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文学 >

亲情乡情孰丑孰美

发表时间:2011-12-17 00:07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江 文 胜

一个年近中年的女人,做司机的丈夫突患肺癌,因治疗资金不足,她不得不变卖丈夫心爱的大货车,还向曾受过自己帮助的亲人借钱。谁能想到,有钱或有势的亲人们,竟冷眼相对,一毛不拔,甚至连看丈夫一眼都不屑,使这个苦命的女人心如刀割。而让她感到欣慰温暖的是,两位靠种蔬菜卖蔬菜为生的女乡亲,竟都向她伸出了援手。患难之中见真情,这个女人终于彻底领悟了这句至理名言。相信人们在这个亲情乡情孰丑孰美大曝光的故事中,定能悟出人性的丑陋与美好,同时也警醒人们,到底是金钱、权势重要,还是亘古不变的亲情重要?下面就是本文女主人公的血泪诉说。

重病突来,黑云笼罩不幸之家

我叫刘玉花,湖北省大冶市人,1972年出生,经人牵线,于1993年与退休军人吴鹏程组合成一个家庭。丈夫在伍时是个汽车兵,退伍后凭着一手精湛的驾驶技术,挣了一些钱,我未嫁过来时,他已建了一栋青砖瓦房,在当时,能在自己成亲前建造房子的例子确实少见。我暗暗为我嫁了个有能力的丈夫而高兴。

丈夫细心体贴、善解人意,而且还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我们夫妻自然是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此后的几年,一个儿子三个女儿相继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为人父为人母了,更是沉浸在无穷无尽的幸福之中。

那年,市里的一家汽车公司特聘请丈夫到他们公司当驾驶教练,这段时间,丈夫的收入很不错。我在家耕种一点田地,照顾4个孩子,丈夫回家还不辞劳苦地帮我干农活,我干的几乎全是比较轻松的,不像村里的有些姐妹那样,干着一些男人干的活,还要起早摸黑,像陀螺一样不停歇。我吃的一日三餐也是中等偏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谁能料到,这却引起了一个亲人的极大嫉妒,她便是丈夫的四哥的妻子。

丈夫有4个哥哥,大哥、二哥与丈夫是同母异父的两个哥哥,不是吴姓,剩下的两个哥哥跟丈夫是既同父又同母的。四哥的妻子名叫陈霞,是一个赚钱比别人多、生活得比别人好就高兴得要命,见别人比自己赚钱多、比自己生活得好就嫉妒得巴不得人家一夜破产沦为乞丐的心胸极狭隘女人。

当然,四嫂也是一个吃苦耐劳,凭着双手凭着力气挣钱的主儿。她见悠闲自在的我比她生活得好,嫉妒得眼珠子都迸了出来。

由于丈夫的收入不错,我们全家随丈夫搬到了市里,丈夫辞去了工作,买了一辆大货车跑起运输,我负责照顾4个孩子和家庭。

5年前,丈夫忽然得了一种怪病,全身皮肤东一块西一块的奇痒,痒过后掉下一层皮,掉皮的地方就像刚出生的婴儿那样嫩白,医生说是一种叫“白癜风”的皮肤玻从此,为了治疗丈夫的这种皮肤病,我家的境况每日愈下,再怎么节约,每年为丈夫治疗都不少于好几千元,高的达到万元以上。

自从丈夫患病后,我几乎从“天堂”一下子跌到了“地狱”。人多口阔、孩子们相继踏进校门、丈夫治疗等如同几座大山压在我和丈夫的肩上,我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才体会到了人生的艰难和生活的劳苦,我开始进厂打工。我不但变得人瘦肤黑,像变了一个人,而且还倍受精神的折磨。

2008年春上,丈夫的车子出了一些毛病,为了能使车子更好地服役、更多地创造财富,丈夫与我商量后,多方筹措资金,花了好几千元,把车子作了一番新包装,使它旧貌换了新颜。我们全家看着如同刚从汽车厂开出的车子,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期望。

然而,我们全家做梦也没想到,让我们措手不及的黑云再一次笼罩在我们这个不幸家庭。

8月下旬,丈夫不知怎么的突然咳嗽不止,在当地的一些医疗诊所诊治,仍没有好转。直到一个晚上,丈夫从天黑几乎咳到天亮,我这才意识到不是小问题。第二天就带着丈夫到大冶市一家大医院详查,医生初步诊断丈夫患上了肺癌,且已到中晚期。

我一听丈夫患上了癌症,当即瘫在了地上。

乡情珍贵,两位菜农妇伸援手

我安排丈夫住院后,随即跑到娘家。母亲闻讯后,皱纹满布的脸马上变了色,老泪也随之滚滚而下,她当即与我的几个哥哥商量,哥哥们借给我几千块钱。

我回到家,女儿们问起他们爸爸的病情,我强忍着眼泪没向孩子们说出真实的情况,只说他们的爸爸患上了重感冒,我真的好担心嗷嗷待哺的孩子们受不了这一意外沉重的打击啊!

几千元送到医院几天就没了,丈夫的病情不但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还有转向恶化的迹像。医生建议丈夫转院,转到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作继续诊治。我忍痛咽泪把丈夫带回家。

丈夫在大冶住院期间,我每次回村里,乡亲们只要遇到我,都主动询问丈夫的病情,我如实相告,乡亲们都惋惜不已,寄予了极大的关注与同情。其中有两位靠种菜卖菜为生的女乡亲特让我感动,我将没齿不忘。一位是年龄与我相仿的,她叫赵英,有三个孩子,三个孩子都在念书,她的家庭底子极薄,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赵英是个心地善良、勤扒苦做、勤俭持家的好乡亲,她每天卖菜的收入也只有一二十元,日子过得很艰难。那次,她在菜地里干活遇到了我,主动询问我丈夫的病情,我就与她诉说起来,说着说着,不争气的眼泪就涌出眼眶。当赵英得知丈夫将到武汉诊治且资金严重不足后,急切地问:“我省吃俭用积下了1000元钱,原打算买台彩电的,我家没有电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暂时给你,不知你嫌不嫌少。”一听这话,一股暖流顿时涌上我的心头。我连连道谢,哪敢嫌少呢?就是一块钱,也是她的一份心埃赵英见状,忙丢下手中的活,一路奔跑着回家,拿来了一沓五十元、二十元、十元甚至连五元面值都有的钞票,当面点清放到我的手上。我得知她丈夫这段时间出门在外,这是她来不及与丈夫商量自作主张给我的,我的心再次的震颤起来,虽痛犹甜。我忙哽咽着说:“我真没想到,你会帮我。你的钱挣得不易,是几个血汗辛苦钱,我都不敢接收啊!”赵英一脸真诚地说:“别说那么多了,给他治病最要紧。”

我是一路捧着好乡亲的一颗心流着热泪回到家的。

另一位也是同村的年过60的乡亲,她叫孙凤玲,也是种菜卖菜的,她与老伴年轻时做得苦,到老来俱是一身的病痛。他们靠种菜卖菜挣来的一点钱,几乎全用在诊病治伤上。一天傍晚,孙凤玲老人怀揣着散发着汗水味的1000元钱,亲自送到我家里。她的真诚与善良、爱心与胸怀,比起赵英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可以这么说,丈夫患的是啥病,除开我的4个儿女不知道外,全村人没有哪个不知道的,因为这是一种极易死人的恶疾啊!村里的乡亲,除开我与丈夫的三哥四哥是姓吴外,丈夫的大哥二哥及其他的乡亲都姓李;除开丈夫的大哥二哥的4个侄儿4个侄媳外,全村几乎所有在家与没在家的乡亲,要么携带猪肉,要么携带鸡蛋,都上门看望过丈夫,至于见到我就探询丈夫病情的乡亲的人数与次数,我都记不清了。我向这些好乡亲表示发自心肝肺腑的最真诚的谢意。

我可以开口借钱的无非是我的娘家人、丈夫的两个哥哥(大哥二哥已去世)、大哥二哥已成家立业且收入不错的侄儿们,还有别的亲戚、朋友,还要看被借的对象有没有钱。

让我始料不及、大感惊异的是赵英和孙凤玲两位女乡亲,其实她们不是我借钱的对象,她们都主动借给我,就是泥塑木雕的人也会感动得涕泪横流。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721.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