越来越少不是一个好现象”

热点| 国人读书报告 30年阅读变迁史

宋建武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从最近发布的《北京市民经典名著关注度调查报告》中可看出,不少人在收看完由四大名著翻拍的电视剧后,都会选择去阅读原著。由此可见,看电视剧已经成为了许多人阅读原著的一个诱因。这和从前的名著热潮有着很大不同。以前大多数观众都是看过名著本身,才会关注到改编的电视剧。您觉得这是否能说明社会大环境和人们阅读习惯的某些变化?

宋建武:这种变化客观存在。一方面是因为现在社会的生活节奏相对较快。另一方面,应试教育越来越严重。在课外阅读方面,学生最需要汲取一些知识,特别是文学方面的东西。但在这一过程中,很多学生往往缺乏一些接触的时间和机会。像我们年轻的时候,当时高考的压力并没有现在这么大,也会有比较多的时间来读一些名著。而现在的家长基本上除了课本的需要、考试的需要之外,是很少去丰富孩子们的文学素养的。于是,就造成了现在很多年轻人并没有认认真真地看过原著。这些名著主要的价值还是增加一个人的文学修养,但因为现在社会节奏的加快,这方面的需求也相对在减少。所以会出现看到电视剧之后才会有兴趣阅读原著的现象。

如今通过电视剧了解原著的人越来越多,而阅读过原著的人却在减少。就像这一次的《红楼梦》,很多收看电视剧的年轻观众并没有读过原著,这是否会成为一个趋势,就是说今后阅读名著的人越来越少,而选择收看翻拍电视剧来了解名著的人却越来越多?

宋建武:如果从民族经典文化传承的角度上来讲,还是原汁原味地读过原著比较好。在解读的过程中,文字会有很多想象发挥的地方。相对来讲,视觉画面经过了编剧、导演、演员的再加工,和原著的精神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偏差。不过,要是对古典名著一无所知,还不如通过电视剧,至少了解一下我们民族曾经在文化资源中有这样一个内容,总比不了解要好。

如今使人们去阅读书籍的各种营销手段越来越多,在上文提到的报告中指出,25%的受访者认为,收看电视剧有助于阅读原著。此外还有话题式营销,名人效应和一些非常规的营销手段等等,从传播学的角度而言,在您看来,最能有效地影响到人们阅读选择的方式都会有哪些呢?

宋建武:实际上要看个人对阅读的需求度。举个例子,比如各种各样考试的需要,他必然会去读一些参考书籍。另一方面是兴趣,比如做某一方面的研究,从专业发展方面的需求来看,人们会去读一些书。另外,还有以娱乐为目的的,通过读一些书放松心情,使自己身心愉快,这也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情况则是,当某种书籍中的内容成为人们普遍议论的话题的时候,成为大家公共交往讨论不可回避的一个内容的时候,大家为了和整个社会有一个有效的沟通,不被边缘化,也会去阅读相关的书籍。

现在的图书市场上,最有保障的两块金字招牌就是“名著”和“畅销书”,有些刚刚面市的新书甚至就会在“上架建议”一栏中被标注成“畅销书”。对于“名著”和“畅销书”的定义,您觉得公众是否都存在着误读?

宋建武:什么叫名著?或许会有人认为,名著就是名人的作品,其实不是这样。所谓名著,通常会给它的作者带来比较大的名气,使作者成为名人。另外,名著具有比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审美价值。而畅销书则更多的是从商业角度考虑,即在商业上是否受到广泛的欢迎。书卖得好,只能说明它的商业价值高,并不能说明其艺术价值高。一些书标榜畅销书,其实是想利用人们的从众心理。因此,就会有一些人在书商的误导下产生误读。我自己读书的一个体会就是,书还是要自己看一看,不要人云亦云。

从传播学的角度看,这种误读的根源出现在哪里呢?

宋建武:首先从传播心理上来讲,人云亦云是一个根源所在。有些书虽然当时很畅销,以后会被人们遗忘。但当时为什么会畅销呢?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其成为了公众话题。而成为了公众话题以后,一时洛阳纸贵,甚至成为了是否有文化的一个标志物。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些人在这样的从众心理的驱动下去阅读。这就像当时我们上大学时流行的萨特热。很多女孩子自己可能未必有哲学兴趣,也未必喜欢那种理性思考。但是,在当时要是说不了两句关于萨特的话,恐怕就out了。

您曾撰文表示对于报刊而言,深度阅读需求将彻底改变。那么,对于传统书籍的阅读趋势您又是怎样看的呢?

宋建武:传统书籍被视为人类历史经验的积淀。传统书籍中有很多内容和品种,应该说是人类知识宝库重要的资源。一个有文化的人,应该继承人类优秀的文化遗产,因此,对于传统的经典还是应该积极地去接触。但是,由于社会节奏加快,特别是新事物的不断出现,加之高考的压力,应试教育产生的弊端,现在对经典的阅读已越来越少。这些都会造成未来的知识人、读书人对经典的了解越来越少。中国古代的经典其实是需要静下来读透的,这就需要深度地去阅读。我个人认为,信息的需求可以是短平快的,而经典的阅读是需要深度的。把阅读的东西内化到自己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之中,才能真正地实现文化遗产的传承。

“阅读会变得更加网络化和碎片化”

热点| 国人读书报告 30年阅读变迁史

黄集伟

专栏作家、出版人、书评家

您本人怎样理解“阅读”这个词或这件事?

黄集伟:阅读是生活的基本内容之一,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它就像衣食住行,每天都会发生。

很多年前,说起“阅读”,人们大多理解为看名著、诗歌等文学、哲学类书籍。但现在图书市场的书籍类型越来越多,人们的阅读范围也越来越宽泛,同时,人们的阅读目的也越来越强,对于这种现象,您怎样看?

黄集伟:你说的很对,阅读是个广义概念,其中包括读书,也包括阅人、阅事、阅沧桑往事、阅世风人心。阅读是动词,而且是一个无所不包的动词。

以前人们常会说以书会友,后来李银河曾在一篇文章中说到喜欢读王小波就像是一个接头暗号,现在,各种圈子式的阅读风潮依然盛行,人们常常会因为对某一类书籍的喜好而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这算不算是一种比较好的延展阅读的方式呢?

黄集伟:是的。圈子化从来都是阅读的一个特点。有文青系的,也有思想系的,有专读外国思想史的,也有专读绘本故事的。各取所需,层级不同,但一定开卷有益。

现在腰封成了图书营销中很重要的一环,这也正是因为在当下,人们在选书时越来越看重推荐人、口碑等,通过这些来帮助自己筛眩您觉得这样的选择方式是否可行?

黄集伟:腰封以及上面登载的文字信息可以作为读者选书的参考之一吧。但其基本前提是,出版者在腰封上向读者传递的是准确无误的信息,而不是虚假的信息。

在选择图书阅读的过程中,您本人都会考虑哪些因素?

黄集伟:符合我的阅读兴趣,同时,我也会参照媒介上的一些介绍,如果可能,我还会翻翻书的文字内容,看看它是不是我的菜。

对于如何能够发现一本适合自己的好书,您有什么可以分享的窍门吗?

黄集伟:在水里扑腾久了,自然就会游了,至少不会淹死吧。找自己喜欢的书也是这样,读的多了,自然就知道自己喜欢看什么,也就总有好书向你走来。

中国人的阅读史经历过几个明显的阶段,比如诗歌时代、言情时代、武侠时代、绘本时代、网络文学时代、玄幻时代等等,在您看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国人的阅读范畴和兴趣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这种变化又体现出什么问题呢?

黄集伟:读书越来越圈子化,分层更细,这是变化之一。另一种变化是,人们花在网络上的阅读时间越来越多,或者说,阅读碎片化——不是完整的阅读,而是羊吃草式的东一点西一点的阅读。这种变化与生活节奏加快关系密切。好坏呢,也很难评估,得视一个人整合能力而定。

您本人的阅读爱好有过怎样的变化吗?

黄集伟:我个人的变化不是很大。但与以前比,也是越来越碎片化。

从诗歌的衰落论到有人说“这是一个长篇小说已死的年代”,这些观点您是否认同?您觉得今后国人的阅读趋势会是怎样的呢?

黄集伟:所谓诗歌的衰退有点儿言过其实。据我所知,很多读者都读诗,每年有很多年度诗选也有一定销量。当然,与以往比,文学相对边缘了些,不过也不一定,还是有很多人喜欢文学。今后的变化我觉得阅读会更加网络化和碎片化。这也是世界阅读的一个共有趋势。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21/6171.html

(责任编辑:报告文学)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