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小说 >

木子的爱情

发表时间:2011-12-17 17:58 内容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木易

“或许他应该死掉,这样才可以继续下去。”木子走在县城的街道上,又一次这样想到,也又一次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木子又开始骂自己残忍,怎么可以在心里这样说他,自己明明是爱他的,可……

木子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可这却是事实,她甚至无法回避这个念头以及这个念头变成现实的一些图景。木子有些怕自己,可还是忍不住去想。木子相信有上帝,她也相信此刻上帝正在看着她的内心,她怕上帝会怪她,可是,怎样才能不这样想呢!她自己无法逃脱自己。

木子说的这个他是一个已婚的男人,有老婆,有孩子。可他们相爱了。他说是相爱,那就是吧。不过木子总是怀疑这到底是爱还是需求。

他们相识在一个秋日的午后,那天木子一个人晃来晃去又晃到了那家她经常去的也是县城唯一的一家咖啡店,要了一杯无糖咖啡,对着窗外发呆。看着窗外形形色色的人,木子觉得平静多了,那一刻,木子觉得自己像上帝,微笑面对世人,似乎知道他们每个人接下来会做什么似的。木子喜欢这样,一个人在一个僻静的角落,没有人知道,自己可以放心大胆地细细揣测每个形貌不同的人,想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生活……而且,她也觉得自己这样静静的像电视里的画面,好像会有什么奇迹或妙遇似的。每每想到这儿,她就会一个人笑。因为来这工作一年了,这个咖啡店的服务员每次一看她进门,甚至都知道她坐哪儿要什么了,也没见自己有什么妙遇。“没办法,女孩就是爱幻想。”她端起咖啡边掩饰自己边心中嘀咕。不过,木子并没有因此放弃来咖啡店,反而越勤了呢。就因为喜欢隔着窗子的这个地方,而且每次坐这儿的时候,老觉得好像就会有人关注她。这时她总会想到卞之琳的诗“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生活就是这样奇妙呢。你寻找风景,其实自己就是风景,木子很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某个人眼中的风景呢。所以木子每次来咖啡店好像都带着某种期盼和等待。虽然一次次都落空了,不过,木子的这种心情不但没有递减,反而更强了一些。

木子细细品着咖啡,用余光扫视了一下周围。墙角有一对恋人,男的一脸漠然,女的津津有味的说着什么。“看来他们的感情快到头了,再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木子心中想着。柜台旁两个女服务员低声嘀咕什么,显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估计再谈她们的某个女伴。这时门响了,木子想知道谁进来了,不过她还是没有动。木子经常这样,多好奇,她尽量会保持一定的风度,不过她留意了一下那对情侣和服务员。女的还是在大谈特谈,男的似乎被进来人的什么吸引了一下。“难道进来一个美女?”木子心中嘀咕到,“那我就走,一山不容二虎的。”木子觉得自己还算美女的,而且打算起身走时用高傲的眼神扫视一下美女呢。不过,进来的人并没有找地方坐。再看那两个服务员,没有招呼。不过,她们停止了谈话,而且神情上有一丝胆怯和几点谄媚。“不对,不是美女,可能是他们老板。”木子又想。

“你好,喜欢咖啡?”那人突然站到木子旁边问道,倒吓了木子一跳。这时,木子抬起头来,轻轻看了一眼自己揣测了半天的人,一身深蓝色西装,身体不算太发福,头发有几分凌乱,笑得挺和蔼。木子轻轻笑了一笑,没吭声。“能坐这儿吗?”那人又问。木子有些奇怪和几分惊讶。虽然她每次都想着有人来找她搭讪的情景。不过真有时,她想的几百种的回答都不翼而飞了。木子用惊奇的眼神平静地看着他。而他还没等木子回答就坐在了对面。“不要用这样惊奇的眼神看我,见你经常来这。”那男的说到,“小菊,给我一杯清水。”他又冲柜台喊道。看来木子猜对了,果真是老板。服务员小跑递给他一杯水。他轻轻押了一口,说“我刚在外面看见你一个人出神,还偷偷笑,想什么呢?”木子又惊吓了一下,怎么没注意到有人看自己呢?太丢人了。自己刻意掩饰却还是叫人看见了。看见木子微红的脸,他又笑了。“我猜中了!我经常看你坐这个位置,为什么呢?”他又接着说。“经常”,木子想,“难道,难道他观察自己很久了?!”木子询问地抬头看他,他看懂木子眼神似的点了点头。倒惹笑了木子。“你倒很细心呢!”木子不客气地回敬道。“对,不过,我只关注你这样的美女噢。”他说到。这倒让木子有点难为了,“谢谢,有人关注是幸福啊!”木子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蹦出了这样一句话。心中很为自己的回答得意。“嗯,说得好。”他低头若有所思的说到,“今天算我请客,认识一下你。”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又说:“算拉拢老顾客了。”说完,笑着说了几句客套话就离开了。走了,木子狂跳的的心才略有平静,回顾刚才一幕,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木子去付账。服务员怎么也不收木子的钱,看来刚才那位老板交代了,而且他们还很热情的欢迎她再来。她也没有勉强,就离开了。走了几步,木子又回头看看,发现刚才那人正在楼上一个小窗口望着自己。看见木子回头,他似乎一下没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一下,冲木子招了招手。木子也回笑了一下,拉了一下包,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木子忙着秋末的一些总结工作,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去过那家咖啡店了,那天发生的事情木子也快要淡忘了。这天忙完手头的工作,单位说一起吃饭,木子就和大家一起去了若水餐厅,这是县城仅有几家大餐厅之一,他们聚会总在这里,吃完饭,又去了K歌房,说是忙了一段时间了要好好放松一下。大家都很高兴,除了木子。木子总是不喜欢那些吵闹的地方,去那她宁愿一个人回去听听音乐。可是她又不好说,也只能跟着。

深秋时节,晚上就有了几分凉意,木子穿着一件白色的风衣,自己一个人懒懒地走在后面。

如果说木子有喜欢的运动的话,那就是走路了。木子就是喜欢没有目的的在吵闹或安静的街市或小道上一个人慢慢走,看看行人瞧瞧店面,想想自己的心事。有目的而为之的走路就会让她觉得有点没劲,所以她也不赶谁,一个人走着。

还没有进去,木子就听到了一些歌房鬼哭狼嚎的声音,木子皱皱眉,不想进去。单位的小周看见她一个人落在后面,就叫她快点,木子笑笑就跟上了。

到了k歌房里,大伙都跳的跳唱的唱,只有木子静静地挂在沙发的边上,看着他们。木子的似笑非笑中可见其颇觉这种行为的无聊。有人来找她说话,她也只是简单的应付,自然,说话的人没趣就又去找别人玩了。又剩下她一个人发呆。

不耐烦的木子,坐了会就自己出去了。看见走廊的一头有阳台,木子就过去了。因为是六楼,小半个城市可以看见。不想,自己生活的城市是这样的,倒也灯火辉煌,只是似乎有些懒散。远处有一片居民区,有些窗帘已经拉上了,灯光忽明忽暗的,就知道一定是在看电视了,有些窗帘还敞着,能看见上夜后家里忙碌的身影,还有打小孩的样子,“那孩子真可怜。”木子想。不过,自己不也是这样长大的吗?想到这儿,木子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忧伤。活着真是一件忧伤的事情,要挨打挨骂,要被不理解,成长中还有很多莫名的困难,只要你选择活着,你就必须要忍受。有些人忘了,第二天又开心了,有些人却很难走出心中的一些阴影,所以伤心流泪一辈子,可还是要活着。到底活着是为什么呢?人们选择这样艰难地活着,到底活着有什么可留恋?想到这里,木子心中很沉重很忧伤。自己问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再看看楼下,如果跳下去的话,一切烦恼就结束了,木子看着看着,似乎真的看到自己跳下去,而且血流满地被一群人围观叽叽喳喳议论的情景。木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一个人在这儿想什么呢?”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吓了木子一跳。回头看,很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怎么?不记得了?”那男的又说道,“很长时间没有去我那喝咖啡了。”“对了,咖啡店老板。”木子想到。上次离开后,一方面单位比较忙,没有什么时间;另一方面自己颇觉不好意思,就没有再去。渐渐就淡忘了。

“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木子笑着回到。

“当然不会想到,一个已经被忘记的人,怎么会被想到呢?”男人颇感遗憾的说道。

“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刚一个人想事,你突然出现,有点没反应过来。”木子辩解道。

“呵呵,不会是在抱怨我的突然出现吧!”那人笑问到。

木子轻轻笑一下说:“已经被打扰了,抱怨就没必要了。”

“呵呵,就算你真抱怨,我也不会介意的。”他笑说到,“我叫朝刚,今天算咱们相互认识。上次是我认识你,你却不认识我。下次见面不能再反应不过来了。”他说着伸出了手,木子犹豫中轻轻握了他手一下。“这么小心,怕我吃你。”他看出了木子的犹豫,到让木子难为情了。木子微低着头,也不知说什么好。静默了几分钟,木子想找话说说,不然挺尴尬。刚一抬头,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看。看木子抬起头,朝刚轻轻说到:“你低头的时候很美。”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木子心跳加速,又自然地低下头去,可又感觉自己中计了似的抬起了头。看着她这样,朝刚笑了。

木子脸火辣辣的。也不示弱的狠狠地看了一眼朝刚,却正好遇到了他的目光,那眼神像一汪清水,好像要慢慢的淹没自己,有种窒息的感觉。木子愈加不知所措了。

“我知道你叫木子,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只是一直都怕打扰你,不敢接近你。”朝刚说到,“记得我以前有一次给你发短信,没有告诉你我是谁,那时候就算我告诉你,你也未必就知道我,所以没说。结果你回我一条短信说你从不和陌生人说话。就再也不回我的信息。现在我们应该不是陌生人了吧?”朝刚笑笑问到。木子确实有这个习惯,无论手机还是QQ上,她都不会和不认识的人聊天,木子觉得那简直是浪费自己的感情,是不珍爱自己的表现。至于刚刚朝刚所说的事情,木子已经不记得了。不过,听起来应该是她所为。

朝刚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木子的号码。“一定要回我的短信啊!”朝刚笑笑说到,“我得进去了。常联系啊!”朝刚又强调到,就离开了。剩下木子一个人,一阵凉风吹过,有点冷,木子也回到了歌房。木子一进门,大伙就拉着她唱歌。可木子满脑子都映的是刚刚朝刚的眼神。

回去已经很晚了,木子躺在床上,回想今天的事。朝刚的出现,像是给无味的生活突然加入一些调味剂,不会令人狂喜,却也开心。木子乐得接受呢!想到朝刚的眼神,木子的心又开始狂跳。“真奇怪,他怎么会那样看自己?难道说,他真的已经……”想到这,木子有点不敢想了。怎么会呢?木子觉得自己不能理解。“那可能他本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可看起来也不像呢!”木子又想,“哎,管他呢!反正不让自己陷进去就好,把握好分寸,不用在乎他的目的。”想到这些,木子倒也甜甜的睡去了。

该做的工作差不多都做完了,一天也不那么忙了。木子便老想去喝咖啡,可似乎又不好意思。几番犹豫之后,那天傍晚木子又走进了那间咖啡厅。奇怪的是只有朝刚一人。看到木子,朝刚很激动的样子,赶忙让座。“到点了,就让他们回去了,咱们这一到晚上进酒吧的多,喝咖啡的几乎没有。”朝刚看到木子疑惑的眼神解释到。“还喝无糖的吗?”朝刚边冲咖啡边问到。木子点点头。

朝刚冲好咖啡端过来坐在木子对面,看了一会木子,说道“没想到你会来……其实我一直都在等你。”木子惊讶地看着他,他笑笑又说起了别的。他人很幽默,用一些木子很少会在朋友和家人身边听到的古里古怪的词语表达自己的意思。和他聊天的时候,木子一直在笑,可笑得很小心。木子似乎可以感觉到他家庭的不幸和他内心挣扎了很久的孤独。他不像一些自己接触过的四十岁的人,他们或者有所建树开始吹嘘自己;或者已经对生活中的自己没有多大的指望,除了孩子;或者是随波逐流;或者潦草到自己也说不清楚。朝刚有点像被搁浅在某个年龄段的孩子,有着年轻人的热情和好奇心,一点点小小的事都会让他很开心。不过,一会又觉得他也承受着很多,有些痛苦的事,他竟也能轻松提过。不过,木子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忧伤。尤其朝刚说到那个他深爱的但从未说过一个“爱”字的女孩的离去时,木子看到他眼中的泪花。木子想,这是一个痴情的傻人。木子情不自禁的同情他,甚至很想安抚他,却又不知怎么做才好。

那天他们聊到很晚,最后朝刚送木子回家。甚至看着木子开灯才离开。这整个过程中朝刚没有一个过分的动作或一句不妥的言语。回到宿舍的木子不禁为自己所想有点羞愧了。一路她都在担心朝刚会不会有过分的要求,那时她将如何如何应对,最后发现自己多想了,或许人家根本没那意思,只是自己一方面而已。“多尴尬啊,如果他看出自己这样想那多……唉,自己怎么就那么多情呢!”木子心中抱怨着,甚至有点赌气似的决定今后不再见这个人了。

木子好像还真是说到做到,有两天没去咖啡店,不过说真的,木子还是想去,内心的自己,一个想去,一个阻止,矛盾极了。这天下班,木子没走,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呆,想要去还是不去的事。这时听见手机响了,是短信,一看是朝刚的,木子竟高兴地蹦起来。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打开就一句话“我有点想你呢!!”木子立马就写到“有人想很幸福啊!”刚准备按发送键,木子又停下来了,想自己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是在期盼他的短信啊!对,应该等等再回。等待的这几分钟好像几年。朝刚又来一条,叫她去咖啡店坐坐。木子高兴地拎起包就跑。不过很快木子就冷静下来了。这样不好,让人家觉得好像自己要送上门似的,太轻福木子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回一条短信说“忙完手头的事就过去。”其实木子没有一点可以做的事。无聊的木子把自己桌上的书一本一本重新整理之后又把抽屉里的东西整理一遍,虽然都很整齐,但做点什么就会觉得时间快一点。当木子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拎着包就直奔那里了。

朝刚看到木子,笑着说:“让我好等,给你冲的咖啡都凉了。”听得到这个,木子心中甚感得意。因为是自己在牵制他。木子最不喜欢被别人左右,尤其在情感上,如果自己转为主动的话,她就会认为情感大概到头了,对方可能不再珍爱自己了,她会迅速决定放弃。所以她的情感生活总是自己先放弃。可每一次把自己弄的,都好像是对方先放弃似的伤心,然后就告诉自己不再相信男人等等之类的鬼话。木子知道自己很多疑,也想改,可根本没有办法,在感情的事上,她怎么也改不了这种心理。所以,每每有一段感情时,她总会走得很累。幸福的时候想悲伤的结局,悲伤的时候就更加消沉。

看着朝刚又去给自己冲咖啡,木子就静静坐在一边等待。天气凉了,咖啡馆里也有几分冷意,又加上昏暗的灯光,木子内心竟泛起淡淡的忧伤。“需要开大灯吗?”朝刚端着咖啡过来问到。“这样挺好,淡淡的感觉,淡淡的凉意,倒是很适合休息呢”木子回到。“是啊,我就喜欢这样,我再加一点音乐,这样会更有感觉。”朝刚说着放了一曲《雪山晓春》。

“听这一曲,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正在发芽呢!一切都这么美,好像桃花源世界就要到来一样。音乐真神奇,把梦与现实的距离拉这么近。”木子说到。

“我最近很喜欢这个曲子。初听寒风呼啸,可随着滴答的水声,万物复苏,虽春寒料峭,却有几分暖意了。像我现在的生活。”朝刚说到。

“看来你很不幸福埃在现在的之前经过了一个寒冬吗?”木子好奇地问到。

“对,在遇到你之前。”朝刚盯着她说到,“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惊讶的流泪了。我想这么多年来,上帝终于眷顾我了。当她死去后,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就终止了,为了父母,我不得不再娶。可心……可是当我看到你,我感觉已死的世界突然复苏了。你长的太像她了。试探这和你交流后,发现言行竟然也那么像。”

木子听了这话没吭声。木子此刻觉得有种被玩弄的感觉,原来她在朝刚的眼中是以别人的身份存在。那么在乎自己的木子此刻虽被人爱,却爱的只是自己与某人相像的外貌。木子的自尊心有点受创。但看着朝刚悲伤又欣喜的眼睛,木子又不忍心让他失望。“唉,给他一点关心吧,好像很可怜。”木子心中想到,“真是,自己这辈子怕就栽到这同情心上了。”

朝刚并没有太注意木子的变化。“你或许无法体会我的感受。”朝刚接着说到,“看到你,我觉得自己得救了,阴云密布的天空露出了几丝阳光,照在身上,真的很温暖。”

听到朝刚这样说,木子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救世主。而且必须去救这个可怜的需要拯救的男人,木子想用自己的心来温暖这个孤独多年男人的心。想用心给他擦干眼泪,缝合心中的伤口。

朝刚不停的说着自己对木子的感受,木子只是静静地微笑着,听着。木子想此刻这个男人最需要的应该就是听众,让他诉尽内心的苦楚。

那晚,朝刚送木子回去,紧紧地拥抱了木子,还在木子的额上深深的吻了一下。木子喜欢上了朝刚的怀抱,很温暖,很安全,最主要的是木子在朝刚的怀抱中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需要和呼唤。木子很高兴。回去后,木子发了一条短信,“我愿在心头建一所温暖小屋,让疲惫的你卸下身上所有的行囊,安静地睡着。”

爱情就这样开始了,木子心甘情愿做朝刚的情人。周围知道的朋友都说她傻,她自己有好几次也想放弃,可终是回到朝刚身边。

时间长了,木子也不再拘谨了。朝刚会不定时来陪木子。开始,木子也很开心地享受两人世界,可是慢慢的,木子觉得很委屈,她总会想到朝刚身后的另一个女人——他老婆。每到晚上十二点以后,她就不得不把自己爱的男人送走,送到那个女人的身边。为这,木子和朝刚大小闹过几次,最终还是过了。能怎样呢?其实木子没想过要朝刚离婚,木子只是希望朝刚多陪陪自己。木子很不愿意让那个自己未曾谋面的无辜的女人遭遇离异的不幸。同样是女人,木子可以理解那种被男人抛弃的痛苦,她并不想伤害女人,可是——她也不愿意以伤害自己来挽救一个陌生的女人的不幸婚姻。木子知道爱上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就注定要牺牲很多。为爱要不计较其它。可木子毕竟只是常人,她也会有嫉妒心泛滥的时候。木子也没想过要和朝刚结婚,木子素来是不相信婚姻的,她认为婚姻只能埋葬爱情,最终让人忘掉自己心中所追寻的,在对家庭的操劳中慢慢老去,尤其是女人,终成为丈夫和孩子眼中的多余人,不得不忍气吞声过完余生。木子认为婚姻不公平,老去了女人,却成长了男人。那样的生活应该叫不幸。可总不能一辈子做一个人的情人吧?想到这里,木子心中很是矛盾。嫁吧,不愿意;不嫁吧,又不行。那这段情该怎么结束呢!难道就让朝刚悄悄离开吗?木子似乎又不甘心。而最完美的结局好像就是他离开这个世界。爱情被成就了,自己也有不嫁人的理由了。当然木子也想过自己死掉,可木子还是不甘心,他有家庭,有孩子,自己恐怕会很快被他忘记。那样自己的所有付出岂不太无价值。

自私是人的本性。木子认为自己爱得很无私了,不过她最终还是逃不出现实啊!而面对现实的木子,又何其冷静。木子清楚的知道朝刚没有胆量为自己牺牲他的家庭。男人的自私就这么直接和可怕。他会和情人一起消磨你的青春,却不会和情人一起承担苍老。木子也可以结婚,找一个陪自己一起变老的人,可那男人的心怕永远关注不到自己,这样,木子宁愿不嫁。

朝刚的爱已经变得很狭隘了,除了床上共度的时间,他们也很少在一起了。慢慢的,木子已经不再和朝刚吵了。木子知道朝刚的自私和怯懦,她觉得逼一个男人爱自己那和给乞丐施舍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一个是物质的贫穷,而一个是精神的。更多的时间,木子在想他们的结局。木子很害怕,却不得不装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木子想应该让他们的爱情走的时间再长一点。

烦心的木子,会选择用购物来舒缓心中的不快。独自在商场转来转去,没有目的地消磨心中的恐慌。走出商场,外面竟稀稀落落地下着小雨。木子没有带伞,走在雨中,泪随雨而下。木子突然意识到,朝刚竟从没有为自己擦过眼泪。这时,只听一声急刹车,木子轻轻飘起又落下。落地的那一刻,木子看见了朝刚惊愕的眼神,他的身旁有一个女人,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拖着一个孩子。看到这些,木子笑了……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3962.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八里罕的杏花香

下一篇:王老四看地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谁在背后:道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