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小说 >

这辈子没人会原谅我

发表时间:2011-12-17 17:51 内容来源: 作者:

在被相爱5年的恋人抛弃后,我对爱情失去了感觉,看到周围的朋友纷纷筑起小巢,我也想有个家,于是在同事介绍下与欣认识了。

欣在一家国企当技术员,身材矮小,长相一般,苍白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这使我心里很踏实。欣常常坐在我身边听我说话,眼神里满是崇拜。自琳离开后,再没有人这样倾听我内心的想法。欣的家里只有她和生病的母亲,生活很贫困。在她们那个不大的房子里,我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每天我都会在下班后去她那里,与她一起烤着火炉吃火锅,饭后搂着她一起看窗外飘落的雪。

一天,我和欣路过婚姻登记站,看到很多青年男女拿着结婚证出来。欣羡慕地看着,一动不动。我问她:“想结婚吗?”欣微微一颤,说想。我将她搂住,说我们结婚吧。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曾经,我与琳已走进婚姻的殿堂,可她却抽身离去,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躺在一个老男人的怀里,我爱欣吗?我不知道。自从答应与她结婚以后,我却一直想着琳。我知道认识不到5个月的欣与相恋5年的琳是不能比的,尽管琳曾那样伤害我。

琳的回来打乱了一切

如果琳离去后没有再回来,我与欣的生活也许将平平淡淡地过下去,可她偏偏就在我与欣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天我正在讲课,门外有老师叫我,说有人找你。我走出教室,发现琳站在外面。她还是那样美丽,只是眼神忧郁了很多。我冷冷地说:“小姐,找我有事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琳嘴唇颤抖着,泪水在在眼眶里滚动,转身就走。在她快在走廊尽头消失时,我追了过去。她到了我宿舍,痛哭了一场,然后告诉我,离开我是因为那个德国男人能让她出国,那是她一生的梦想。“我告诉过你,站稳脚跟就来接你,现在我来接你了。”说完她拿出德国一家学院的邀请函,“你拿着它去办护照就行了,那个学院会为你提供全额奖学金。”

第二天回到欣的家,她问:“你昨晚去哪儿了?打了几遍电话都不接,我担心死了。”她把刚煮好的饺子端了上来,是我最爱吃的酸菜饺子。“欣,我想和你说件事。德国有个学院给我寄来了邀请函,我想去学习。”我编了个理由。“康,我也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欣脸上全是红晕,“我怀孕了。”“打了吧,去德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并且学院规定结了婚的不能去。”震惊之余,我把已编好的理由告诉了她。 “结了婚怎么就不能去?”她问,声音有些颤抖。之后再也没有说话,默默地收拾碗筷,然后像一只无助的小猫一样蜷缩在我怀里默默流泪。

“我还是不去了。”看到欣哭泣,我心里难受。“为什么?”欣抬头问我。“嗯,是这样……”我继续编着谎言,“校方不提供奖学金。”“你是说,没有钱就不去了?”欣问。

她主动解除婚约

那晚,欣主动提出先解除婚约,钱再想办法筹。解除婚约的手续办得相当快,从领结婚证到解除婚约只用了两个星期。

“你什么时候去德国,我送你。”欣说。“还不一定呢,签证没下来。”其实去德国的机票早已买好了,我不想让欣看见我和琳一起走。

“你去那儿,人生地不熟的,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时给我来电话。”欣的眼泪流了下来。

“嗯。”我应道,又是一阵沉默。“本来见到你后,我就感觉你不会属于我。你是大学教师,还是博士,我只是一个工厂的技术员,相差太悬殊。可是我喜欢你,后来你说要和我结婚,我喜欢的不得了,可现在……”欣缓缓地说,“你去那儿也就三四年,我等你,回来后咱们再结婚,那时你还要我吗?”她问。我心痛得厉害,点了点头。

“这儿有一万美金,你拿去吧。”欣从包里取出一捆绿绿的钞票。“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我很惊讶,“这是我妈妈给我的。”“你妈连工作都没有,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我爸留下的,他可是工程师埃”欣说。我的心沉甸甸的,其实我去德国是有奖学金的,机票是琳买的,我不用花一分钱,况且她在那儿有工作,有足够的钱供我深造。

离开还是留下,在苦苦权衡了两天后,我决定离开欣。在走之前我要把钱还给她,并告诉她真相,让她不要傻等。当我敲开欣的家门时,一个陌生的男人探出头来,我吃了一惊。“欣呢?”我问。“她搬走了,她把房子卖给了我。”

“她搬到哪儿去了?”我急切地问。“好像搬到她们工厂那边去了。”我在她工厂傍边的小区见人就问:“这儿是不是有一家新搬来的?有个姑娘叫欣?”终于,在一个胡同最深处的小院门口,我看到了欣的母亲。她很奇怪:“康,你不是去德国了吗?”

“伯母,你咋搬到这儿来了?”我问。“不是要给你凑学费吗,把房子卖了。”“那钱不是伯父留下来的?”“他哪儿有钱啊!文化大革命时期能让你有钱?”我闷坐在那儿,欣回来后看到我很惊讶。我拥着她说:“欣,我不去德国了,我们复婚吧!”欣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伏在我肩膀上痛哭不止。

“康,你去吧,一切我都知道了,今天琳见了我。这是她给我的钱,你还给他,我爱的是你,不是钱啊!”她从包里拿出了两万美金,哭了好久,又说:“康,别再傻了,快走吧,琳是个好女孩儿,你要好好待她。”当飞机离开时,我俯瞰沈阳的夜空,眼泪涌了出来。

这辈子没人会原谅我,包括我自己

在德国进修一年后,我被一家研究机构提前聘用了。第二年琳开了一家通讯器材公司,我主管技术,她抓经营。到第四年,公司已赢利上百万。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快乐,总是被心里的十字架压得喘不过气来。6年来,当我将十万美金一次次的寄给欣时,却一次次又被退回,查无此人。

今年五月,我登上了回国的飞机。整个沈阳的大街小巷我跑遍了,却再也没有看到欣。有人说,她去了外地;也有人说,她母亲死后她靠捡破烂为生;更有人说,她做了“小姐”。

当我失魂落魄地走到她家原来那所房子楼下时,听到一个小姑娘稚气地问:“叔叔,你要包子吗?酸菜馅的,五毛钱一个。”我忙蹲下抱起她说:“要,在哪儿?”“那儿。”我顺着小姑娘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瘦弱的女人在路边卖包子。我的心一阵剧烈的跳动,那是欣啊!当我双手颤抖着牢牢抓住她时,她一阵惊愕,然后,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下落。

“妈妈,你为什么哭了?”小姑娘抱着欣的腿也哭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爸爸呢?”借着抱小姑娘之机,我偷偷将眼泪拭净。

“念康,我叫念康。爸爸不在,他去国外了。”这句话又把我的心击碎了。我知道,这辈子再也没人会原谅我,包括我自己。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3724.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夜灯下的龙门阵

下一篇:帮我买个单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谁在背后:道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